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77 外室私生子,二房的乱帐官司!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 077 外室私生子,二房的乱帐官司!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077

    即便是冯姨娘着急的要死要活,永毅侯也到处托人给自己的小女儿说亲。可是效果都不大。

    为什么呢?

    一来这永毅侯府的名声原本就是被冯姨娘母女和永毅侯自己败坏的。

    赵氏这个正室太太都被逼到佛堂去念经了,这些年,她的大儿子娶媳妇,女儿出嫁,都没有从佛堂里出来过。

    不过秦昭夫妇对赵氏生的三个孩子十分的照顾,尤其是世子夫人秦大奶奶,不管是娶媳妇,还是挑选夫婿,都是尽心尽力做到最好,就连赵氏最小的小儿子,比秦七姑娘大了两岁的兄弟,也是她一手带大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秦昭的媳妇,这位大奶奶也不是外人,赵氏的亲侄女,赵氏虽然是庶出,但是她的亲姨娘是嫡母的贴身丫鬟,对嫡母忠心耿耿,而且生的花容月貌,当初为了帮助自家太太打压其他的姨娘,才会做了姨娘,而且生赵氏的时候,难产死了。

    赵氏的嫡母感念她姨娘对她的一片衷心,就把赵氏抱养到自己身边抚养,并且百般的疼爱。

    甚至超过了自己亲生的儿女。

    赵氏和自己的长兄差了将近十岁,所以她的大侄女倒是和秦昭年龄相仿。

    赵氏和这个侄女感情甚好,如今做了婆媳,更是和睦,秦大奶奶自然爱屋及乌,对赵氏的孩子极好。

    不过这一切也很赵氏当年对秦昭兄妹视如己出是息息相关的,当初中了善因,现在才得了善果。

    赵氏能这般放心的在佛堂不出来,也是对秦昭夫妇的放心。

    秦大奶奶对赵氏的孩子上心,可不代表会对这位秦七姑娘伤心,她是一概不管,一概不问的。

    而且他们夫妇都对永毅侯这种宠妾灭妻的行为大为不耻,外头的人对永毅侯府指指点点,公开嘲笑,这都是永毅侯自己惹的祸。

    就因为这个,家里其他的兄弟姐妹,亲事都不太好说,若不是秦大奶奶人品好,人缘也好,还不晓得会怎么样呢?

    慢慢的,永毅侯就把主意打到了秦大奶奶身上,他是个男人,而且这些年一心只抱着小妾喝花酒,况且他宠妾灭妻,街知巷闻,过去很多老朋友都不屑于和他交往,他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冯姨娘出身低贱,又是妾室,更加不认识什么人,现在也唯有秦大奶奶能帮上忙了。

    永毅侯就把大儿媳叫过来,然后支支吾吾的,总算说清楚了要表达的意思,他其实也是有几分心虚的,这些年,为了赵氏,秦昭夫妇,还有几个孩子,没少给他白眼儿,最后基本都不愿意和他说话了。

    秦大奶奶当场就拒绝了,她对冯姨娘母女恶心到了极点,而且秦七姑娘,不管是长相还是行事做派,和冯姨娘如出一辙,侯府出身的姑娘,却跟个烟花柳巷出来的姐儿一样,给这样的人说亲,她可不敢,到时候,还不坑死人家。

    永毅侯没想到大儿媳妇这么不给面子,刚想发火。

    冯姨娘却先一步哭诉上了,:“我知道大奶奶瞧不起我,瞧不起七姑娘,我出身低贱,可七姑娘好歹是大奶奶的妹妹啊,大奶奶如何这般心狠,见死不救呢?”

