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075 柳若兰犯贱,萧紫语整治(求首订)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 075 柳若兰犯贱,萧紫语整治(求首订)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075

    要说这柳若兰也真的是很会钻空子,这才四五天的功夫,就已经养好了伤,出来蹦跶了。

    也许是这几日,自己和太太都有些冷着她,被她感觉出来了,所以才会这样慌不择路的跑出来露脸?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萧紫语觉得自己对柳若兰是越来越没耐性了,原本她想要一次性的收拾了柳若兰,让她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可现在,萧紫语却连多看一眼柳若兰都觉得烦腻的很。

    这是在萧家,在她的家里,她凭什么还要让柳若兰在这里呆着,不知道,为什么,萧紫语突然不想再忍下去了。

    萧静儿的脸色也不大好看,前几日的时候,小姐还吩咐过,等柳若兰身子好些了,就让她搬回静馨阁的东厢房去,可还没等消停几天,柳若兰竟然又出来蹦跶了。

    “小姐,您先别生气。”萧静儿低声说道。

    萧紫语冷哼了一声,旁边的丫鬟看样不好,早就低下头,忙打起帘子来,让萧紫语和萧静儿进去。

    果然,一进门,就看到柳若兰端端正正的跪在堂下,看样子也是刚刚过来。

    萧景宸也已经到了,正坐在萧大太太一旁。

    柳若兰的伤看样子已经好了许多脸上的伤痕基本上是看不出来了,可见萧大太太也是真的疼惜柳若兰,给柳若兰用的药都是最好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见效这么快。

    萧紫语慢慢的走到柳若兰身边,似笑非笑道,:“兰妹妹身子好了吗?这几日我想着兰妹妹要好生调养身子,所以也不曾去打扰,不曾想兰妹妹竟然恢复的这么快?”

    柳若兰听着萧紫语的语气,一时间,竟然也听不出是个什么态度来?

    她有些吃不准萧紫语的态度如何,照理说,她也没做什么不妥的事情,她住在萧大太太的此间里,身子好些了,过来请个安,也没有什么对的啊,如果说唯一有些不妥的事情,就是正巧赶上萧景宸也过来了。

    可她为的就是这个偶遇啊,能够偶遇到萧景宸。

    柳若兰虽然才只有十一岁,但是她随了自己的母亲,天生早熟,早早的身子就发育了,而且她的月信每月都会如期而至,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姑娘了,尽管这几个月被柳大太太收拾,瘦成了纸片人,只是显得人更加苗条了。

    她长得也不差,萧景宸也不过是十五岁的少年,而且出身尊贵,高高在上,天资聪颖,前途无量,总之各种光环笼罩着萧景宸。

    这让柳若兰如何不心动呢?萧景宸如今在我国子监,半月才回家一次,也不过待四五天,她借助萧家,近水楼台,若是不抓住机会,可真就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了。

    她觉得依着自己的才貌,引起萧景宸的兴趣,应该还是不难的,不管成不成,她都要试一试。

    如果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就再也不用愁了,万一不成,她才十一岁,只要不做的太过分,肯定不会疑心到她身上的。

    况且萧大太太是个心慈的人,性子也极为直爽,只怕更加不会多想。

    所以她才会过来的。

    但是现在看到萧紫语,倒是有几分的心虚了,毕竟她惦记的是人家的亲哥哥。

    只是柳若兰虽然心思转了好几道,但终究也不敢多耽搁,忙陪着笑对萧紫语说道,:“劳烦姐姐关心我了,我的身子是大好了,该先去给姐姐请安的。”

    萧紫语示意萧静儿将柳若兰扶起来。

    萧静儿自然心领神会,忙上前搀起了柳若兰,说道,:“柳姑娘身子刚好些,还是起来吧,太太一向心慈,自然见不得这些的。”

    萧大太太也忙说道,:“就是,我都说让她不必多礼了,谁知道这孩子也忒守礼了,非得行大礼不可。”

    柳若兰咬着唇站了起来,但仍旧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萧景宸对柳若兰十分无感,其实不单单是对柳若兰,他对家中的这些妹妹,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当然,除却一母同胞的萧紫语。

    虽然柳若兰明面上是萧紫语的好朋友,但萧景宸也不会多看一眼。

    萧紫语不再管柳若兰,直接走到了萧大太太身边,上前拉住了萧大太太的手臂,说道,:“母亲,七弟越发的好玩了,不过怎么还是如此能睡?”

