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76 恶整柳若兰,宠妾灭妻。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 076 恶整柳若兰,宠妾灭妻。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076

    柳若兰这几天的日子过的相当的苦逼。

    从她第一眼看到陈妈妈和白术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陈妈妈和白术都是柳大太太的人,陈妈妈是她院子里的管事妈妈,基本上管理着院子里大小事务。

    因为是长者赐,所以陈妈妈很有脸面,连柳若兰也只能敬奉着她。

    白术也是前几年,她从柳老太太那里搬回来的时候,柳大太太拨到她院子里的,来之前是柳大太太房里的二等丫鬟,过来就升了一等大丫鬟,不管柳若兰心里是怎么想的,面子上对白术也是十分的好。

    但是终究,柳若兰从来没把白术和陈妈妈当作是自己人,她的心里,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白芷,这个从前侍候过她亲生母亲的人。

    柳若兰虽然万般的不情愿,但还是笑脸相迎,从面上一点儿都看不出不情愿呢。

    只是从这二人到来的那一天开始,柳若兰的苦日子也就来了。

    首先,说话不方便,陈妈妈和白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个人在柳若兰身边的时间是交错开来的,从柳若兰睁开眼睛,到睡着之前,她们两个总归有一个人会守在柳若兰身边。

    这就使得柳若兰十分郁闷,有的时候想跟白芷说个贴心话儿都不成。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的话,柳若兰还能忍,反正在柳家的时候也习惯了,只是她实在受不了,白术一天三顿的给自己做的药膳。

    并且还不让她吃水果,连茶水都喝不上一口。

    白术做的一手调理身体的药膳,而且十分的可口,她给柳若兰用的材料都是极好的,全部都是上好补身子的。

    这些东西,全都是萧大太太和萧紫语提供的,萧大太太和萧紫语很慷慨的对白术说,有什么需要尽管开了库房拿,库房若是没有的,就说一声,即可就会让人买了来。柳姑娘是在晋国公府病的,一定要好生调理柳姑娘的身子,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有了这些话,白术也就放开了,真是什么补身子给柳若兰做什么,而且一天三顿的吃,并且不带重样的。

    不过这才三四天的功夫,柳若兰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头几个月,她饭都吃不饱,这身子本来就弱,虽然在晋国公府住了些日子,饭能吃饱了,营养也能跟得上了,但这元气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补回来的。

    这样一天照着三顿的进补,自然是虚不受补,身体可受不了了。

    不单单是这样,白术很客气的说道,:“大姑娘受了风寒,这茶水和水果就先停一停,等身子好起来再说吧。”

    说的柳若兰和白芷都无法反驳。

    除了喝药,柳若兰就是吃药膳,这种日子,真的是生不如死。

    现在她每天吃药膳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头皮发麻,仿佛这山珍海味像毒药一般,吃下去之后,她是胃也不舒服,总之就是各种难受。

    只是另柳若兰没想到的是,到了第五天早上,她刚刚起身,白芷便进来侍候她洗漱。

    白芷刚刚看到柳若兰,手里的铜盆咣当一声就掉在了地上,紧接着白芷大喊道,:“姑娘,您的脸这是怎么了?”

    柳若兰原本是睡眼惺忪的,听到白芷的话,顿时也吓醒了,顾不得别的,直接冲到了铜镜跟前,仔细一看,也是三魂没了七魄,她不相信铜镜中的女人是自己,她原本白皙娇嫩的脸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红疹子,看着十分骇人。

    柳若兰一下子就把铜镜摔在了地上,哭着喊道,:“这不是我,这绝对不是我,我的脸啊!”

    柳若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陈妈妈和白术。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到柳若兰的样子,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陈妈妈忙走过去,将柳若兰扶起来,然后开始呵斥白芷,:“你这蹄子,姑娘还病着呢,你就眼看着姑娘在这儿受风吗?”

