最新章节 082 萧清风发疯要杀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 082 萧清风发疯要杀人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082

    萧紫语闲来无事,随意的拿出针线来做,她想要给萧景昊做一顶虎头暖帽,想想萧景昊那白嫩的小脸,萧紫语的心就融化成了一团春水。

    前世的时候,这个小了她十一岁的弟弟,成为了她唯一的亲人。

    萧紫语还记得,在所有亲人离世之后,十五岁的萧景昊,拉着她的手,郑重其事的说道,:“姐姐,我一定可以将萧家发扬光大,恢复从前的鼎盛,从此以后,我就是姐姐依靠,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姐姐。”

    当时萧紫语是十分感动的,其实她和萧景昊相处的日子并不是很多,她十六岁就出嫁了,那个时候萧景昊才只有五岁,萧紫语出嫁之后,全副心思都在宇文逸一个人身上,对其他人都不是多么的上心。

    更何况一个年纪相差这么多的弟弟,可是偏偏是这个她一直不是很重视的弟弟,在她最需要人支持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站在她的身后,做她的精神支柱。

    而这一世,萧紫语只想着能够好好的为家人付出一些,让那些悲剧,全都避免。

    所以这顶虎头暖包,完全是萧紫语一针一线绣出来的,萧紫语的针线做的并不是特别好,只能说还算不错,萧紫语其实也不爱这些东西,闲暇时候,她宁可下下棋,练练字,看看书。

    不过是做给萧景昊的,萧紫语就格外的上心。

    萧紫语正在做针线,萧静儿打了帘子进来了。

    萧紫语见状,放下了手中的活计,问道,:“怎么样?都安排好了吗?”

    萧静儿脱了大氅,然后倒了茶,先放到了萧紫语跟前儿,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些,才开口说道,:“我已经让人送到庄子上,也安排好管事媳妇了,绝对没问题的。”

    萧紫语见萧静儿冻的脸红红的,嘴唇都有些发紫,不由得说道,:“小厨房应该热着乌鸡汤呢,昨儿后半夜就炖上了,全都是去了油的,你去喝一些吧,也好去去寒气。”

    萧静儿喝了些热茶,笑着说道,:“我不爱喝那些,去了油也看着怪油腻的,不过这天真真是要冷死人了。”

    萧紫语闻言,也没在勉强萧静儿,萧静儿是不爱吃这些油腻的东西,不过现在萧紫双的身子已经大好了,慢慢吃一些大补之物也没什么问题。

    况且这乌鸡汤也是先去了油,然后放料,放了一大锅水,然后用小火慢慢炖出来的。

    整整炖了一宿,滋味鲜美的很,最适合补气血之人了。

    萧紫语没有接话,反倒是从炕桌下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手炉,塞到了萧静儿手里,:“拿着暖暖手,看你的手都冻红了。”

    萧静儿心下感动的不得了,她真是觉得小姐待她是极好的,从这细小的事情中,就足够可以看的出来了。

    “谢谢小姐。”

    “好了,你就别矫情了啊。”萧紫语继续低头做针线。

    萧静儿笑嘻嘻的凑过去,:“小姐,你这暖帽可做了些日子了,你是打算明年的时候给七爷吗?只怕七爷到时候戴着就小了。”

    萧紫语嘴角抽搐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的针线功夫不到家,可萧静儿这话就是**裸的在嘲笑自己。

    不过这也难怪,萧紫语觉得萧静儿就是个鬼才,学什么东西都那块,真是惹人嫉妒。

    萧紫语懒得搭理萧静儿,只是低头继续做绣活。

    萧静儿却忍不住问道,:“小姐,你这答应秦玉琳的事情倒是挺痛快的,当然,你送她五千两银子,送她离开,这些都很简单,只是这换新的身份,有点为难了吧。”

    萧紫语看了一眼萧静儿,直接说道,:“不麻烦,这件事父亲办起来轻而易举。”

    萧静儿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自家小姐真的是不得了了,竟然使唤道老爷头上了。

    只是老爷能答应吗?她真的是觉得没什么把握的。

    “放心吧,母亲去说,父亲肯定会答应的,就像今天秦玉琳说的,她死了,二叔父只会对她念念不忘,只有她走了,走的这般决然,二叔父才能忘记她,二叔父虽然有些混不吝,但他毕竟也是萧家的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能过的好一点。”萧紫语郑重其事的说道。