    这十几年过去了,冯姨娘的容貌没有一死的折损,还是那么的鲜艳照人,而且年纪大了,更加成熟了,活脱脱的一个妩媚妇人,哭起来更是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永毅侯最吃这一套,看到冯姨娘这样,火气更加的大了,虽然没有指着秦大奶奶骂起来,那是那话说的也是十分的不客气。

    其实这些年,永毅侯和秦昭父子两个人没少抬杠,都是为了冯姨娘,为了外头的闲言碎语,但是和儿媳妇吵起来,还真的是头一次。

    秦大奶奶虽然碍于孝道,但是也仍旧气的不轻,早些年的时候看着自己公公还不错,可这些年,简直就是渣男本色暴露无遗。

    赵氏是她的亲姑母,她们年纪相差十多岁,从小赵氏就疼她,什么好玩儿的好吃的都给她留着,可如今,她姑母才四十多岁,就形同槁木,在佛堂里吃斋念佛,想想这些,秦大奶奶就气的肝儿疼。

    她都恨不得弄死冯姨娘,怎么可能会给冯姨娘的女儿相看亲事。

    秦大奶奶冷笑一声,说道,:“不管父亲如何说,这件事我是无论如何办不了的,父亲可以去问大爷,大爷如果答应了,我也无话可说了!”

    说完亲大太太也不等永毅侯说话,就转身离开了。

    把永毅侯和冯姨娘气的差点吐血。

    冯姨娘伏在永毅侯怀里放声大哭,她心里真的委屈到了极点,她好恨自己没有生出一个儿子来,如果自己有儿子的话,她肯定要撺掇着永毅侯废了秦昭的世子之位,然后扶自己儿子上位,她也不知道怎么得,生了秦玉琳之后,便再也没有开怀过,汤药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想来定是永毅侯不成了,毕竟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冯姨娘当然想不到,当初她若不是怀了个姐儿,只怕秦玉琳也是生不下来的,冯姨娘怀孕很突然,秦大奶奶真不是什么坏心肠的人,对未出世的孩子不忍心下手,秦昭可不同了,永毅侯这般糊涂,万一动了什么心思,他也是麻烦不断。

    夫妻二人有些争执,好歹到了五六个月,秦大奶奶安排人去诊脉,是个姐儿,秦大奶奶这才劝服了秦昭,让冯姨娘平安生下了秦玉琳。

    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冯姨娘灌了绝子汤,那药是极其凶狠的,保证冯姨娘以后一个蛋也生不出来。

    果然,这十几年,冯姨娘都没有开过怀。

    永毅侯虽然糊涂,但是也从来没动过这个心思,大宇朝嫡庶分明,若是他真的想要庶子承袭爵位,那么就离夺爵不远了。

    不过永毅侯看着爱妾哭的这么凄惨,也实在是心痛,等晚上叫了秦昭来,和秦昭谈判,非得逼迫秦昭让秦大奶奶让步。

    秦昭是个火爆性子,他把赵氏看的和他的生母一般重要,当初赵氏那么细心的照顾他,教导他,根本毫无私心,即便自己生了孩子也没有慢待他们兄妹,他们兄妹长大后,亲事也是赵氏安排的。

    秦昭对妻子很满意,妹妹也嫁的很好,夫妻和睦,这让他对赵氏更加的感激。

    所以对冯姨娘也是深恶痛绝,若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赵氏不会进了佛堂,他的弟弟妹妹也不会失了母亲的照顾。

    秦昭一听,根本就没有给永毅侯好脸色,:“这个绝对不可能,冯姨娘生出来的能是什么好东西,她的亲事,我们不会管,父亲若是看我们不顺眼,大可以逐了我们出去,我带着母亲和弟妹出去单过!”