    白术忙拿过衣服披在柳若兰身上,关切的说道,:“姑娘好歹顾念自己的身子,咱们先请大夫来瞧瞧,也不是什么大事。”

    柳若兰听到二人这般云淡风轻,气的一下子就甩开了陈妈妈和白术,厉声喝道,:“不是什么大事,我的脸都成了这副样子,你竟然跟我说不是什么大事,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好,我告诉你,若不是一天三顿吃你做的药膳,我也不会成了这副鬼样子,我的脸若是好不了了,你也休想好过,我虽然在柳家不得宠,但好歹也是正经嫡出的姑娘,想弄死你这个奴才还是绰绰有余的!”

    柳若兰在人前,一向都是柔弱温和的形象,这样疾言厉色的说话,还是头一次。

    可见真是着急了,这女子最珍视的就是自己的容貌,脸成了这副样子,只怕她这会子杀人的心都有吧。

    只是白术并不害怕,她根本就没把柳若兰放在眼里,若是没有柳大太太,没有萧紫语的默许,她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算计柳若兰。

    其实她也没有做什么,柳若兰的身子虚,她做的药膳都是大补之物,并不是很适合生病的人吃,这样吃几天,补过了,有内火自然是要发出来的,只是她没想到,柳若兰竟然全都发到脸上了,毕竟每个人上火的症状也是不同的。

    陈妈妈听了这话,带着几分不冷不热的语气说道,:“姑娘这是怎么活儿说的,咱们怎么就不盼着姑娘好了,若是不盼着姑娘好,白术会这么细心照顾姑娘的身子吗?姑娘这脸虽说是出了些状况,可横竖也没看过大夫,姑娘可不能将这么大顶帽子就扣到咱们身上,太太和老太太让咱们过来照顾姑娘,心里都惦记着姑娘呢!”

    柳若兰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了,这个老刁奴,竟然拿柳老太太和柳大太太来压她。

    柳若兰调整了一下心思,没有再发脾气,只是对白芷说:“去请大夫来。”

    白芷早就惊呆了,听到这话,才匆匆忙忙的去了。

    柳若兰也觉得身上有些凉,忙重新回到了床上。

    柳若兰这边的闹剧,萧紫语自然是听说了,不用白芷去请,萧紫语就让府医过来给柳若兰瞧病了,来的不是李大夫,可能在晋国公府做府医的,医术自然也差不了。

    大夫很快就下了结论,没什么大事,只是上火罢了,开了几副药,喝上几天,等火消了,自然这些红疹子就慢慢的退了。

    柳若兰这才放下心来,她料想白术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毁了自己的脸。

    柳大太太就算在恨毒了自己,也不可能在萧家对自己怎么样的,况且,上头还有柳老太太呢,老太太就是再不待见自己,自己终归也是柳家的嫡出姑娘,她有才有貌,不管怎么样,以后对柳家也是一份助力。

    当然,白术的确没想过毁了柳若兰的脸,她这样做,也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柳大太太虽然没明说,可她跟了柳大太太这么多年,柳大太太心里想什么,她很清楚。

    大夫走了之后,柳若兰直接冷冷的对陈妈妈和白术说道,:“你们下去吧,本姑娘想单独呆一会儿!”

    陈妈妈仗着自己资历老,还想说话。

    柳若兰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摔了过去,:“陈妈妈,你最好知晓自己的本分,我是主子,你是奴才,我敬你是太太给的,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倚老卖老,你若不听我的,我立刻就去回了太太,你这样的奴才,我可是不敢用的!”

    陈妈妈听得心里冒火,但是终归还是不敢再惹柳若兰,这才和白术行礼退下了。

    柳若兰的脸色阴沉的很,白芷在一旁陪着,也是长吁短叹的,很是着急。

    柳若兰恨恨的说道,:“她们这是不给我活路啊!”柳若兰说着,脸上两行清泪慢慢落了下来,:“两个奴才,都这般的嚣张跋扈,这般的作践我,我若是回了柳家,还能有活路吗?”

    白芷想了想说道,:“奴婢想着萧三姑娘还是关心姑娘的,奴婢还没出远门呢,这大夫就过来,若不是三姑娘请来的,又能是谁呢?”