    萧静儿也许理解不了自己心里那种感觉,二叔父的性子虽然有些狂妄自大,但是内里也不算是个坏人,起码他对父亲的兄弟之情,萧紫语铭记在心。

    当年大哥,祖母,祖父,父亲,相继身亡,七弟年幼,晋国公府的爵位悬空。

    萧紫语虽然已经贵为皇后,但是却没有亲人可依靠了。

    当时一向混账的萧清风,却力挺萧景昊,反倒是一向老实的三叔父萧清卓蠢蠢欲动,那个时候,萧紫语才看得出来这个一向混不吝,纨绔子弟的二叔父,对父亲的敬重和感情是那么的深厚。

    萧清风曾经对萧紫语郑重其事的说过,晋国公的爵位,永远是老七的,老七是大哥的嫡子,就该承袭爵位,这一点,谁也别想改变。

    如果不是为了当初的恩情,萧紫语也不会对萧清风的事情这么上心。

    这一世,萧紫语只想保护自己的亲人,就算一直以来,她教训萧紫云,教训萧紫晴,教训方姨娘,教训二太太,也都是为了她们好。

    如果任由她们放任自流下去,还不知道会成了什么样子。

    她不希望萧家的任何一个人出事,她希望萧家可以往好的地方发展。

    当然,除非谁不开眼,非得要拖萧家的后腿,那么萧紫语就会忍痛割爱,放弃那些人。

    萧静儿点了点头,:“小姐说的对,二老爷其实也没有那么坏,男人历来都是这样的,三妻四妾,家里一大堆小妾姨娘,外头还要找相好的,哎,没办法。”

    萧静儿其实有些话没敢说出口,就像老爷不也是有好几房妾室吗?而且从前还那么宠爱方姨娘,连太太都靠了后,这还有什么好期盼的呢。

    谁叫女子生来就命苦呢,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二叔父的私生活的确有问题,而且还是大男子主义,就冲他当众掌掴正妻,足以说明他心里根本没把二太太当回事儿,不过在其他方面,二叔父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只要好生的引导,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萧紫语虽然这样说,但是内心里却知道希望很是渺茫,说实话二太太的那个性子,估摸着是个男人就跟她过不下去。

    总是想着把男人压下去,在这个朝代,哪里有这样的事情,除非家世相差太多,不然肯定过不成。

    “只是我想着如果二老爷回去见不到秦玉琳,会不会登时就闹起来呢?”萧静儿对此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闹是肯定要闹的,只是再闹他也找不到秦玉琳,太太的那温泉庄子,地处偏僻幽静,寻常人若是没有人领路,根本就进不去,况且他也不会想到,是我将秦玉琳送走的,所以随他去吧,闹够了,也就接受现实了。”萧紫语不慌不忙的说道。

    “小姐说的对,随二老爷去吧,反正他怎么也闹不到咱们这儿来,不过也幸好今日二太太闹的厉害,二老爷房里的下人都跑光了,也没有人发现是我带走了秦玉琳。”

    “是的,就是这个道理,二叔父的心腹管事是个聪明的,即便他能猜到,也会叮嘱好下人不乱说话,谁若是敢胡说八道,除非是嫌命长了?”

    “只是我不明白,小姐这样费心费力的把秦玉琳送走,也实在太便宜她了吧,她在府里调三窝四的,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实在是过分至极。”萧静儿忍不住抱怨道。

    萧紫语放下了手中的绣活儿,喝了一口茶,慢慢的说道,:“静儿,其实我也打从心眼儿里瞧不上秦玉琳,但是这件事,还真不是她算计的,只能说和二太太自己有脱不开的关系,她若不是不那么虐待二叔父的那些妾室和通房,秦玉琳的事情未必会这么快爆出来,秦玉琳有错,但是的确罪不至死,她并没有算计到咱们头上来,所以不必对她赶尽杀绝,其实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有一个那样的姨娘,名声一塌糊涂,还将她的前半生给毁了,亲生父亲对她不闻不问,家里的亲人都想她死,她得到的惩罚也够多了,再说她这样离开,也并不是享福去了,至于她以后是好是坏,都是她自己的造化,随她去吧。”

