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81 萧紫语,女人,你惹到本王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 081 萧紫语,女人,你惹到本王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萧清风匆匆的走了,房里只剩下萧紫语,萧静儿,还有秦玉琳。

    秦玉琳还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脸上虽然没有看出什么来,但是指尖却微微有些颤抖,足以说明她此刻内心也是十分紧张的。

    秦玉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活了二十多年,经历的事情也真的是不少,可却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的时候,她觉得很紧张,生怕自己会说错话,做错事一样。

    尤其是当萧清风走了之后,秦玉琳更加觉得无所适从,只盼着萧紫语能赶紧离开。

    可偏生萧紫语就像没事人一样,安稳的坐着,嘴角虽然噙着淡淡的笑意,但是怎么看来,都不像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萧紫语的距离和秦玉琳并不算太近,但是却也能清楚的感觉到秦玉琳心理变化,不变表面上装的多么好,心里还是紧张的不行。

    “秦姑娘很紧张吗?还是很不想看到我?”萧紫语突然开口问道。

    秦玉琳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然后勉强笑道,:“妾身哪里是紧张,只是想着起身出身卑贱,对三姑娘心存敬意罢了。”

    萧紫语面含笑意,这个秦玉琳果然很会说话,其实这世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喜欢听奉承的话,而秦玉琳奉承人的本事,的确是一流的。

    萧紫语好像有些懂了,为什么二叔父对秦玉琳这般的上心,一个女人,天天用这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你,换成那个男人,也爱的不行。

    相反,二太太对二叔父那个态度,摆的姿态这么高,仿佛嫁给他就是吃了亏的,换谁也跟她处不来啊。

    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萧清风自己,夫妻感情不好,两个人都有原因,当然,萧清风的责任也不小。

    “秦姑娘说话果然中听,怪不得二叔父对你死心塌地的,排除万难,也要接秦姑娘进府,甚至还要娶秦姑娘做平妻,完全不计较任何后果!”萧紫语慢条斯理的说道。

    秦玉琳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萧紫语,不明白萧紫语突然说起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一切虽然不是秦玉琳故意设计的,但是这次事情闹的这么大,秦玉琳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秦姑娘不必惊慌,也不用这样无辜的瞧着我,我不是男人,不吃这一套的。”萧紫语嗤笑道。

    “我母亲是莫家的嫡女,是永毅侯夫人的表外甥女,也就是说,我母亲和你大姐秦玉凤是表姐妹,所以她对你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你的好姨娘冯姨娘,也全都清清楚楚呢。”萧紫语似笑非笑的看着秦玉琳,一字一句的说道。

    秦玉琳脸上惊愕根本来不及掩饰,她这些年虽然过惯了带着面具的生活,可这件事情,实在是让秦玉琳太震惊了。

    她对赵氏并不了解,实在是他没出生的时候,赵氏就搬进了佛堂,她从小到大,根本就没见过赵氏,虽然知道这么个嫡母,但是也形同虚设。

    唯一见过的一次,就是赵氏从佛堂出来,发落她姨娘和她的时候。

    这帝都虽然亲戚关系盘根错节,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萧大太太会对她的往事知道的这么清楚。

    “三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玉琳直视着萧紫语,问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既然萧紫语什么都知道了,她也懒得伪装了。

    “怎么,不装白花了吗?”萧紫语的眼角带着一丝轻蔑,:“你还是正常一点儿好,明明是一条毒蛇,偏偏每天都扮作小白兔,你累不累啊?”