    永毅侯差点没气晕过去,这话说的够严重了,很明显,人家是怎么都不肯管的,永毅侯不可能让嫡长子带着赵氏还有孩子们出去自立门户,如果真的那样,那永毅侯府也就彻底的败落了。

    永毅侯只好妥协了,被冯姨娘闹了好几天,也没法子。

    就这样,秦玉琳的亲事继续耽搁了下去,一直到她十九岁的那一年,还是无人问津。

    秦玉琳原本还是个活泼的姑娘,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性子也越发的阴沉了,十九岁还没定亲,待字闺中,这种情况基本是没有了。

    只是她也没办法,她一个闺阁女子,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给嫁了吧。

    也合该是命。

    也就是这一年,秦家的大姑奶奶秦玉凤,也就是秦昭的亲妹妹,全家回帝都来了。

    秦玉凤的夫君当时外放了,回来就是正四品,也是相当不错了。

    这一走就是六年,当时冯姨娘进门的时候,秦玉凤正好待嫁,赵氏也是等秦玉凤出嫁之后,才开始收拾冯姨娘的。

    却不想伤了心,自己搬去了佛堂。

    秦玉凤也回来劝过,但是赵氏却始终都没有出来过。

    又过了几年,秦玉凤跟随夫君外放了,她临走的时候,来见过赵氏,赵氏虽然没有出来见秦玉凤,但是秦玉凤却听到了赵氏在佛堂里低声抽泣的声音。

    这次她回来,说什么都要把赵氏给劝说出来,她宁可让母亲和父亲和离,也不愿意母亲在佛堂过一辈子了。

    秦玉凤和秦昭是龙凤胎,容貌十分的相似,已经三十多岁的秦玉凤,很有当家奶奶的其实。

    回帝都整顿了几天,她就带着丈夫和儿女回了永毅侯府。

    永毅侯好多年没见到嫡长女了,看到她也是神采奕奕的,只是秦玉凤对父亲的态度有些冷淡。

    永毅侯如今已经五十好几快六十岁的人了,但是他对冯姨娘的宠爱却一点儿都没有减弱过。

    冯姨娘比秦玉凤的年纪还小几岁,容貌还跟二十来岁的少妇一般,没有半分折损,她和秦玉琳站在一起,倒是不像母女,像兄妹。

    秦玉凤只是匆匆和父亲说了几句话,就去见赵氏了。

    六年过去了,秦玉凤对赵氏很是想念,她跪在佛堂前,声称赵氏若是不见她,她就一直跪下去。

    没多久,赵氏身边的贴身嬷嬷来请秦玉凤进去。

    秦玉凤走进佛堂,淡淡的檀香气味,让秦玉凤身心舒畅,仿佛浑身都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她抬头看到了一身素衣的赵氏。

    她有些发怔,赵氏并没头太大的变化,她在佛堂待了二十年了,如今也是五十岁的人了。

    并没有老的很厉害,反而给人一种安静详和的感觉。

    “太太。”秦玉凤哽咽的喊道,眼睛顿时湿润了。

    赵氏看着秦玉凤,当年十八岁的姑娘,现如今都三十好几岁了,不过孩子多大,在她眼里也是孩子。

    “凤姐儿。”赵氏慈爱的看着秦玉凤。

    秦玉凤伏在赵氏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秦玉凤当天就住在了佛堂里,非得要在佛堂里侍候赵氏,对此,谁也拦不住。