    她和秦玉琳无怨无仇,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可,没必要赶尽杀绝,所以才会放她一条生路。

    至于她以后会过什么样子的日子,会怎么生活,这个就与她无关了。

    “我明白了,小姐,我发现自己现在真的好佩服小姐。”萧静儿满脸崇拜的看着萧紫语。

    “为什么,我有什么好被崇拜的啊?”萧紫语问道。

    “反正就是觉得小姐做什么事情都好有计划,而且做的滴水不露,所以我就很佩服啊。”萧静儿一脸花痴状。

    萧紫语一副我败给你的样子,:“好啦,你别在这儿杵着了,去炕上躺一会子吧。”

    萧静儿摇着头,:“我不累,我想陪着小姐。”

    萧紫语也没有管萧静儿,萧紫语知道萧静儿打小儿就愿意粘着自己,和自己寸步不离,对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她们两个的姐妹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

    姐妹二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萧紫语也没忘记继续做暖帽,不知不觉,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

    绣青和绣心才回来,二人的神色都十分的疲惫。

    萧紫语看这样子,忙问道,:“怎么样了?二太太和二姑娘那边如何了?”

    二人一提起这个,眉头蹙起,绣青先抱怨道,:“小姐,不是奴婢背后说二太太和二姑娘的不是,也实在是她们也太能作了吧。”

    绣心接口道,:“就是说,二太太拉着咱们太太哭诉了一个多时辰,只是说的话真是没法听,奴婢瞧着太太都快烦死了,可也只能耐着性子听,二姑娘就更厉害了,在房里闹的要死要活的,非得要去见老太太,让老太太给她主持公道,活活打死秦玉琳,不然的话,她就不活了!”

    萧静儿给两人倒了杯茶,绣心喝了一些,继续说道,:“奴婢和绣青两个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二姑娘给安抚住,二姑娘那个样子,和二太太如出一辙,她们倒是挺像亲娘俩。”

    “好了,知道你们累了,下去歇着吧,今天不会过来侍候了。”萧紫语体贴的说道。

    两人忙摆手,尤其是绣心,忙说道,:“今儿轮到奴婢给姑娘上夜了,奴婢如何能去休息呢?”

    “不必了,你们歇着去吧,小姐这里有我呢。”萧静儿说道。

    “静姑娘昨儿才给姑娘上夜,今天也跟着姑娘忙了一天,身子能吃得消吗?还是我来吧。”绣心好心关切道。

    萧静儿笑道,:“有什么吃不消的啊,小姐的性子你们还不知道吗?我昨儿睡的挺好的,你们去歇着吧。”

    绣青和绣心这才去了。

    “静儿,陪我去太太那里瞧瞧,今儿我们晚膳在太太那里吃吧。”

    “可是小姐,老爷不是要去太太那里吗?咱们跟着去凑什么热闹啊?”萧静儿不解的问道。

    “父亲去不成的,老太太肯定会寻了父亲过去一起用膳,二叔父这次闹腾的太厉害,还顶撞了父亲,冲撞了母亲,老太太肯定要为二人调停一番的。”萧紫语解释道。

    萧静儿闻言,点着头,不由得更加佩服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怎么现在好像是先知一样啊,什么都能想得到呢。”

    萧紫语的语气带着几分苦涩,:“经历的多了,自然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萧静儿对这话十分的不懂,但是看着萧紫语脸上的表情似乎不愿意多说,也就闭口不言了。

    姐妹二人来到了萧大太太的正房。

    萧大太太正在临床大炕上躺着歇着,被萧二太太和萧紫云闹腾了半个下午,萧大太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心里也是烦躁的要命。

    但是更让她烦心的还在后头,两个孩子醒了,又哭又闹的,怎么也哄不好,幸好这个时候,萧静儿来了。

    萧大太太像看到救星一样,钟妈妈和萧景昊的奶妈二话不说,拉着萧静儿就走。

    萧静儿问道,:“妈妈,你要拉我去哪儿啊?”