    “秦玉琳,你缠上我二叔父,无非也就是想求得一份安稳的生活,可是你也看到萧家的情况,二太太娘家给力,就算你把自己修炼成名器,你也不可能撼动二太太的位置,就算二叔父恨死了二太太,他也不可能休了她,除非他真的打算什么都不要了,离开萧家,可你看他今天的样子,他似乎也是做不到的。”

    萧紫语的话,秦玉琳深表同意,这男人就没有能靠得住的。

    “你在秦家的那些经历虽然不光彩,最后你应该也更能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你父亲宠了你姨娘二十年,最后不还是弃如敝履。就连你这个亲生女儿,也不闻不问,任由你自生自灭吗?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你跟了我二叔父两年多,现在最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可是过了这几年,或者是你人老珠黄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萧紫语见秦玉琳不说话,继续说道,:“那个时候,即便你进了萧家的门又能如何呢?一个姨娘而已,你没有娘家可以依靠,在萧家,根本不会有你的好日子过,那个时候,你打算怎么过生活下去?”萧紫语一字一句的问道。

    秦玉琳有些懵了,有些不知所措了,萧紫语所说的这些,她真的没有想过,也没有想的这么长远。

    她觉得自己比较有把握拿捏住萧清风,但是这么多年以后的事情,她真的无暇顾及了。

    “秦玉琳,我给你说这么多,只是想要告诉你,你若是想依靠男人,就要有随时被抛弃,被牺牲的打算,与其依靠男人,不如依靠你自己,当你自己有了能力,有了银钱,可是随心所欲的生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必在生活的这么累,每天要伪装,要强颜欢笑,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有,永远都不可以抱怨,你真的觉得,这样生活一辈子很好吗?”萧紫语问道。

    说实话,秦玉琳有些震撼住了,听了这些话,她真的觉得很震撼,很意外,这些话,是她从来不曾听到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的。

    她自小跟着冯姨娘,说实话,冯姨娘传授给她的都是如何能抓住男人的心,如何能让男人臣服在自己床上。

    以至于秦玉琳一直觉得,她应该找一个男人改变自己的命运,当初就是听了冯姨娘的话,她才去勾引亲姐夫的。

    她并不喜欢那个男人,是冯姨娘说,那个男人很好,能让她生活的安慰,非得让她去。

    而算计萧清风,更是因为可以改变自己悲惨的处境。

    当初,她流产半月之后,就被送到了家庙,生活的凄惨,没有人能够明白。

    她是绝对不要过那种日子了,绝对不可以。

    “秦姑娘,只要你跟着我二叔父一天,萧家都不可能容下你的,我方才给二叔父出的主意,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他现在去了我祖母那里,只怕已经被人扣下了,而我祖母,现在应该很快就让人来处理你了!”萧紫语很平静的说道。

    但是每一句话,听在秦玉琳心里,犹如惊雷一般。

    秦玉琳满脸惊恐的看着萧紫语,:“三姑娘,原来你也和她们一样,想要置我于死地!”

    秦玉琳说着,满脸恨意的看着萧紫语,那样子十分可怖。

    萧紫语摇了摇头,:“不,我并不想你死,虽然你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罪不至死,如果我想你死的话,就不会对你说这些了,萧家容不下你,不管过多少年,都是一样的,你若是不想死,就只有一条路,远远的离开这儿。”

    萧紫语自始至终的表情都很平静,并不像秦玉琳这样激动。

    秦玉琳冷哼道,:“离开,离开这儿我能去哪儿?天大地大,却没有我这个弱女子的容身之地!”

    秦玉琳这话无疑是很悲切的。

    “我并不否认你的话,在这帝都,你若是想要生存,就只能青灯古佛一生,如果离开帝都就不一样了,你还有开始新生活的希望,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试一试呢?”萧紫语很认真的问道。

    秦玉琳不明所以的看着萧紫语,:“我不明白你的话。”

    “你不需要明白,如果你愿意离开,彻彻底底的离开,放弃秦玉琳的身份,我会将你送的远远的,给你足够的银钱,你可以自己做一点小生意,或者找一个可靠的丈夫,过平淡的生活,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现在就离开,你是生是死,全看你自己的造化!”

    秦玉琳怔住了,离开这里,换个地方生活,真的可以吗?

    她有些迷茫,她算计来算计去,到底是为了什么,秦玉琳真的理不清头绪,姨娘算计了一辈子,耍了一辈子的心机,到头来,却没落下一点好,赵氏一句话,就命丧黄泉。

    如果她进了萧家,只怕和姨娘的境况也是大概相同的。

    人老珠黄的那一天,也会死的这般的凄惨,这真的是她想要的生活吗?