    秦玉凤的夫君,周明海,当初科举出身,父亲是御史。

    不过周明海是家中的老幺,自然也是嫡出,周御史的年纪很大了,已经回老家荣养了。

    周明海本身就是很有能力的人,如今已经做到了正四品,回京述职,现在正在等待就职。

    周明海比秦玉凤大了两岁,二人是少年夫妻,十分的恩爱,二人生育了三个孩子,周明海也有两房妾室,一个通房,三个庶出的孩子。

    但是却对秦玉凤十分的尊敬,两个人成婚了这么久,相敬如宾。

    周御史回了老家,在帝都的宅子也不在了,所以周家一行人就住在了永毅侯府,一边等着就职,一边在看房子。

    对此,楚昭夫妇都十分的欢迎,当然,也包括永毅侯。

    这些年,永毅侯的儿女出嫁的出嫁,娶亲的娶亲,而且都跟他不亲近,他也是十分的喜欢热闹。

    只是没想到,这一住,竟然惹出了大麻烦。

    过了几个月,秦玉凤发现了不对劲,也怪她自己粗心,一回到帝都,满心想的都是赵氏,整天的泡在赵氏的佛堂里,反正就是想劝着赵氏出来,不想让赵氏过的这么委屈。

    她才是正室太太,凭什么让冯姨娘活的这么滋润。

    赵氏早就看开了,她也真是个慈善人,如果换过果决的,冯姨娘如此专宠,而且如此嚣张,给的就不是一碗绝子汤,而是毒药了。

    赵氏当初和永毅侯也是恩爱过的,但是恩爱过后,却什么都不剩了,她对永毅侯老早就绝了希望,这些年的吃斋念佛,走就心如止水,在什么地方生活,都没有区别了。

    不过赵氏对秦玉凤还是有些放不下,当初她刚嫁过来的时候,秦玉凤还那么小,那么的依赖她,秦昭是男孩子,虽然也亲近她,但是没有秦玉凤那么的依赖。

    某种意义上来说,秦玉凤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在秦玉凤身上找到了做母亲的感觉。所以秦玉凤是她最放不下心的孩子,比她自己亲生的那三个孩子还要伤心。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氏舍不得见秦玉凤跪在外头,才会见她的。

    秦玉凤的心思都在赵氏身上,自然也就无暇顾及自家的事情了。

    慢慢的,她觉得自己的丈夫好像有了些变化,周明海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年轻的时候,周明海也是相貌堂堂,虽然人到中年,但是毕竟在外头做官做了这么久,经历的事情多了,魅力自然不差。

    况且中年男人,比起那些毛头小子来,会更加的招人。

    秦玉凤觉得周明海最近眉梢带着笑意,而且也不怎么亲近她,也没有去姨娘和通房房中,这让她觉得不对劲。

    他们是夫妻,而是还是快二十年的夫妻了,彼此的脾气秉性都摸得太清楚了。

    秦玉凤询问了几个姨娘,她们也独守空房几个月了,这让秦玉凤大敲警钟。

    她毕竟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当家太太,还是有几分手段的。

    于是就让心腹跟着周明海。

    果然,一天夜里,周明海从书房里悄悄的溜出来,一个人都没带,然后去了一处长久没住人的小跨院。

    秦玉凤立刻带人去了,当然,也通知了秦大奶奶,她倒是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无耻的勾了自己丈夫的魂儿。

    结果当然是捉奸在床了,只是那人却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竟然是秦玉琳。

    当秦玉凤看到周明海和秦玉琳赤身*的躺在床上的时候,秦玉凤当时就疯了,她就是再淡定,也忍受不了了。

    秦玉凤生平最讨厌的人就是冯姨娘和秦玉琳,自己的丈夫竟然背着自己摸上了秦玉琳的床。

    她如何能忍下去呢?

    秦玉凤一声令下,她手下的婆子上去,对着秦玉琳就是一通好打。

    周明海也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和秦玉琳的事情就这样曝光了,可是当他看到秦玉琳被打,他还是十分心疼的,不过秦玉凤是她的结发妻子,他也不能太不给脸面,忙上前好声好气的说道,:“夫人,这件事情是为夫对不住你,可这样闹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求夫人给为夫留些脸面吧。”

    秦玉琳哭天抢地的大喊大叫,可见真是被打得不轻。

    秦大奶奶冷冷的看着秦玉琳,这个不省心的贱人,连亲姐夫都勾引,真是死有余辜。

    事情肯定是闹大了,最后永毅侯和冯姨娘也知道了。

    永毅侯也是恨秦玉琳不争气,更加恨女婿不是个东西。

    都快四十了,还老牛吃嫩草。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冯姨娘母女的算计。

    当初秦玉凤带着一家子回来的时候,冯姨娘就暗中看中了周明海,周明海虽然快四十了,但却风度翩翩,反观秦玉琳,在帝都的名声实在是不好,就算上赶着给人做继室,都无人问津。

    那不成要让她的女儿给人做妾不成?