    钟妈妈边走边说,:“静姑娘,随老奴看孩子去啊,两个小祖宗又闹上了。”

    萧静儿只好去了。

    萧紫语看到萧大太太满脸的疲惫,不由得上前关切的问道,:“母亲,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叫府医来瞧瞧?”

    萧大太太靠着大团引枕,摇摇头,:“没事的,哪里就这娇弱了,不过今天真的是被二太太和二姑娘闹的头疼。”

    她都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哪里来的这么好的体力,尤其是萧二太太,脸都肿成那个样子,还能拉着自己说话,一说就是一个时辰,连口茶都没喝。

    关键是你有点儿新鲜的事情也行啊,全都是车轱辘话来回的说。

    把萧清风骂的狗血喷头,那话儿实在是不堪入耳。

    萧大太太从来都不知道二太太竟然还有这么彪悍的一面,让她大开眼界。

    当然,这些话,萧大太太是不会对女儿讲的,就是连抱怨都懒得抱怨。

    “二太太和二姑娘也是伤心坏了,如此发泄一下,也不是坏事。”萧紫语陪着笑说道。

    “我给母亲揉一揉,也让母亲松快一下。”萧紫语坐到萧大太太身边,然后提萧大太太按摩头部。

    这按摩的手法,是上一世她从一个医女那里学来的,为的就是能够在宇文逸疲累的时候,可以替他按一按。

    不过宇文逸却从来不让她给他按摩,当时宇文逸很体贴的说道,:“这都是奴才做的活计,如何能让爱妃动手呢。”

    那个时候,萧紫语还当宇文逸是心疼自己,怕累着自己,现在想来,只怕是厌恶自己触碰他吧。

    萧紫语甩甩头,将这些伤心事都抛诸脑后,只是专心致志的侍候萧大太太。

    萧大太太果然很受用,连连称赞,:“宝丫,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等手法,这会子,我觉得好受多了。”

    萧紫语忍不住笑道,:“母亲觉得管用就好。”

    “今儿我在母亲这里用晚膳。”

    萧大太太点头,:“采莲,听到了没,去小厨房吩咐一下,做几道三姑娘爱吃的膳食。”

    采莲应声去了。

    而此刻,老太太也打发丫头来说,让萧清和过去陪他用膳,让这边不比准备萧清和的膳食了。

    萧大太太的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仿佛这件事情对她也没什么影响。

    “今天二叔父和父亲闹的这么厉害,估摸着祖母也是想说和一下,母亲别多想。”萧紫语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

    萧大太太连连摆手,:“母亲没事的,你父亲陪着老太太用膳,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母亲没什么可抱怨的啊。”

    萧大太太说起来,也是一个十分善解人意的人,这种事情,她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母女二人说这话,萧大太太看起来有几分的欲言又止。

    萧紫语一看,萧大太太就是有心事,直接说道,:“母亲,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你直接说就是,不必有顾忌。”

    萧大太太觉得这件事的确是难以启齿,可她似乎是已经习惯了有什么事情和萧紫语商议,而这件事情,她也的确无人可说。

    “宝丫啊,你哥哥过了年就十六了,这房里人也该挑个人了。”萧大太太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

    萧紫语听完这话,脸色顿时有些僵硬,果然给大哥选通房的事情,也提上日程了。

    大哥是三月的生辰,过了年,就十六岁了,这才世家大族里,也的确是该放人了。

    这些日子,她也没顾上流云的事情,反正她是不会让流云在做大哥的通房了。

    “母亲为什么不与老太太商议这件事情呢,老太太肯定是有主意的。”萧紫语说道。

    萧大太太叹了口气,:“怎么没商议过,老太太中意的是流云,毕竟流云是从老太太房里出来的,是老太太亲自调教的,我瞧着那丫头行事倒是不错,十分的稳妥,将松竹苑打理的紧紧有条的,可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总是瞧不上那丫头,可也说不上她哪里不好。”

    萧紫语含笑不语,看来母亲心里也不大中意流云,估摸着也是觉得她是老太太房里出来的人吧。

    当年父亲的两个通房,全都是老太太房里的丫头,母亲房里的人,怎么也是有几分脸面的,母亲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有些膈应的吧。

    “我也不喜欢流云,况且,流云实在是太妥帖了,整个松竹苑的人都以她马首是瞻,左右逢源,没有一个人说她不好,可她只是一个丫头罢了,到处的邀买人心,如果以后大嫂进了门,房里有这么个姨娘,该如何立威?”