    柳若兰却摇了摇头,:“萧紫语若是真的关心我,我这儿都闹了这么久了,她肯定早就过来了,如今打发了大夫过来,也不过是面上情罢了,只是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哪里惹了她,让她这般疏远我呢?”

    这是柳若兰怎么都想不通的一件事情,她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算计了萧紫晴和萧紫云,这没错,即便是萧紫语发现了,也不该这样恼我啊?横竖她和萧紫晴和萧紫云的关系也不好,难道会为了这两个人生了我的气?”柳若兰自言自语的说道。

    柳若兰想不通,白芷就更想不通了。

    “姑娘比奴婢聪明百倍,姑娘想不到的事情,这奴婢就跟不明白了。”白芷说道。

    柳若兰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想了,横竖已经是这样了,你下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白芷有些不放心,:“奴婢就在外头,姑娘有事喊一声就可以。”

    柳若兰点了点头,挥手道,:“下去吧。”

    而这边陈妈妈和白术也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陈妈妈一进房门就忍不住骂道,:“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牌面上的人,在老娘面前装腔作势,我呸!”

    陈妈妈是柳大太太的陪房,也算得上是柳大太太的心腹,不过当初柳大太太将陈妈妈给了柳若兰的时候,满心的都是好意,想让陈妈妈好生照顾柳若兰,陈妈妈做事勤快,妥帖。

    只是从一开始柳若兰对陈妈妈就很是防备,面上虽然客客气气的,也让她管着院子里的事情,不过内心却从未重用过陈妈妈。

    到了后来,发生了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陈妈妈就成了柳大太太眼线,白术来的比陈妈妈晚一些,很明显,她就是柳大太太安插到柳若兰身边的人,而且是明目张胆的安插过来的。

    这两人自然一拍即合,抱成了团,来遏制柳若兰。

    柳大太太和柳若兰在柳家的地位,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瞧得出来,陈妈妈和白术都是聪明人,前头太太的家世不算好,陪嫁也不多,最奇葩的是前头太太过世之后,娘家竟然来索要陪嫁。

    虽然柳若兰的母亲也是莫家的一支,但却是旁支,而且日子越过越难,加上如今当家人是柳若兰母亲的庶出弟弟,自然是没什么感情可言的。

    柳老太太不想在这上头扯皮,做主就把嫁妆都原数奉还了回去,照理说,母亲亡故后,这些嫁妆应该是柳若兰的,只是那个时候柳若兰还小,自然没有话语权,因为这个,柳大老爷,也就是柳如兰的父亲,一直和莫家堵着一口气,对女儿也不上心,仿佛是有一层隔阂。

    当然,当初他和原配妻子的感情也不深,柳若兰的母亲莫氏,容貌生的不差,性子也温和,只是木讷古板了些,什么都是一板一眼的,他们本来就是盲婚哑嫁,全靠女人的手段去俘获男人的心。

    莫氏却不屑于伏低做小,虽然面子上做的很好,但两个人却从未交过心,以至于莫氏死后,柳大老爷也没有多少悲痛。

    被小舅子闹的没了脸面,连女儿也不在乎了。

    光是因为这些,柳若兰在家里就够抬不起头来的了,当然,如果没有这些缘故,柳若兰也未必这么心急,想要在柳家出头。

    只是这般恶性循环下去,柳若兰只是把自己折腾的越来越惨了。

    她在府中没有心腹,唯一对她衷心的也只有白芷,她院子里其他的人,都是效忠柳大太太的。

    毕竟没有人是傻子,柳若兰各方面的战斗力都太差了,根本就赢不过柳大太太。

    白术也十分瞧不上柳若兰,她跟了柳大太太多年,对柳大太太的脾气秉性都很了解,柳大太太也是难得的贤惠人,当初对柳若兰也是尽心尽力了的,做到了一个继母做的一切。

    可柳若兰呢,背地里偷偷算计不说,还害的二姑娘从树上摔下来,这腿差一点就留下残疾了,柳大太太若是还能容她,这才有鬼了!