    萧紫语说的那种,到一个小地方,开一个小店铺,然后找一个本分的男人,过着平淡的生活,以后儿女绕膝,仔细想想,也真的挺不错的。

    “三姑娘,你真的会帮助我吗?”秦玉琳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萧紫语点头,:“会,我会给你五千两银子,让一个会武功丫头护送你离开,至于你的新身份,我也会想办法一并给你解决了,只是你去的地方,可能比帝都差好多,你愿意吗?”

    秦玉琳想了想,重重的点头,:“我愿意,只是三姑娘,我还有一个心愿,我希望你能护的我两个孩儿周全,我这个做娘的,注定要对不起孩子了。”秦玉琳说着,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

    萧紫语能感受的到,这一次,秦玉琳的眼泪是很真挚的,不管怎么样,她对着两个孩子,也是有几分的真心的。

    “稚子无辜,我一定会照看他们的。”萧紫语很郑重的答应了。

    “那我就没什么好牵挂的了,可以放心的走了,其实我从来也没有喜欢过萧清风,对他,从头到尾,都是*裸的利用,我就是想利用他离开家庙,脱离秦家,我不想青灯古佛的过一辈子,我渴望离开那里,就算那个人不是萧清风,只要他能帮助我,我一样也会贴上去,萧紫语,虽然我出身卑贱,虽然我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人,但是我还是想说,你是我活了这二十多年,唯一佩服过的人。”秦玉琳笑着说道,只是那眼神看上去却无比的苦涩。

    “我姨娘是烟花地界出来的,虽然也是冰清玉洁的身子,但是唯一学会的技能,就是服侍男人,她也许不是一个好母亲,但是我并不怪她,因为她传授给我的,全都是她赖以生存的本能,她从小在那种地方,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秦玉琳说的有些哽咽。

    秦玉琳看了一眼萧紫语,说道,:“同样都是贵族千金,我对你只有心悦诚服,却很是讨厌秦玉凤,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萧紫语摇头。

    “你给人的感觉虽然也是高高在上,我知道你心里也瞧不起我,可是你却给我应有的尊重,你没有带着有色眼镜看我,秦玉凤同样也瞧不起我,每次看到我就像看到脏东西一样,可是她自己又是什么好人吗?我听人说过,秦玉凤很小的时候,就很有心机了,赵氏刚刚进门的时候,她就知道和赵氏亲近,赵氏进门没多久,生了一场大病,秦玉凤寸不离的守在赵氏身边,为赵氏侍候,却私下里把赵氏的药倒掉一半,然后掺了水,为的就是让赵氏可以病的久一点,好显出她的孝顺来,也就是那一次之后,赵氏就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了,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靠了后。”秦玉琳说完,也是满脸的不屑。

    这些八卦,都是她后来在家庙听说的,就算以前,她也很瞧不上秦玉凤,纵使觉得秦玉凤很不简单。

    “秦玉凤成亲了这么多年,不也是把丈夫抓的牢牢的吗?她明面上没有苛待姨娘和庶出,可实际上呢,那些有生育的姨娘,都是秦玉凤的人,但凡有一个有异心的,也被秦玉凤给磋磨死了,不然就是生不出孩子的,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和我一样的人罢了,她有什么资格瞧不上我?”可见秦玉琳对秦玉凤也是一肚子的恨意。

    萧紫语倒是觉得不尽然,女人生来就比男人命苦。这是事实,再说这当家主母都是一样,若没有狠心和手段,早就被妾室欺负到头上来了。

    “你也不必怨天尤人,当初是你耍手段勾引了秦玉凤的丈夫,你的亲姐夫,如果是我,我必然不能容你,她好歹还留了你的性命,你该知足了!”萧紫语不想在和秦玉琳讨论这些。

    她虽然留了秦玉琳一条性命,但是却不代表她能看的上秦玉琳的所作所为。

    她留着秦玉琳自然也是有用处的。

    “我帮你离开,也是有条件的,我要你给我二叔父写一封信,与他恩断义绝,你能做到吗?”萧紫语看着秦玉琳说道。

    秦玉琳抬起头,看着萧紫语,突然笑了起来,:“果然,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帮我离开,也不过是想要彻底了绝了萧清风对我的念想罢了,如果我死了,只怕萧清风会惦记我一辈子,可若是我主动离开他,他只怕会恨我,但是却会很快的就将我抛诸脑后了!”