    听了萧紫语这话,萧大太太赞同的点着头,:“对,宝丫你说的没错,流云的确不适合做你哥哥的通房。”

    “那你看着流光合适吗?这丫头是我房里出去的,老是本分,模样虽然不如流云出众,但也顶不错的。”萧大太太再次问道。

    萧紫语自然也知道流光,她到是个不错的,性子极好,可是萧紫语却知道,流光志不在此,她后来是做了管事媳妇的,和大嫂的关系极好,成为了大嫂的左右手。

    “这个我也不好说,只是母亲,你和老太太都想给大哥选通房,可是你们问过大哥自己的意思了吗?大哥明年就春闱了,现在正是发奋读书的时候,所以我觉得母亲和老太太还是要遵循大哥的意思。”萧紫语劝道。

    萧大太太点头,:“这个我明白,老太太也明白,我与老太太商议过了,等你大哥春闱之后在放人,这是惯例,肯定不能改的。”

    萧紫语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历来世家大族中都是这样的,爷们十五岁之后房里就要放人,大哥已经足足迟了一年了。

    “你倒是给母亲出出主意,流光那丫头可靠吗?”萧大太太显然对这件事情很上心,主要是事关萧景宸,她实在是担心。

    萧紫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她让萧大太太去问流光的意思,流光肯定会说听萧大太太的,流光是萧大太太房里出来的,况且当初,萧大太太待流光极好,她肯定会遵循萧大太太的意思,做哥哥的通房。

    “不如这样吧,我替母亲去问问流光,可有做哥哥通房的想法,如果她志不在此,母亲就另择他人吧。”

    “怎么会?你大哥这么优秀,她一个丫头怎么可能不愿意?”萧大太太听了有几分的不信。

    萧紫语忍不住摇头,:“哥哥是很优秀,可是有些姑娘心高气傲,宁为寒门妻,不为高门妾!”

    “也对,流光看着倒是个有志气的,随她去吧,好丫头多的是,慢慢挑,不急的。”萧大太太很是无所谓。

    毕竟她的儿子这般优秀,选个通房,一定要精挑细选,绝对不能马虎。

    母女二人略过了这个话题,萧紫语把送走秦玉琳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给萧大太太说了,并且也想请萧大太太帮忙,萧大太太一开始有些惊讶,但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萧大太太认为也是没必要赶尽杀绝,说了半天,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了,也到了晚膳的时候。

    采莲就去传膳了。

    萧紫语陪着萧大太太用了晚膳,正说着话呢,萧静儿才满脸疲累的进了正房。

    “静儿,你这是怎么了?”萧大太太问道。

    萧静儿摆摆手,:“太太,这两个祖宗可真闹人啊,好歹是哄的吃了些东西,现在正在玩儿呢。”

    “难为你了,静儿,还没吃东西吧,采莲,去把给静姑娘留的饭菜端上来。”萧大太太特意给萧静儿留了饭菜。

    “赶明儿奶娘就找来了,静儿就不用受累了。”萧大太太说道。

    萧静儿真的是饿坏了,都顾不上答话。饭菜一端上来,就风云残卷了一番,这才算是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萧静儿吃完之后,萧紫语打算离开了。

    正在这时,外头丫头通报,:“太太,老爷来了。”

    房里的三人忙起身相迎。

    萧清和人已经踏进了正房。

    萧清和看到萧紫语,有些意外,不过仍旧笑着说道,:“语儿也在啊。”

    萧紫语福了福身,说道,:“女儿准备告退了,父亲和母亲说话吧。”

    萧清和呵呵一笑,:“你这丫头,怎么为父一来你就要走了,难道父亲得罪你了吗?”