    萧大太太提起幼子,表情禁不住更加的温软了,:“你七弟打小儿就别的孩子能吃能睡,长得也粗壮些。我都有些抱不动他了呢。”

    不得不说,萧景昊才一岁,身量比同龄的孩子高一些,就连体重也超不少,简直就是一个肉乎乎的小圆球,真的是可爱的紧。

    “能吃能睡好啊,小孩子这个时候是最无忧无虑的,想来七爷是个有福的呢。”柳若兰在一旁接口说道,然后却是一脸愁绪的模样。

    萧大太太看着柳若兰,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定然也是想到自己的身世,才会如此自怜吧。

    在萧大太太看来,柳若兰的身世的确是很可怜的,一岁就没了亲娘,落在继母手里长大的,能有几个好,萧大太太以己度人,她觉得自己算是很宽厚的嫡母了,但有的时候,看到其他的庶子庶女,说心里不泛酸是假的,谁能把丈夫和别的女人所生的孩子,当作是自己的呢。

    萧大太太自问是做不到的,估摸着这全天下的女人,也没有几个能够做到的,所以谁也别说了。

    萧大太太想到这些,心里也有几分怜惜柳若兰,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上一次萧紫语对着她撒娇耍痴了一番,萧大太太自然不会让自己女儿觉得不舒服。

    萧大太太只是笑笑说道,:“柳姑娘也是有福气的,这么标致的姑娘,谁见了不喜欢啊?”

    柳若兰听了,心中一怔,这样客套的场面话,她就是再傻也能听得出来,照理说不应该啊,萧大太太不是最心善,心软的人吗?看着自己刚才的样子,应该会很怜惜才对,怎么却说出了一套场面话呢?

    柳若兰正在发呆,萧紫语却看着柳若兰就烦躁的很,:“兰妹妹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不如搬回静馨阁去吧,好几日不见妹妹了,我还怪想的慌呢。”

    “好,姐姐的吩咐,妹妹自当遵从。”柳若兰除了答应,还能说什么呢?她本来在萧大太太这里也是暂住而已。

    只是回了静馨阁,就再也没有机会讨好萧大太太了,她总觉得自己这顿打好像白挨了。

    她养伤期间,萧老太太除了打发身边的丫鬟来送补品,根本就不怎么过问,这几天萧大太太也不曾出现,连萧紫语都不来了,她这才心惊胆战的出来刷存在感。

    不单单是在萧景宸面前刷存在感,是在众人面前刷存在感。

    “静儿,好生了送了六姑娘回去,柳姑娘身子弱,经不得风,你可要好生侍候!”萧紫语郑重的叮嘱道。

    柳若兰听了这话,只好咬唇,低着头跟着萧静儿走了,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她在萧家,唯一依附着的人,就只有萧紫语。

    萧紫语看似对她十分关切,十分的亲近,可是柳若兰却觉得如何都看不透萧紫语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柳若兰走了之后,萧紫语才觉得这房里的空气清新起来。

    她对柳若兰的感觉和对宇文逸差不多,有他们的地方,似乎连空气都是脏的,她连呼吸一下,都觉得难受。

    现在人走了,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

    萧紫语不管柳若兰今天跑出来是为了什么,不管她想算计什么,萧紫语都先把她的想法给掐死在萌芽状态。

    萧紫语现在有些明白了,柳若兰大抵是何柳大太太斗智斗勇了这几年,多少也有些脑子,回想上一世的时候,柳若兰很得柳老太太的欢心,柳大太太即便想为难她,也要考虑一下,可这一世,似乎有些不同,加上自己也没有那样尽心尽力的维护柳若兰。