    萧紫语点头,:“对,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互惠互利,依着我祖母,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你死不死的,对国公府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对秦家更加的没有影响,只怕秦昭和秦玉凤,都盼着你死,而且下场越凄惨越好!”

    这话萧紫语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秦玉琳也知道,如果她死了,秦玉凤做梦都能乐醒了。

    秦玉琳恨恨的说道,:“我才不死,我就是为了不让秦玉凤痛快,我也不能死!”

    “好,我写,我肯定让你满意,不过你也保证将我送的远远的,一辈子不再回帝都。”秦玉琳一脸的决然。

    “可以,你写完了信,我马上就让你送你离开,先到我母亲的陪嫁庄子上躲一阵子,然后办好了新身份,立刻送你走!”

    秦玉琳听了,很爽利的下了床,然后走到书桌前,提笔写了起来,写完之后,从身上解下来一个荷包,拿出一块玉佩,放到了信纸上。

    萧紫语大概能猜的出来,这应该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萧紫语走过去,看了一下信的内容,觉得很满意,秦玉琳果然算是一个聪明人,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其实也不错,起码能正常的交流一下。

    “静儿,安排她离开。”萧紫语对身后的萧静儿说道。

    萧静儿点头,就在萧紫语刚才对秦玉琳说那番话的时候,萧静儿在心里就应盘算该怎么安排秦玉琳了。

    萧大太太把自己的陪嫁庄子送给了萧紫语两个,铺子两间,而真正打理这些的,也是萧静儿,萧静儿对于庶务很是精通,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打理的紧紧有条。

    而且萧紫语这些年到底有多少私房钱,萧静儿也是很清楚的。

    五千两银子,拿出来倒是也不难。

    不过这最难的就是给秦玉琳换一个新的身份,哪有这么合适的啊。不过萧静儿同时也相信,自家小姐肯定已经有打算了,所以她只要听安排就好。

    “我知道了,一切交给我吧。”萧静儿点头。

    秦玉琳匆匆穿好了外衣,头上的伤让她觉得有些晕晕的,其实秦玉琳的脸色也的确是不大好看。

    “你能坚持的住吗?”萧静儿问道。

    秦玉琳坚定的说道,:“能,静姑娘放心吧,从前我吃过的苦更多。”她刚刚到家庙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那个时候刚刚掉了孩子,因为谁也不敢相信,就算是身边有钱,也不敢乱给,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苦呢。

    萧静儿没说话,只是扶着秦玉琳走了。

    秦玉琳今天过来的很是匆忙,她的贴身衣物都在萧清风的外宅里,其实在也没有用,已经被荣氏给毁的乱七八糟的了。

    好在那些银票都贴身藏着,这两年下来,秦玉琳也有三千两的私房钱,加上从前都秦家带出来的,正好五千两,如果萧紫语再给她五千两,也有一万两了。

    一万两银子虽然在帝都不算多,但若是到一处小地方,富足的人家,一年也才一百两银子的花费,一万两,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况且她可以做点小生意,自给自足,还有存款,这人啊,只要想开了,什么样的日子都能过。

    算计来算计去的,真的没什么意思。

    秦玉琳其实看的很开,她攀上萧清风,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脱离秦家,离开那个冷冰冰的家庙。

    现在既然能答到了这个目的,至于过什么样的生活,她也不是在意。

    因为她这辈子注定是个悲剧了,留在帝都,也没有出路,没有正经人家会要她,除非做妾,即便她想做妾,也是前路坎坷,萧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根本容不下她。