    与其在家成了老姑娘,还不如自己寻一条出路,周明海是秦玉凤的夫君,若是秦玉琳迷住了周明海,娶她做个平妻,也不是难事,然后再弄死了秦玉凤,当家太太不就是秦玉琳的了。

    冯姨娘能让永毅侯二十年都宠着她一个人,自然是有几分手段的,她自小就在烟花之地长大,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学过,自然将男人收的服服帖帖的。

    男人为什么都喜欢留恋烟花之地,就是因为那里的女子能放得开,不像家里的正妻,哪怕是姨娘,也都是好人家的女子,哪里会这么多的花样儿呢。

    冯姨娘自然将这些下流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尽数传给了自己的女儿。

    秦玉琳都学会了,有的时候弄得自己也是心痒痒的。

    她虽然并不是很瞧得上周明海,可也清楚自己的情况,实在是找不到比周明海合适的,除非她肯给人做妾。

    所以秦玉琳也就答应了。

    秦玉琳有意无意的出现在周明海面前,周明海算起来也是个正人君子,虽然他从妻子那里听说了不少冯姨娘母女的坏话,但毕竟周明海与赵氏没什么感情,秦玉琳又生的花容月貌,楚楚可怜,周明海对这样的女子,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一来二去的二人也就熟悉了,秦玉琳用了十八般武艺,最后终于把周明海给勾到了床上。

    她还是个黄花姑娘,就这样跟了周明海,而周明海在秦玉琳身上所尝到的感觉是他从来没经历过的,一下子就欲罢不能了。

    然后二人就偷偷的在这个破旧的小跨院里幽会。

    他们都没想到秦玉凤会发现的这么快,他们的事情这么快就曝光了。

    冯姨娘跪在永毅侯面前,让永毅侯给秦玉琳主持公道,她哭诉着,:“侯爷,琳儿才这么小,大姑爷可是快四十岁的人了,琳儿不知轻重,难道大姑爷也不知道吗?如果侯爷不给琳儿做主,那妾身可活不了了啊!”

    永毅侯气的打哆嗦,秦玉琳就只是跪在地上哀哀哭泣,什么话都不说。

    秦玉凤冷笑了一声,眼神犹如刀锋一样刮过冯姨娘母女,:“做主,做什么主?秦玉琳就是年纪再小,难道连礼义廉耻都不晓得了吗?去偷亲姐夫,传出去,脸面还要不要,这等贱人,活着也是给永毅侯府抹黑罢了!”

    冯姨娘一听,满脸的大惊失色,却哭的更加的凄惨了,:“侯爷,您听听大姑奶奶的话,这是要置琳儿与死地啊,琳儿可是大姑奶奶的亲妹妹,大姑奶奶的心太狠了!”

    永毅侯也听得有些生气,虽然这事情是秦玉琳的错,可秦玉凤身为亲姐姐,也不能说出这般无情无义的话来。

    “凤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琳儿是你亲妹妹,你赶紧的给冯姨娘道歉!”永毅侯有些不满的说道。

    秦玉凤一听,立刻就炸了,她才是受害人好不好,她没想到父亲已经被这对母女迷得晕头转向的,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了。

    “父亲若是对女儿不满,那女儿今夜就带着夫君离开,再不踏入永毅侯府半步!”秦玉凤一字一句,不带感情的说道。

    永毅侯气了个倒仰差,指着秦玉凤说不出话来。

    “大姑奶奶想走,也要给琳儿一个交代才能走,不然的话,我就把这件事情张扬出去,看看大姑爷还能不能安稳的就职!”冯姨娘狠狠的说道。

    周明海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自然不能传出一点儿不利的流言蜚语的,这也是冯姨娘最大的仰仗,她一定要逼着周明海娶了秦玉琳做平妻。