    柳若兰触碰了一个母亲的逆鳞,有这个下场也是活该。

    “妈妈不必和她计较,你瞧她那副样子,神憎鬼厌的,只怕萧三姑娘也是厌恶了她,这才放任我们行事呢。”白术一脸嫌恶。

    陈妈妈冷哼了一声,:“这般不知好歹,总想着算计别人,拿别人的好心当驴肝肺,这种白眼儿狼,就不配活着,真不明白太太为何还对她如此宽容,要是依着我说,不如直接弄死了算了!”

    白术忙拦住了陈妈妈的话,:“妈妈慎言,这话若是被别人听了去,可是要给太太招祸的,太太是贤惠人,怎么能担上这样的名声呢!”

    陈妈妈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说道,:“是我鲁莽了。”

    “陈妈妈,咱们是太太的人,自然要替太太分忧,我忖度着太太也是想小惩大诫一番,这毕竟在萧家,若是做的过分了,也会妨碍了太太的名声。”

    “这是自然,那药膳从今个儿就停了吧,横竖她这脸也要一段日子才能好,让她消停几天也是好的,省的整日里调三窝四的,让人看着就恶心。”陈妈妈也是十分的瞧不上柳若兰的做派。

    白术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萧紫语那边早就得到了消息,听说柳若兰长了一脸的红疹子,萧静儿倒是十分解气,说道,:“没想到这柳大太太的人,还真挺有几分本事的,这才几天啊,就狠狠的教训了柳若兰一顿,听着就解气啊!”

    女子最珍视自己的容貌,哪怕知道能好起来,可心里也难免会担心,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真的不好过。

    萧紫语不可置否,:“柳大太太管着偌大的柳家,若是没有几分手段,哪里就能成了,柳若兰和柳大太太作对,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别的不说,她的亲事还在柳大太太手里捏着呢,即便是上头有柳老太太,可柳老太太根本就是个势力的,若是柳大太太给她寻一门外头风光,内里却糟糕无比的亲事,想来柳老太太也不会反对。

    只是这婚姻却是两个人一辈子的事情,柳若兰进了火坑,到时候连哭都找不着坟头。

    “小姐,咱们要不要去见见柳若兰啊,看看她的脸到底成什么样子了?”萧静儿显然对这件事情很是好奇。

    “我不去了,你若是想去,拿上一些补品过去瞧瞧就得了。”萧紫语掩嘴笑道。

    萧静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姐,您这也太过分了吧,她本来就是虚不受补,补得太过的了,您还让我带补品去,您还怕气不死她啊!”

    萧紫语只问了一句,:“那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萧静儿立刻点头,:“去,当然去!”这种看好戏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呢?她本来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萧静儿果然开了库房,拿了一堆补品去了东厢房。

    柳若兰正在里头休息,白芷倒是在外头,见到萧静儿来了,后面还带着一个丫头捧着一堆东西。

    白芷心中不禁浮上一丝艳羡,同样都是侍候嫡出姑娘的,萧静儿可是比自己强太多了。

    看萧静儿的穿着打扮,衣料全是上好的,看样子,和萧紫语穿的除了花样和款式不大一样,其余的竟也不差什么。

    这姑娘们身边的丫头,即便是一等丫鬟,也是穿着丫鬟的比肩,但是萧静儿则不同,很明显就是主子款的打扮,替也听底下丫头们说过,这是萧静儿的特权,这府中,根本没有人把她当丫头看,就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也会叫她一声静姑娘。

    白芷实在羡慕极了,她本来也不是心思多么深沉的人,这种心思自然也就暴露了出来。

    萧静儿扬唇笑了笑,她是个极为聪慧的人,自然能看得出来白芷的想法。

    她心里很感激萧紫语,当初是萧紫语和萧大太太救了她,虽说是留在萧紫语身边当了丫头,但是享受的却是姑娘的待遇,并且萧紫语还让她随了萧姓,算起来也是萧家的人了。

    “柳姑娘怎么了?”萧静儿问道。

    白芷忙答道,:“静姑娘来了,我家姑娘刚服了药,在里头歇着呢,我去给静姑娘通报一声吧。”

    萧静儿点点头,:“那是自然,劳烦姐姐了。”

    白芷忙不迭的摇头,:“不麻烦。”然后就转身进了里间。

    柳若兰哪里就睡得着呢,心里烦闷的不行,她对以后的生活真的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若是回了柳家该怎么办呢?