    秦玉琳觉得自己此刻竟然比什么时候都明白,也明白应该怎么做,她也算是给自己选择了一条明智的路。

    萧清风那边,其实并没有被萧老太太扣下,只是萧老太太留他说话罢了,今天闹腾的这么厉害,萧老太太平日最疼爱的就是小琼风这个儿子,想跟儿子说说话,也是正常的。

    一切都是萧紫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的目的就是彻底了断这段孽缘。

    不过目的达到了,很显然也成功了。

    萧清风心里有了主意,所以不是很担心这边的情况,也知道自己上午犯混了,所以在寿安堂哄萧老太太来着。

    萧老太太也是真的没想到,萧紫语能够说动萧清风,听到萧清风要将秦玉琳先送走的消息,心里也很高兴。

    不管怎么样,现在把秦玉琳送走,避过锋芒,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打算吧。

    萧老太太并不知道二太太和萧紫云还有萧清风大闹的那一场,当然,不是因为萧二太太想要息事宁人。

    而是萧大太太直接把二太太和萧紫云给送回了二房,然后现在还在那里守着,这让二太太和萧紫云没法到寿安堂来哭诉了。

    她们母女肯定不会息事宁人,也不会考虑萧老太太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她们只会考虑自己受了委屈,让萧老太太给她们主持公道,狠狠的责罚萧清风,替她们出气。

    “老二啊,你能想开了也就好了,那个秦玉琳,不行就暂时养在外头吧,孩子放在我院里养着,帮证不会让孩子受委屈。”萧老太太笑着说道。

    “母亲说的是,今天都是儿子糊涂,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其实这法子也是琳儿自己提出来,她说不能叫儿子做不忠不孝之人,宁愿不要名分,生活在外头。”萧清风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给秦玉琳说好话,因为萧清风是真的打算娶秦玉琳进门当正室的。

    在萧清风眼里,对荣氏已经厌恶到了极点,恨不得现在就弄死荣氏,所以,他这也是在为秦玉琳进萧家做铺垫。

    萧老太太才不会相信,即便是真的又如何,秦玉琳不是个省油的灯,在秦家的时候不安分,现在想来祸害萧家,她只要活着,绝对不允许。

    母子二人看着和睦,其实考虑的事情完全不同。

    萧老太太没有在接萧清风的话,说道,:“既然来了,就陪着我这老婆子用过晚膳再回去。”

    萧清风有些为难,秦玉琳还受着伤呢。

    “好了,老身会大发下人去侍候你的心尖子,你都好些日子没有陪老身用膳了!”萧老太太有些不满的说道。

    萧老太太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萧清风也没法不听,他好不容易给秦玉琳说了些好话,若是在为了秦玉琳怠慢了老太太,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想来琳儿也能理解自己的苦衷,所以他笑着说道,:“好的,儿子陪着母亲用晚膳。”

    就在同一时间,秦玉琳换上了丫鬟的比肩,跟着萧静儿离开了萧家,临走之前,秦玉琳都没有去看她的两个孩子。

    萧静儿都觉得秦玉琳是个心狠的,仿佛在她眼里,没有什么亲情可言了。

    萧静儿没有说话,只是带着秦玉琳坐上了马车。

    萧紫语知道老太太肯定会留萧清风用晚膳,她是在不耐烦看到萧清风,就在园子里随意的走走。

    天气虽然严寒,但是午后阳光充足,照在身上暖暖的,倒是也觉得挺舒服的。

    萧紫语正走着,却不料迎面走来一人,萧紫语的视力很好,自然看清了来人是谁。

    竟然是九王爷宇文墨。

    萧紫语怔住了,青天白日的,在萧家后宅的花园子里,竟然见到了宇文墨,这也是太离谱了吧。

    萧紫语看到宇文墨身边跟着一名小厮,看那小厮的打扮是萧家的人,这才放下心来,看来宇文墨是有事上门来了,不过既然到了后宅,应该是去见老太太的。

    萧紫语不得不承认,宇文墨这厮长得真好看,单单用好看二字,已经不足够来形容宇文墨了,他那精致的五官,真的是巧夺天工,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即便是轻轻抿着唇,严肃的样子,也足够倾倒无数少女的芳心了。