    所以柳若兰在柳家的日子不好过,这倒是成就了柳若兰,让柳若兰的心思比上一世要沉稳多了。

    所以,即便萧紫语冷落她,有意晾着她,柳若兰也不会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有些棘手了,难道嗨哟一直让柳若兰在小家呆着不成,那真是要活活的把自己给恶心死算了。

    看来不用点手段逼迫她是不成了。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如今,只怕柳大太太也恨柳若兰恨的牙根儿疼了吧。

    柳若兰越过她这个继母,通过柳老太太,直接躲到了萧家,躲过了柳大太太的整治,让柳大太太吃了这样一个闷亏,柳大太太也恨死了吧。

    看来,她真的有必要去联络一下柳大太太了,让柳大太太在外部给柳若兰施加一下压力,看看柳若兰能有个什么反应。

    她这边也好可以一网打尽,省的让柳若兰在这里膈应自己。

    想好了对策,萧紫语这脸色就舒展开来了。

    萧大太太没有问什么,自当是上一次的事情,让萧紫语对柳若兰有了心结,便打定了主意,以后更加要疏远柳若兰,若是心疼她的话,就多给她一些东西罢了。

    反正她不能因为一个外人,让自己女儿心里不痛快。

    萧景宸更加不会说话,柳若兰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罢了,留在家里,也不过是妹妹好心,她如果能让妹妹高兴,那边住着,若是让妹妹心里不痛快,让她走就是了,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这顿午膳母子三人都没有受到柳若兰的影响,吃的还是比较尽兴的。

    下午,萧景宸就要返回国子监去了,这一别,只怕是要等到萧老太太寿辰之日才会回来。

    萧大太太再三叮嘱了好久,反正还是老一套,无非是让萧景宸注意身体什么的,总之是一片慈母心。

    萧景宸也都一一的应下了,很深有耐心。

    萧大太太说着眼圈儿有些发红。

    萧紫语忙上前劝道,:“母亲,大哥过几日就回来了,您放宽心啊。”

    萧景宸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母亲,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您这样倒是叫我心里也跟着不好受。”

    萧大太太忙抹了泪,:“好了,你去歇一会子吧,待会儿去给老太太告了别,就去吧。”

    萧景宸点头,:“知道了,母亲。”

    萧大太太看着萧紫语也说道,:“你也去歇歇吧。”

    萧紫语看到萧大太太有些疲惫的神色,想再劝劝,终究还是没说什么,:“是,母亲。”

    兄妹二人正好就一道走了。

    说实话,兄妹二人的院子离着萧大太太的院子其实都不算近,尤其是萧景宸,要更远一些,虽然还在后宅,倒是快到三门上了,而萧紫语住的,则是距离萧老太太要近一些。

    兄妹二人走着,萧景宸突然开口说道,:“语儿,你最好和柳家那位姑娘不要走的太近了。”

    萧景宸的语气淡淡的,很淡很淡,基本上听不出任何一丝的情绪。

    大概在萧景宸眼中,柳若兰真的什么都不是。

    萧紫语却站定了,看着萧景宸,静静的问道,:“大哥很讨厌她?”

    萧景宸很无所谓的态度,:“谈不上讨厌,只是觉得她有些聪明过头了,不过也是我多虑了,依着妹妹的聪慧,肯定不会被她算计,算我多嘴了。”

    萧紫语很满意萧景宸对柳若兰的态度,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连讨厌都懒得去讨厌,因为根本不值当的。

    “大哥这么说,我心里就明白了。”

    萧景宸宠溺的摸了摸萧紫语的头,:“咱们这样的人家,活的总是人不由己,我倒是希望妹妹可以活的自在一些。”

    萧景宸不是特别善于言表的人,就像前世的时候,他对萧紫语也并不是特别的亲近,可是却为了萧紫语站到了太子这一边,还毫不保留的支持太子,最后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萧景宸就是这样,默默无闻的守护着自己的亲人,履行一个嫡长子应尽的义务。

    萧紫语听得十分动容,联想到上一世萧景宸的下场,禁不住说道,:“我才希望大哥可以活的自在一些,大哥心里的苦,我都知道。”

    她真的都知道,她怎么能不知道呢?身为嫡长子,他一出生,就背上了无数的责任,无数座大山压在他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而她还任性的非要嫁给宇文逸,把萧家陷入尴尬无比的境地,想想,她上一世,真的是太荒唐了。

    萧景宸被萧紫语这一番话说的十分感动,他心中不是没有过不甘心,可是身为家族中的嫡长子,他没得选择,就像父亲那样,不也是这般如履薄冰的在朝中生存,保住萧家如今的地位吗?