    萧紫语吐了吐舌头,:“当然没有啦,女儿只是想让父亲和母亲多相处,不乐意在这儿当电灯泡。”

    萧大太太作势要打萧紫语,:“你这死丫头,竟然打趣儿到我和你父亲头上来了。”

    萧紫语笑的打跌,直接拉着萧静儿跑了。

    萧清和看着这一幕,觉得格外的温馨。

    姐妹二人刚刚吃了晚膳,虽然外头冷,但是穿的暖和,倒是想着慢慢的走着消消食。

    “等着吧,一会儿且有的闹腾呢。”萧紫语开口说道。

    萧静儿点点头,:“闹腾呗,和咱也没有什么关系。”萧静儿说着,一双眼眸狡猾如狐狸一般。

    果然,萧紫语猜的没错,她们还没回到静馨阁呢,萧清风就闹起来了。

    萧清风酒足饭饱的回了自己的外书房,想要兴高采烈的跟秦玉琳讨论一下以后的美好生活。

    结果自己的书房里,人毛都没看到一个,反而看到了一封信,恩断义绝的信,上头写的很决绝,反正那个意思就是从来没爱过他,攀上他只是为了脱离秦家,现在她已经找到了更好的下家,所以就离开了,让萧清风好好保重,别在想着她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

    信封上压着的,正是萧清风送给秦玉琳的定情信物。

    当时萧清风就疯了,而且疯的彻底,他召集了外书房所有的下人,回答的倒是众口一致,没看到,就是没看到。

    萧清风一脚一个,全都把人给踹到在地,然后直奔后院来了。

    十万火急的就冲进了萧二太太的正房。

    在萧清风眼里,萧二太太才是最容不下秦玉琳的人,肯定是她使了什么手段,不知道把秦玉琳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萧二太太今天闹腾了一天,累的要死,此刻已经吃完饭睡下了。

    萧紫云因为受了伤,也没回寿安堂,那边秋英和钟妈妈应付着,也不会出事,主要是现在萧老太太的心思也不在萧紫云身上。

    守门的丫头看到萧清风,而且是一脸阴沉的萧清风,吓得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萧清风咣当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萧二太太的贴身丫鬟上前问道,:“老爷,太太已经歇下了。”

    萧清风此刻早已经急红了眼,一脚就把人踹翻在地,然后直奔卧房。

    萧二太太大概是真的累了,这么大的动静也没听到,还沉沉的睡着。

    萧清风冲到床边,一下子揪着萧二太太的衣领,就把萧二太太给拎起来了,怒声吼道,:“你这个贱人,你把琳儿给弄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杀了她,你这个阴狠的贱人,你赶紧说,不然的话,老爷我今天就宰了你!”

    萧二太太睡的迷迷糊糊的,就被人这么拎了起来,看到萧清风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

    紧接着她的脖子就被紧紧的掐住了。

    萧二太太顿时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双手就开始不断的挣扎,侍候的下人看这个情形,都吓呆了,赶忙上来拉架。

    “老爷息怒啊,太太要喘不过气了,老爷有话好好说。”下人们跪了一地。

    萧清风死死的掐住萧二太太的脖子,:“都是因为你这个贱妇,如果不是你这个贱妇,琳儿也不会失踪了,你这个贱妇,折磨了我二十年还不够,现在还要来伤害我最心爱的女人,今天我索性杀了你,替我的琳儿的报仇雪恨!”

    萧二太太房里侍候的都是丫头婆子,如何能敌得过萧萧清风有力气,而萧清风早就失去了理智,现在一心只想着置萧二太太于死地。

    萧二太太慢慢的翻起了白眼,眼看是进气多,出气少了,如果在不阻拦,恐怕真的就一命呜呼了。

    正在此时,萧清风惨叫一声,放了手。

    萧二太太的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床上,直接晕了过去。

    动手的人正是萧清和,幸亏萧二太太的贴身丫鬟机灵,看事情不好,就飞快的跑去报信了。

    萧大太太忙上前查看萧二太太的鼻息,好歹还是有气,只是晕过去了。

    不过萧二太太只穿了里衣,当着萧清和这个大伯哥的面儿,实在是有些不妥当。

    “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赶紧上来侍候太太。”萧大太太怒喝道。

    萧二太太的丫头这才过来,七手八脚的给萧二太太盖好被子。

    “赶紧去叫府医来,瞧瞧你家太太。”萧大太太指着萧二太太的贴身丫头说道。

    那丫头匆忙的娶了。

    萧清和面色铁青,直接拎着萧清风的脖领子就把萧清风给拎了出去。

    毕竟是在弟妹的卧房里,他这个大伯哥也不好说话,所以直接就给拎出来了。

    萧清风还没反应过来,萧清和一脚就踹过去了,:“你这孽障,越发的胆大包天了,竟然敢杀妻,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要作死!”