    白芷推门进来,说道,:“姑娘,萧静儿来了。”

    柳若兰忙收起了长吁短叹的模样,整理了一下仪容,说道,:“请静姑娘进来。”

    白芷请了萧静儿进了内室。

    萧静儿笑意融融的走过去,福了福身说道,:“我家小姐听说柳姑娘病了,特地开了库房,找出了不少补品,叫我送过来,给柳姑娘补补身子。”

    柳若兰此刻已经带了面纱,额头上的红疹子并不多,所以看上去和寻常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原本柳若兰还是有几分笑意的,听到萧静儿这话,差点吐血,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了。

    萧静儿很满意柳若兰的反应,虽然带着面纱,但是也阻挡不住,只不过她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心里偷笑罢了。

    她就是故意的,估摸着满府的人都知道柳若兰是补过了头,因为内火的缘故起了一脸的红疹子,她现在来送补品,就是故意让柳若兰闹心的。

    柳若兰双手狠狠的攥着锦被,气的几乎呕出一大碗血来,只是到底是装腔作势惯了的人,脸上的怒容一闪而逝,却换了笑意说道,:“真是谢谢姐姐的关心了。”

    “白芷,收下吧。”柳若兰吩咐道。

    白芷就掩饰的没这么好了,脸上愤愤不平的样子很明显,似乎很是生气,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柳若兰用眼神阻止了。

    萧静儿看够了这主仆二人的表现,又想起来的时候萧紫语的话,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柳姑娘,柳大太太让人传话来,说明天会来接柳姑娘回府,让柳姑娘收拾一下行装。”

    柳若兰一听,顿时怔住了,这才几天的功夫,就要接她回去,也实在是太快了吧,她还没想好对策呢,回了柳家,该怎么办啊?

    柳若兰刚想说话,萧静儿再次说道,:“柳大太太说柳老太太惦记着柳姑娘,让柳姑娘回去好生将养着。”

    这次柳若兰说不出话来了,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她还能死赖着不走吗?

    很明显,不单单是萧紫语,柳老太太,柳大太太这三方人,都想要让自己离开萧家。

    柳若兰咬着唇,脸上尽量装作毫不在意,轻声说道,:“静姑娘放心吧,我心中有数,赶明儿一早就会跟随太太离开,不让姐姐为难。”

    萧静儿是极其瞧不上柳若兰这副做派来,忍不住反驳道,:“柳姑娘这话我倒是有几分不明白了,我家小姐有什么为难的?柳姑娘是柳家嫡出的姑娘,回去难道不应该吗?”

    柳若兰没想到萧静儿连这最基本的面子都不想保持了,一时间也是有些尴尬,她其实心中也是有气的,她这么不想离开,这么需要萧紫语的帮助,萧紫语却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推出去了,她实在是对萧紫语太失望了。

    要说这柳若兰也实在太自恋,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人家凭什么要予取予求的帮助你,更何况你还存着算计别人的心思,把别人当傻子,当枪使,什么好处都是自己占了,这个凭什么啊?

    柳若兰勉强笑了笑,说道,:“是我说错话了,静姑娘可别见怪。”

    萧静儿这才不说话,只是说了句,:“柳姑娘好生休息吧,我先回了。”说罢转身离开了。

    萧静儿一走,柳若兰的脸色这才完全拉了下来,冷哼道,:“一个两个的都到本姑娘面前摆架子,什么东西,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在得宠,也不过是丫鬟罢了,还能上天不成!”

    柳若兰其实也十分嫉妒萧静儿,萧静儿的穿着打扮,行动气度,长相容貌,一点儿都不输她,而且她的衣着首饰,竟然比她还要精致,高档许多,这怎么能不让柳若兰心结呢。

    她可是柳家的嫡出姑娘,萧静儿不过是萧家捡来一个野丫头罢了。

    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可人家萧静儿活的比她滋润多了。

    她倒是不信了,一个野丫头,将来能有什么好出路,难不成要跟着萧紫语嫁出去,做通房,做妾?