    秦玉凤一听这话,转头看着冯姨娘,眼中的怒火恨不得活活的喷死冯姨娘。

    冯姨娘一脸得意的看着秦玉凤。

    “大姑奶奶,大姑爷轻薄了琳儿,一定要娶了琳儿做平妻,你们姐妹共侍一夫,也算是一段佳话了!”冯姨娘得意洋洋的说道。

    秦玉琳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泪眼婆娑的看着周明海,眼神里全都是的哀怨。

    周明海被秦玉琳的眼神看得无限内疚,他其实也觉得蛮对不住秦玉琳的,秦玉琳小了他这么多岁,而且还是个黄花姑娘就无名无份的跟了自己,但是他同样的也对自己的正妻觉得愧疚,背着她偷了自己的亲小姨。

    将她的脸面踩到了地上,周明海不是个无情的,倒是个多情的,他想对的住所有的女人,可到头来,却一个也对不住。

    周明海此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你做梦,除非我死了,否则这个贱人休想进门!”秦玉凤大声吼道。

    冯姨娘也不示弱,:“那好,那我就把大姑爷的事情都张扬出去,看看你们周家在帝都还有没有立足之地!”

    秦玉凤刚要说话,只听到一道威严的嗓音自门外传来,:“冯姨娘好大的胆子啊。”

    秦玉凤一怔,秦大奶奶也怔住了。

    因为这声音是赵氏的。

    紧接着,赵氏从门外走了进来。

    赵氏一身素衣,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二十年了,她在佛堂呆了二十年,还是第一次出来。

    冯姨娘也有些发怔,她和赵氏有过几次交锋,每次都是她占了上风,现在,她自然也不会将赵氏放在眼里。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太太啊,太太不好好的在佛堂里呆着,出来做什么,您多年不管事了,这些事自然处理不了了。”冯姨娘满不在乎的说道。

    赵氏二话不说,只是看了自己身边的贴身嬷嬷一眼。

    那嬷嬷便走上前来,抓住冯姨娘,啪啪啪一顿耳光打了过去。

    冯姨娘被打蒙了,别说冯姨娘了,在场所有的人都有些懵了。

    冯姨娘反应过来之后,脸都被打肿了,她死死的盯着赵氏,似乎要把赵氏脸上盯出一个血窟窿来。

    “你凭什么打我?”冯姨娘凶巴巴的吼道。

    赵氏的神色淡淡的,:“就凭我是永毅侯夫人,正室太太,而你不过是一个贱妾罢了,别说我今日赏你耳光,我就是现在立刻打杀了你,你也就只能受着!”

    冯姨娘登时怔住了,她没想到赵氏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根本就是把她的脸面狠狠的踩到了脚下,她在永毅侯府得宠这么多年,永毅侯更是把她宠上了天,除了几位爷和姑娘,谁敢不把她放在眼里,这种委屈,她多少年都没受过了。

    冯姨娘抱着永毅侯的大腿,就开始哭,:“侯爷,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不然妾身可活不了了啊!”

    “不能活就去死,多简单的事情,来人,把冯姨娘拉下去,关进柴房里!”赵氏平静的吩咐道。

    果然,几个粗壮的婆子听到赵氏的话,就上来拉扯冯姨娘。

    冯姨娘呆住了,完全没想到赵氏会这样简单粗暴的对待自己。

    永毅侯也反应过来了。

    他最初的时候看到赵氏也愣住了,他是完全没想到会见到赵氏,他以为这辈子赵氏都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了,他其实对赵氏也是很内疚的。

    所以禁不住多看了赵氏几眼,一晃二十年过去了,赵氏还真的没有什么变化,除了眼神犹如一潭死水,因为自从她一进门,根本就没看自己一眼。

    想到这些,永毅侯也是有些心酸的,毕竟他们最初成亲的时候,还是很恩爱的。

    如今也是形同陌路了。

    现在听到赵氏要发落他的爱妾,自然是不能忍了。

    “住手,你们都当本侯是死人吗?”永毅侯怒吼道。

    赵氏的神情依旧平淡如水,:“侯爷,这些年,我都懒得管你的事情,更加懒得和上不得台面的人计较,只是今天这件事情,我不能忍了,凤姐儿是我一手带大的,和我亲生的无异,这个贱妇敢把主意打到凤姐儿的头上,我绝饶不了她,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总之,这个贱妇我不会让她活,你若是一味儿的阻拦,那就别怪我鱼死网破!”