    看到宇文墨,萧紫语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计划,腾地一声,萧紫语的脸有些红了。

    她的计划,是不是太大胆了一些啊。

    宇文墨和萧紫语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萧紫语忙定了定神,她总觉得,自己以后用得着宇文墨的地方很多,所以怎么还是要和他拉近一些关系的。

    所以萧紫语的神色有些松软,:“小女见过九王爷。”

    宇文墨听到萧紫语清凌凌的嗓音,原本紧绷的心,也逐渐开始软了下来。

    但是宇文墨多年的历练,早就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淡淡的说道,:“三姑娘免礼。”

    萧紫语抬起头来,刚好对上了宇文墨眼眸,宇文墨的眸光太过于深邃,璀璨的犹如天上的繁星,幽深的犹如一片汪洋,仿佛怎么都看不见底。

    萧紫语禁不住被这双眼睛,深深地吸引住了。

    上一世的时候,他们不止一次的对视过,不止一次的交手过,萧紫语对宇文墨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

    只是他们的立场不同,是生死不共戴天的大仇人,还好,现在终于不用继续对立了。

    不过萧紫语同时也很明白,宇文墨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这样的人,可以合作,但是绝对不能动情。

    萧紫语低了低头,:“九王爷慢走。”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你可该干嘛干嘛去了。

    因为萧紫语发现她无法平静的面对宇文墨,所以还是先躲着吧。

    宇文墨微微蹙眉,但是表面上仍旧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本王并没有说要走啊,怎么三姑娘很希望本王马上离开吗?”

    宇文墨的语气淡淡的,带着一丝揶揄。

    萧紫语抬起头,微微笑道,:“小女没有,只是小女想着九王爷来肯定是有事情的,所以不想耽误王爷。”

    “算是有事吧。”宇文墨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厮,:“你下去吧,让三姑娘带着本王去寿安堂即可。”

    那小厮有些为难,他虽然是在外院侍候的,但是也知道三姑娘是老太太的眼珠子,他要是把三姑娘和一个外男放在一处,若是出了什么差池,那么他这条小命也就彻底的交代在这儿了。

    宇文墨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怎么,本王还会伤害你家姑娘不成?”

    萧紫语叹了口气,吩咐道,:“你去吧,没事的。”

    那小厮如获大赦一般的离开了。

    “九王爷支开了下人,想对我说什么吗?”萧紫语抬头问道。

    宇文墨定了定,面色深沉的说道,:“三姑娘,本王这一次借口来萧家,其实是想来见你的。”

    萧紫语一脸的疑问,:“来见我?我跟王爷的关系,好像没有熟悉到这种地步吧。”

    宇文墨不想废话了,他们两个所在的地方比较空旷,附近没有任何能藏人的地方,宇文墨确定不会被人偷听他们的谈话,所以才压低声音说道,:“萧紫语,你喜欢宇文逸吗?”

    萧紫语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她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墨,如果不是宇文墨的目光十分急切,萧紫语都以为宇文墨也是重生而来的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萧紫语重重的摇头,:“不喜欢!”不仅仅是不喜欢,是厌恶,是憎恨,是巴不得将他剥皮拆骨!

    宇文墨听到答案,几乎是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萧紫语说不喜欢宇文逸的时候,他真的觉得无比的轻松。

    “那你肯定不想嫁给宇文逸了,对吗?”宇文墨问完了之后,定定的看着萧紫语。

    萧紫语提到宇文逸,脸色一时间不大好看,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我死都不会嫁给宇文逸!”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

    宇文墨怔了一下,他能感觉得到,萧紫语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强烈的恨意,如果宇文逸在这儿的话,只怕萧紫语一刀捅死他。

    不过宇文墨来不及探究了,他忙说道,:“萧紫语,本王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宇文逸想要娶你,虽然你才十二岁,还未及笄,身材扁扁的,也没什么过人之处,但是宇文逸却已经盯上你了,你若是不想被他算计,就尽快想法子吧,宇文逸那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宇文墨说起宇文逸的时候,不屑的笑了一下,似乎很瞧不上宇文逸。