    她倒是要看看萧紫语和萧静儿能不能这一辈子都这么和睦,她真希望两个人可以互相算计到死!

    柳若兰大概永远都想不到,前世的萧静儿的确和萧紫语共事一夫,并且也真的是做了妾室,只是到死的那一刻,萧静儿这心中只有萧紫语一个人。

    这份情谊,让萧紫语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而这种情谊,也是柳若兰永远都不能理解的。

    “姑娘,您别气,您看她那副张狂的样子,得意不了多久的。”白芷安慰道,她自然也巴不得萧静儿倒霉的,同样都是丫鬟,萧静儿凭什么就过的这么滋润啊。

    萧静儿才不会理会柳若兰主仆在背后怎么编排她,此刻她心中倒是也十分的舒坦,看到柳若兰吃瘪,她心里就舒服。

    因为这个柳若兰也实在是太可恶了,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啊,算计到小姐头上了,不整死你才怪。

    萧静儿高高兴兴的回到了静馨阁的正房,萧紫语正在书桌前练字。

    萧紫语穿着鹅黄色的碎花袄裙,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别着一根八宝琉璃簪子,长长的流苏垂下来,淡淡的妆容衬得她倾国倾城。

    虽然是一身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妆容和打扮,却美的令人窒息。

    连同为女子的萧静儿都忍不住为此侧目,有些痴痴的看着萧紫语。

    萧紫语将毛笔沾的饱满,很专注的在纸上写着。

    她下笔有神,苍劲有力,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旁白时候的正是绣青,绣青只是低头沉默的研磨,房间里一片安静祥和。

    萧静儿慢慢走过去,轻声说道,:“我来吧,你下去吧。:”

    绣青和绣心都是十五岁,比萧静儿和萧紫语年长几岁,但是绣青和绣心对萧静儿也同样的尊敬。

    她们都把萧静儿当作半个主子对待,:“好的,静姑娘,我先出去了。”

    萧静儿继续研磨,萧紫语也没说话,继续专注的写着字。

    过了良久,萧紫语才放下笔,一篇字已经写好了。

    “梅花小篆,小姐的最爱,只是我竟不知道,小姐的字些的越发的精进了。”萧静儿赞叹道。

    萧紫语笑笑不语,能不精进吗?前世的无数个夜晚,她都是靠着练字来打发时间的。

    宇文逸虽然待她不错,也不会冷落她,但是东宫的女人实在太多了,背后各自有各自的势力,宇文逸每月有十来天能歇在她这里,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剩下快二十天的时间,她都是独守空房。

    她内心的煎熬,谁能知晓,她要殚精竭虑的帮宇文逸管理好东宫的内院,那些一个个都不省心的女人,一个个都想取自己而代之的女人。

    很多时候,都是萧静儿陪在她身边,她们两个就像今天这样子,度过一天又一天。

    “慢慢的也就写成这样子了。”萧紫语的语气带着几分落寞。

    萧静儿也没在纠结这些,只是扬唇笑道,:“小姐,今天可算是出了口恶气,柳若兰都快憋死了,可却只能笑脸相对,她也不怕憋出内伤来了。”

    萧紫语倒是不意外,:“她若是不能装,柳大太太也不会这么容不下她了,算了,先不管她了,她明天走了之后,自有人收拾她,不需要咱们操心了。”

    萧静儿有些不甘心,说道,:“小姐,咱们是不是太便宜她了,让她在这儿调三窝四的,就这么走了?”

    “无所谓,她在柳家肯定不会消停,到时候只会自己作死,合适的时候,我也会推波助澜一下,帮一把柳大太太。”萧紫语无所谓的说道。

    萧静儿一向听萧紫语的,自然也不会提出反对意见。

    “静儿,陪我下盘棋吧。”萧紫语抬头说道。

    萧静儿连连摇头,:“不下,绝对不下。”萧静儿实在是不想和萧紫语下棋了,每次都会输,她实在受不了这个打击。

    萧紫语偷笑了一下,萧静儿这副样子真的挺可爱的。

    “好啦,我不逗你了,不下了,咱们出去逛逛吧。”

    “这个可以,奴婢陪着小姐。”萧静儿说着,要去那萧紫语的大氅。

    却看到门帘子被打起来,绣心却走了进来。

    绣心脸色有些凝重,走过来说道,:“姑娘,出事了。”

    萧紫语脸色未免,只是问道,:“怎么了?”