    伴君如伴虎,萧家如今在朝中的越是鼎盛,才愈加的不能出错。

    “好了,妹妹,你能理解大哥,大哥这心里便舒坦多了,我此生别无他求,只盼着萧家不要在我手中没落下去,就心满意足了。”萧景宸说这话的时候,听着却有很深刻的无奈。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着只有十二岁的妹妹说这话,他的确是背负的太多了,不知道该跟谁去倾诉。

    萧紫语却很肯定的说道,:“大哥,放心吧,不会的,萧家百年基业,只会更强大,绝对不会没落!”

    萧紫语说的斩钉截铁,因为她萧紫语要改朝换代,将宇文逸那个混蛋,彻底拉下马,这一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要护的萧家周全,护的亲人周全。

    萧景宸虽然听了有些意外,但是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妹妹附和自己的话罢了。

    兄妹二人分开后,便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萧紫语和萧静儿刚回到静馨阁,绣心上了茶,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小姐,柳姑娘也太不识抬举了吧,还有她身边那个白芷,二人竟然私下里说小姐的不是。”

    绣心说着,眉头紧皱,看来对柳若兰和白芷,已经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

    柳若兰虽然住在东厢房,她身边只带了白芷一个贴身大丫鬟,和两个二等丫鬟,院子里的洒扫和粗使丫鬟,都是萧紫语派去的。

    绣心又会武功,轻功极好,听个壁角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柳若兰和白芷主仆二人关系极好,关上门,说些悄悄话也是正常的,只是柳若兰没想到绣心会房顶上偷听,所以也就没有避忌。

    “别说绣心膈应她了,今儿个奴婢也让给膈应的不轻,小姐大概不屑瞧她,奴婢可看的真真的,你瞧她看大爷那个眼神,也不过和奴婢同岁,十一岁的丫头片子,竟然就有这个心思,小姐是断断不能容她了!”萧静儿一脸厌恶的说道。

    柳若兰的做派其实也不是那么的露骨,只是她习惯了伏低做小,我见犹怜的模样,尤其是当着萧景宸的面儿,更是做的淋漓尽致,怎么能不让人多想。

    除了太太那样的直性子的人,不会想的这么深,因为柳若兰年纪在那儿摆着,十一岁的丫头片子,哪能有这么大的心思?不过估摸着大爷也没想这么多,因为大爷根本就没有看柳若兰,这一点还是让人挺安慰的。

    萧静儿是真的看不了柳若兰这般做派,真的是让人恶心。

    萧紫语心中也有数,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前世的时候,柳若兰在宇文逸面前,经常都是这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的样子。

    可笑当时萧紫语根本就没有多想,当时的萧紫语并不觉得入宫是多好的事情,她是一心想替柳若兰寻一个可心儿的夫婿,能够亲亲热热的过一辈子的。

    只是人家柳若兰满心想要得到是她皇后娘娘的位置。

    现在有巴巴的想要攀上自家,甚至将主意打到自己哥哥身上,她若是在不作为,岂非让柳若兰觉得自己懦弱可欺!