    赵氏的话虽然说的决然,但是声音却平平静静的,没有一丝的波澜。

    永毅侯惊了一跳,她和赵氏也做夫妻做了这么多年,赵氏真不是心狠之人,但是有一点,赵氏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就像二十年前,她毅然决然的进了佛堂,再不理事,不管秦昭去求,秦玉凤去求,甚至她亲生的儿女去求,都没有改变她的决定。

    永毅侯知道赵氏的意思,就算她不同意,赵氏也一定会要了冯姨娘的命,不计任何代价,不管用任何方式。

    “侯爷,你可以听听外头的人都是怎么议论你的,什么难听的话都有,你戎马半生,却晚节不保,你自己不在乎,可是也要为儿孙们考虑一下吧,眼看你的孙子孙女儿都要议亲了,你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吗?这个贱妇是绝对留不得了,秦玉琳是你的女儿,我可以饶她不死,将她送到家庙里去,度过余生,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那么也没什么可说的。”

    赵氏的态度很是坚决,冯姨娘死,把秦玉琳送到家庙,就这两条。

    要说这永毅侯是真喜欢冯姨娘,他一般年纪了,冯姨娘还很年轻,而且又会伺候他,他是真的舍不得冯姨娘。

    “姨娘不过是小猫儿小狗儿一样的物件,没了这个,还有更好的,冯姨娘陪了你二十年,就算是猫狗儿也会有感情,我会给她体面,让她风风光光的走的。”赵氏继续说道。

    冯姨娘虽然很有魅力,但毕竟不年轻了,她的意思很清楚,可以在给永毅侯寻摸更年轻的,更水嫩的女子,但是,冯姨娘绝对不能活!

    永毅侯虽然很舍不得,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本侯累了,这件事交给太太来处理吧。”说罢就要抬腿离开。

    冯姨娘这一次是彻底的傻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永毅侯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抛弃了她们母女,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永毅侯。

    永毅侯却被人搀扶着离开了。

    冯姨娘想扑过去,却被几个粗壮的婆子给抓住了。

    永毅侯头也不回的走了,冯姨娘这才开始害怕起来。

    “你们几个将冯姨娘带下去吧。”赵氏吩咐道。

    冯姨娘一个用力,抱住了赵氏的大腿,哭道,:“太太,贱妾知道错了,求太太饶我一命吧,贱妾再也不敢与太太争宠了。”

    冯姨娘此刻才知道,她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够在永毅侯府耀武扬威,是因为赵氏不愿意和她计较,赵氏要是想要弄死她,她早就没活路了,可笑她还以为赵氏是怕了她,很明显在赵氏眼中,她什么都不是。

    一个婆子劈手对着冯姨娘甩了一个耳光,:“你算个什么东西,赶紧滚开。”说着狠狠的掰开冯姨娘的手,然后把冯姨娘给拖了下去。

    这整个过程,秦玉琳直接看傻了,秦玉琳本来满心满肺都以为自己可以给周明海做平妻的,可是没想到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她姨娘都没活路了!

    而且她还被父亲给抛弃了。

    她伏在地上,想要去救姨娘,可是也不敢开口,又担心自己的下场,只是低声抽泣着。

    冯姨娘哭天抢地的被弄走了,赵氏的目光才落到了秦玉琳身上,赵氏到底不是狠毒之人,:“我说过,你是侯爷的女儿,我不会要你的性命,你自此就去家庙吧,侯府会供养你一辈子。”

    秦玉琳咬着唇,轻声说道,:“我怀孕了。”

    这四个字,犹如惊雷一般的炸开了。

    秦玉凤一听,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赵氏的神色这才有些动容,不过秦大奶奶已经扶住了秦玉凤,将她放到一旁的软榻上。

    赵氏微微皱眉,:“几个月了?”