    “二太太那边闹起来了。”绣心直接说道。

    萧静儿神色一怔,说道,:“为什么闹起来的?”

    绣心摇头,:“二太太是在老太太那里闹起来的,静姑娘知道老太太的寿安堂,个个都嘴严,根本就探不出身口风来,奴婢只是打听着仿佛是跟二老爷有关系,二太太在里头闹的很厉害,奴婢想来问问姑娘要不要过去瞧瞧?”

    其实绣心也很犹豫,这样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萧紫语,只是绣心知道萧紫语对老太太的感情,二太太闹起来是什么都不顾的,她也怕会气着了老太太,毕竟老太太年纪也不小了。

    听了这话,萧紫语脸色也阴沉起来,她依稀搜索着上一世的记忆,二太太大闹寿安堂。

    她没记得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在萧二太太的心中,最重要的就是萧紫云,还有就是自己这个二太太的脸面,只怕二叔在她眼里,也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萧紫语在萧老太太那里学规矩,她肯定不会因为萧紫语去闹腾的,若是与二叔有关系,只怕肯定是为了她的脸面。

    萧紫语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终于记起来了,肯定是为了那件事。

    可想想不对啊,那件事,是三年之后才闹出来的,怎么会提前到现在了呢?

    萧紫语还清楚的记得上一世的时候,她的好二叔,萧清风竟然瞒着所有的人,在外头养了一个外室。

    关键是这个外室,竟然还是永毅侯府的庶出。

    即便是庶出,也是正儿八经的侯府姑娘。

    只是这位勇毅侯府的姑娘,也是一个极其麻烦的人物。

    老永毅侯秦国忠,现在年过六十,当初在朝堂上也算是一号人物,只是如今已经荣养在家了。

    秦家的后辈里没有特别出色的,不咸不淡的在朝堂上混着闲职。

    不过老永毅侯从前还是很得人尊敬的,尤其是和晋国公萧正明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秦玉琳,是秦国忠最小的女儿,她四十多岁上才得了这个女儿,是他最得宠的小妾,冯姨娘所出。

    这个冯姨娘出身低贱,是从烟花之地出来的,一身的妩媚风流,并且还读书识字,永毅侯爱的不行,得了这个宝贝之后,再也不去别的姨娘房里了。

    永毅侯夫人原本也是继室,比永毅侯小了十来岁,当时不过才年过三十,看着丈夫宠爱这么个狐狸精,心里也是很不舒服。

    当时永毅侯的嫡长子都比这冯姨娘年纪大,冯姨娘生的花容月貌,打小儿在那种地方长起来的,自然学了一身风流本领,天天伺候的永毅侯心猿意马,几乎天天泡在她房里。

    俗话说,集宠与一身,也就集怨于一身。

    永毅侯除了正妻赵氏,后院还有四个姨娘,三个通房,这就是八个女人,八个女人都守了空房,如何心里舒服。

    所以这永毅侯的后院有多么的乌烟瘴气,可想而知。

    永毅侯夫人赵氏原本是想给冯姨娘灌了绝子汤以绝后患,她也不是很心狠的,不然弄死了冯姨娘也就一了百了了。只是没想到却被冯姨娘察觉了,算计了一把,被永毅侯抓了个正着。

    这下子可闹开了,永毅侯正是宠爱冯姨娘的时候,被她弄得五迷三道的,这时候只怕冯姨娘要天上的醒醒,他也会去给摘下来。

    虽然赵氏三十来岁,也是正当年,只是比起冯姨娘,那真是不能看了,赵氏生了三个孩子,而且最小的那个,才生了一年,这身材还有些臃肿,胸部也下垂了,冯姨娘才十七岁,花骨朵儿一样的年纪,到处娇嫩的不行,而且还杨柳细腰,该丰润的地方丰润,该苗条的地方苗条。

    如此尤物,十个赵氏也抵不过啊!