    也是时候给柳若兰一些颜色瞧瞧了。

    “我自然看出来了,只要大哥对她没意思,况且大哥过不了一会就去国子监了,她也没有机会再耍心思了!”对这一点,萧紫语并不担忧。

    “这倒是,大爷怎么会看上这种心术不正的人呢。”萧静儿的语气很是不屑。

    萧紫语知道萧静儿不喜欢柳若兰,即便是在上一世,萧静儿也不喜欢柳若兰,仿佛二人天生就是仇敌一样。

    “绣心,她们主仆说了什么,说来听听。”萧紫语将话题转到了绣心身上。

    绣心一听,愤愤不平的表情更加的明显,撇嘴道,:“那个白芷真是个白眼儿狼,对柳姑娘说姑娘是故意让她难堪,还说姑娘小气,一点大家子气度都没有。”绣心说着,更是气的不行。

    萧紫语很是无所谓,这个白芷原本就是柳若兰身边最得力,最衷心的丫鬟,后来因为年龄大了,却被柳大太太给嫁出去了,为此,柳若兰还伤心了好久。

    萧静儿的脸色阴沉如水,问道,:“她们还说什么了?”

    绣心继续说道,:“柳姑娘倒是没说话,但也并没有阻止白芷说,只是默默听着罢了。”

    “哼,那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这吃着小姐的,喝着小姐的,还受着小姐的庇护,现在还任由自家的丫鬟说小姐的坏话,这不是白眼儿狼是什么?”

    萧紫语握了握萧静儿的手,安慰道,:“你不必这么生气,我自然有法子整治她。”

    萧静儿一脸的好奇和期待,问道,:“什么法子?”

    “过会儿,你拿我的帖子去柳家,交给柳大太太,就说赶明儿我会送柳姑娘回柳家。”

    “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您就这么便宜她了,让她回柳家去?”萧静儿十分不甘心。

    “从前我想着让让柳若兰留到老太太寿宴之日,她的性子,必定会生事,想着一举将她打落谷底,再无翻身之日,可我现在改主意了。”萧紫语冷笑着说道。

    “我是在不耐烦看到她,而且用我的手来收拾她,实在脏了我的手,让她回柳家去,自然有人收拾她,柳大太太恨毒了她,肯定有她苦头吃。”

    萧静儿没有说话,萧紫语却慢条斯理的说道,:“柳若兰在柳家的地位本来就很敏感,虽说是嫡长女,可是却根本没有什么地位,柳家那一位老太太,是个势力的主儿,这一次越过柳大太太放了柳若兰出来,也不过是看在我跟她交好的份儿上,我若是公开表示我的态度之后,只怕柳若兰在家里的地位就会马上一落千丈,那个时候,还不是任由柳大太太捏圆搓扁吗?”

    萧紫语最开始的打算,的确是想放任自流,任由柳大太太对付柳若兰,可想想有太便宜柳若兰了。

    但是经过这几天和柳若兰的相处之后,萧紫语却觉得,柳若兰也不是个简单的主儿,肯定不会认命,即便被踩到最低端,肯定也会想办法翻身,萧紫语就决定,先让柳大太太磋磨柳若兰一段日子,只有在重重压力之下,柳若兰才会绝处逢生,只是,爬得越高,摔得越重,只看柳若兰有没有那个命罢了!

    “好,我听小姐的,我亲自去柳家。”萧静儿说道。

    事情交给萧静儿,萧紫语还是比较放心的,虽然萧静儿年纪不大,但是做事却十分的周全。

    当柳大太太接到帖子和萧紫语的传话之后,也是十分意外。

    话说,当时柳若兰就这样一走了之,直接去了萧家,可把柳大太太给气了个半死,尤其是会想到柳老太太说的话,萧大太太更是一肚子的气。

    她是柳家的当家太太,柳若兰可是她的女儿,她出门做客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通过自己,柳老太太就直接放行了。

    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柳大太太知道柳若兰去萧家是为了躲避学规矩,只是她用这种方式,实在是让柳大太太恨得牙痒痒。

    有本事就一辈子别回来,永远住在萧家吧。

    柳老太太是个势利眼,萧家如今权倾朝野,柳老太太巴不得和萧家攀上关系,肯定希望柳若兰可以在小家多留一些日子,若是得了萧老太太的青睐,才更好呢。

    只是柳大太太岂能容得柳若兰攀高枝儿呢,柳若兰心大,他日若攀了高枝儿,她倒是还无所谓,只是她的馨姐儿该怎么办?

    馨姐儿那个憨厚性子,还不得活活的被柳若兰给算计到死啊!