    秦玉琳答道,:“一个多月。”

    “打掉吧,你这个孩子,没有人会期待他的出生,你若是生下来,他也不过是来受苦的,打掉孩子,去家庙生活吧。”

    “不,我不要,姐夫,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说过会给我一个名分的,你忍心让我去做姑子吗?”秦玉琳看着周明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周明海此刻也顾不上秦玉琳了,他就是**上脑了,才会和秦玉琳好,秦玉凤可是他的结发妻子啊,现在秦玉凤这个样子,他都快后悔死了,还哪里有空打理秦玉琳啊!

    “把七姑娘带下去。”赵氏挥了挥手,秦玉琳也被拉扯着下去了。

    这件事情,因为有赵氏,很快就处理完了。

    冯姨娘死了,对外说的是病故,丧事也算是风光,正好借着冯姨娘病故,秦玉琳伤心过度,病倒了,然后就去赵氏的陪嫁庄子上养病了。

    而周明海和秦玉凤,以最快的速度置办了宅子,虽然位置不是很好,但也搬出去了。

    自此秦玉琳就销声匿迹了。

    萧紫语对这件事知道的这么清楚,也是源自于赵氏和萧大太太是表亲,赵氏是萧大太太的表姨母。

    前世,当萧清风把秦玉琳带回来的时候,萧大太太就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说过了。

    秦玉琳这样的女人若是进了萧家,那肯定是个祸害。

    前世的时候,秦玉琳勾搭上了萧清风,成功的登堂入室,给萧清风做了贵妾,并且还生了一儿一女,整日里和二太太斗得不可开交,秦玉琳直接复制了自己姨娘的老路,勾引的萧清风宠妾灭妻。

    萧老太太对秦玉琳十分反感,但是萧清风不是永毅侯。

    萧清风只是一个小官,没人管他宠妾灭妻,他想干啥都成,况且他只是在家里闹的厉害,没闹到外头去。

    主要是二太太太不容人,不过秦玉琳也不是个轻省的,反正二房就是一团乱帐。

    萧紫语前世的时候,也见过秦玉琳,算起来,秦玉琳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永毅侯府现在秦昭已经承袭爵位,老永毅侯不问世事,早就没有了秦玉琳立足之地。

    可即便如此,二太太还斗不过秦玉琳,真不知道这二太太是干什么吃的。

    “小姐可要过去瞧瞧?”萧静儿也闻到。

    萧紫语其实并不想搀和二房的事情,但是想想萧老太太的身体,前世的时候,若不是祖母操心太过,也不会早早的就离世。

    虽然知道自己此番去,肯定是费力不讨好,但是萧紫语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过去瞧瞧吧,二太太不个体谅人的人,她只顾着自己的性子来,肯定会闹的祖母头疼的。”

    萧静儿对此深表同意,二太太这个性子,也就仗着萧老太太是她亲姑母,若是换了别的婆母,只怕早就闹翻了。

    萧紫语带着萧静儿匆匆的来到了寿安堂,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萧二太太的哭诉声,:“老太太,您可是要给我做主啊,二老爷这番作为,是要将我们母子赶尽杀绝啊,家里一群姨娘通房,竟还要偷到外头去,太没天理了,您若是同意这样的一个贱人进门,那我可活不了啊,老太太,这个贱人不能进门,连带着那几个贱种咱们家也不能承认,否则我就要请父亲和大哥来主持公道!”

    萧紫语听着都觉得头大,这个二太太,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本来就是丑事,还要闹到自己娘家去,真是没脑子,老太太听了这话,肯定也是气的不轻吧,萧紫语叹了口气,带着萧静儿走了进去。(www.92txt.net 就爱网)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之妖娆毒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妖娆毒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妖娆毒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