    萧紫语一下子就怒了,火冒三丈的看着宇文墨,冷冷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我身材扁扁的,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萧紫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到宇文墨带着揶揄的口气来品评自己的身材的时候,竟然会这么压不住的火气。

    她也有些吃惊,其实严格说起来,宇文墨并没有扯谎,一个十二岁的毛丫头,身体还没长开,的确是没什么料。

    可这不代表宇文墨就可以这样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说出来,对她来说就是极大的侮辱。

    宇文墨虽然一直在众人眼中,这个嘴上也每个把门儿的,从来都是想说什么说什么,也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正是因为这样,才不得圣心。

    宇文墨看到萧紫语暴怒的模样,顿时额头上冒出来三条黑线,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他说的这话是关键所在吗?

    “萧紫语,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宇文墨也怒了。

    “你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你凭什么说我身材扁扁的,你身材才扁扁的!”萧紫语气的口无遮拦了,说完萧紫语也惊呆了,天哪,就算是上一世,她也没这样失控过啊。

    面对宇文逸那些侧妃,侍妾的挑衅之时,只要是在明面上,萧紫语都可以化解的十分完美。

    怎么今天对着宇文墨,就这么大的火气呢。

    看来自己真的是病了,而且还是病得不轻。

    宇文墨直接气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话说的是一点儿都不错的。

    “好,算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是我多事行了吧,我就不该管你这些烂事的。”宇文墨黑着脸说道。

    “谁要你管了,哼!”萧紫语虽然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但是仍旧硬着头皮叫嚣道,说完转身离开了,直接把宇文墨晾在了原地。

    宇文墨气的差点跳脚,这么多年了,能够成功勾起他怒火的人,萧紫语还是第一人。

    宇文墨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好,很好,萧紫语,你今天真的惹到我了!”

    宇文墨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无比优雅的向萧老太太的寿安堂走去。

    话说萧紫语和宇文墨分开之后,气呼呼的回静馨阁去了。

    萧静儿还没回来,绣心和绣青也没回来,都各自忙各自了。

    除了他们三个之外,萧紫语的正房是不允许其他的丫鬟进来的。

    就算是二等丫鬟也只能在外间侍候,不允许进到内室来。

    大家都是各自忙各自的。

    萧紫语习惯了清净,很多时候,都是让萧静儿陪着,绣心和绣青也是在外间坐着。

    慢慢的,萧紫语的心情平复了一些,她也是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气什么?

    看宇文墨的样子,也是一片好心来提醒自己的,其实宇文墨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

    宇文墨之所以对宇文逸身边的事情掌握的这么清楚,肯定有内线在宇文逸身边。

    这个该死的,不要脸的宇文逸,竟然又来算计自己,可见宇文逸的地位有多么的不稳了,如果不是这般的危险,他也犯不着来打自己的主意。

    萧紫语越想越生气,上一世,她就是掉进了宇文逸精心设计的陷阱里,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宇文逸,然后为了他付出了一切,付出了萧家的一切。

    而现在,也该换换了,人为鱼肉,我为刀俎!

    萧紫语和宇文逸做了十年夫妻,对宇文逸也算是了解的很透彻了。

    说实话,宇文逸的能力并不是很强,比起宇文墨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如若不是这般,前世的时候也不会轮得着萧紫语冲锋陷阵了。

    不过宇文逸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算计人不留情,只要是他看上的东西,就会想方设法的得到他,至于其他的因素,他都不会考虑。

    萧紫语前世的时候是十五岁那年才被宇文逸算计的,一年后就嫁给了宇文逸。

    现在宇文逸竟然把现在就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真是太不要脸了!

    萧紫语估计着宇文逸肯定会在老太太寿宴那天出手,因为那天泰和帝也会来,如果自己的名节被他所累,泰和帝和萧家就是再不愿意,也只能顺水推舟了。

    好,宇文逸不是想要靠银姻亲关系来稳固地位吗?等到那一天,她自然要送给宇文逸一份大礼,盼着宇文逸喜欢才好!(www.92txt.net 就爱网)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之妖娆毒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妖娆毒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妖娆毒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