    永毅侯当场就甩了赵氏两个耳刮子,把赵氏打的不知所措,愣在当场。

    她嫁给永毅侯也十多年了,孩子都生了三个了,她的出身不好,是庶出,不然也不会给人当继室。

    前头太太留下了一儿一女龙凤胎,她进门的时候,年纪都还不大,要说这赵氏也是个贤惠人,对这对兄妹视如己出,而这对兄妹也把继母当作亲生母亲来敬爱,后来赵氏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这兄妹五个人,感情甚笃,根本就看不出不是一个娘的孩子。

    永毅侯虽然也有其他的庶出,但是一娘们在赵氏的打压之下,也都安分守己,她比永毅侯小了十来岁,老夫少妻,感情一直都不错,其乐融融。

    赵氏如何也不曾想过,永毅侯竟然为了一个的出身如此低贱的姨娘,当众打自己耳光。

    只是赵氏是正房太太,始终都保持着正室太太应该有的风度,她没有大吵大闹,只是冷笑着看着永毅侯,这个和她生活了十几年的丈夫,仿佛不认得他一般。

    永毅侯被赵氏看的有些心虚,他也是气疯了,主要是冯姨娘哭的太可怜了,他现在满心满肺都是冯姨娘,如何能不生气呢?

    冯姨娘跟了他时间不长,但是十分会哄人,而且她将自己的身世说的无比的凄惨。

    又在床上尽心尽力的伺候永毅侯,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永毅侯自然是对她怜惜的不行。

    永毅侯觉得赵氏太不容人,冯姨娘这种出身,即便是生了孩子,也只是个妾室,如何能越过赵氏去呢,她何必这么残忍,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下此毒手呢!

    要不说,这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呢,永毅侯这会子是没有一点理智可言了。

    赵氏什么都没说,转头就离开了。

    第二天,赵氏就把府中一切的事情都交给了大儿媳妇,也就是永毅侯世子的夫人。

    永毅侯世子当时也刚十八岁,才娶妻一年,他母亲过世的时他才三岁,继母进门的时候,才六岁。

    赵氏比他大了十来岁,但当时却对他十分的照顾,和亲生母亲无异。

    永毅侯世子秦昭对赵氏十分敬爱,听说这事,就和妻子一道来求见赵氏。

    赵氏心如死灰,死活不肯在主持府中中馈,连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也不管了,只交给秦昭夫妇抚养。

    秦昭无法,只是叮嘱了妻子好生照顾弟弟。

    再后来,赵氏就整日里的呆在佛堂里,并且放出话来,和永毅侯再不相见。

    当时永毅侯心里只有冯姨娘一个人,也不在乎这些了,后来冯姨娘怀孕了,即便是怀着孕,永毅侯也没到过别人房里,天天陪着冯姨娘。

    十月怀胎,冯姨娘生了一个姑娘,是永毅侯府最小的姑娘,排行第七。那个时候,永毅侯世子的儿子都三岁了。

    这位秦七姑娘十三岁时出落的貌美如花,而且跟她母亲一样,一身的妩媚风流。

    永毅侯喜欢的不行了,这十几年冯姨娘的容貌没有半分的变化,身材却更加的迷人了,明明快三十了,看着却跟二十岁的少妇一样,特别有滋味儿。

    冯姨娘这些年是专房之宠,永毅侯再也没去过别的女人房里,所以爱屋及乌,对这个女儿也是疼到了骨子里。

    不过有一件难事,这位秦七姑娘到了十六岁了,还是无人问津,亲事每个着落

    这可愁怀了永毅侯和冯姨娘。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永毅侯这些年宠妾灭妻,已经成了帝都的大笑话,冯姨娘出身低贱,她生出来的女儿,谁愿意娶。

    为此,冯姨娘整日的以泪洗面,永毅侯几乎愁的白了头。(www.92txt.net 就爱网)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之妖娆毒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妖娆毒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妖娆毒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