    萧清和真的快要气炸了肺,他怎么摊上一个这么不省心的弟弟啊。

    想想这些萧清和真想活活弄死他算了。

    萧清风出来被冷风吹了一下,也觉得冷静了下来,回想自己刚才干的事情,的确是太出格了,他竟然想要当众了杀了荣氏。

    天哪,他这是干的什么事儿啊,就算是荣氏在不好,也是他的正妻,就算是他真的想要杀了荣氏,也不能这样正大光明的去做啊。

    幸好大哥来的及时,否则的话他就犯下滔天大罪啊!

    “大哥,是我错了,刚才是我糊涂了,可是荣氏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做下这等事情,大哥,我要休了这个贱妇!”萧清风想想秦玉琳,这心口处就一阵一阵的抽痛,恨不得再去弄死荣氏。

    这一次,为了琳儿,他一定要休了荣氏这个贱人。

    萧清和甩手一巴掌甩了过去,他实在气的忍不住了,他一心想着给萧清风留些面子,可是萧清风这脑袋绝对是长草了。

    “我打你这一巴掌,就是让你好生清醒一下,咱们这样的人家,是可以随随便便休妻的吗?而且你觉得你若是休妻的话,父亲和舅父能饶的了你吗?”萧清和冷冷的说道。

    “大哥,这等毒妇怎么能留着,你看看我房里的人都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我今日说什么都要休妻,不然的话,我早晚有一天会杀了这个贱人的!”萧清风双目赤红的吼道。

    “你现在已经不清醒了,来人,把二老爷送回外书房去,没我的命令,不许他踏出书房半步!”萧清和冷冷的下令,很显然,他不想在和萧清风废话了。

    萧清和此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原委,他很赞同女儿的处理方案,秦玉琳这等祸害,还是不能留在家里的,只是没想到萧清风陷得这么深。

    看了那封信之后,竟然发狂发癫成这般模样。

    萧清和的手下都是武将,而且只听命于萧清和,肯定不会跟萧清风客气的,一左一右就钳制住了萧清风。

    萧清风着急的大喊,:“大哥,你不能抓着我不放,我要去找琳儿!”

    “赶紧弄走,好生看着,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小心你们的性命!”萧清和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萧清风。

    萧清风再怎么大喊大叫,也被拉走了。

    此刻萧大太太也走了出来,说道,:“老爷,您先去歇着吧,妾身在这儿等一会,等二太太这里安稳下来了,妾身再回去。”

    萧清风替萧大太太紧了紧披风,关切的说道,:“你也好生保重自己,别着凉了。”

    萧大太太点头,:“老爷放心吧。”萧大太太心里暖洋洋的,这些日子,她和萧清和的关系越发的亲密了,这种甜蜜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即便是新婚的时候,也是没有过的。

    萧大太太目送萧清和离去,直到看不到了,然后才回了房内。

    等了一会儿,府医就过来了,把脉之后,说是没有大碍,只是闭过气去了。

    然后给下了针。

    然后开了方子就离开了。

    萧大太太还是不敢离开,因为时间晚了,他们没有惊动萧老太太,但荣氏毕竟是萧老太太的亲侄女,是萧家的二房正室太太。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情,也是真不得了。

    萧大太太看到萧二太太的贴身丫鬟香菱也受了伤,于是说道,:“你下去歇着吧,这里有本夫人呢。”

    香菱也实在是顶不住了,俯身谢道,:“奴婢叩谢大太太恩典。”

    这才一瘸一拐的走了。

    香菱走后不久,二太太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她霍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忍着痛喊道,:“来人啊,赶紧收拾东西,本夫人要回荣家,本夫人一刻也不要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T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之妖娆毒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妖娆毒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妖娆毒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