    这几日柳大太太正想着如何将柳若兰给接回来,却不料萧家三姑娘竟然送了帖子,传了话过来,这可不就是锦上添花吗?

    不过萧三姑娘是个什么态度,这一次,她一定不会放过柳若兰的,怎么也是她们柳家内部的事情,谁也休想干涉,哪怕萧家权倾朝野,她管教自己的女儿,谁也说不着。

    柳大太太也给萧紫语回了话,很欢迎她的到来。

    萧静儿得到了会回话,就回府了。

    萧紫语自然知道柳大太太的想法,她自然乐的帮她一把。

    “走吧,静儿,陪我去看看兰妹妹,顺便把这个消息告知她一声吧。”萧紫语似笑非笑道。

    萧静儿也有几分兴高采烈,点着头说道,:“是啊,小姐,我也莫不急待想要看看柳若兰知道自己要回柳家会是一个什么表情呢?”

    柳若兰正在歇着,听到丫鬟禀报萧紫语来了,忙让白芷侍候她起身,赶忙到门口迎接。

    柳若兰还是迎风弱柳的风姿,犹如一朵无害的小白花。

    “妹妹给姐姐请安。”柳若兰福了福身子,恭恭敬敬的说道。

    “妹妹身子弱,何必这么拘礼呢?”萧紫语虚扶了一把,却没有碰到柳若兰。

    二人进了房间,各自坐了下来。

    “妹妹可用过午膳了?”萧紫语问道。

    “已经用过了,多谢姐姐关心。”柳若兰的声音柔柔的,很好听。

    “我这会子过来,也是想着跟你商议一下明天送你回柳家的事情。”萧紫语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她其实真的不想和柳若兰绕弯子。

    柳若兰很显然吃了一惊,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萧紫语,仿佛不相信萧紫语说的话是真的。

    萧紫语一副淡然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

    白芷首先不淡定了,直接开口说道,:“三姑娘,您怎么能让我们姑娘回柳家去呢?”

    “兰妹妹为什么不能回柳家去?她是柳家的嫡出大姑娘,柳家是她的家,她不该回去吗?”萧紫语反问道,语气隐隐带着嘲讽。

    白芷一时语塞,的确,柳若兰是柳家的姑娘,的确应该回去,理所当然,她在萧家也是做客来的。

    “兰妹妹在这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的确是我招待不周,大姑娘和二姑娘性子骄纵,既然和兰妹妹解下了仇恨,以后还指不定会怎么找兰妹妹的麻烦,而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兰妹妹身边陪伴着,到时候若是兰妹妹再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对的起柳家老太太和大太太呢?”萧紫语颇为担忧的说道。

    柳若兰一听,顿时悔恨的要命,早知道,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就不会去算计萧紫晴和萧紫云了。

    这真是自己挖了坑把自己给埋了。

    原本只是想着能够博得萧老太太的垂怜,从而攀附上萧老太太这颗大树,若是能得萧老太太做主,给自己寻一门亲事,那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了,可谁知道,竟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柳若兰真的觉得这一次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可是,三姑娘,我家姑娘回了柳家,大太太也不会放过她的,三姑娘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白芷焦急的说道。

    在一旁的萧静儿也忍不住,白了白芷一眼,说道,:“你这是什么话,柳大太太可是你家姑娘的母亲,你说这话,是要连累你家姑娘的名声的!”

    萧静儿真是搞不懂白芷是怎么想的,一方面在背后编排萧紫语,一方面还要萧紫语帮着柳若兰,这种想法,也实在是太玄幻了吧,简直就是脑残到极点了。

    “白芷,你闭嘴!”柳若兰终于开口说话了,一张嘴就是对白芷的训斥。

    柳若兰其实知道白芷都是为了自己着想,可是白芷的话,实在是大不敬了,传了出去,也会连累到自己的名声的。

    白芷听到自家姑娘的话,只好低头不言语了。

    “姐姐,妹妹知道姐姐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可是,妹妹实在不想回家去,不知道姐姐能否容得妹妹在这儿多呆些日子呢?”柳若兰可怜巴巴的望着萧紫语,哀求道。

    不得不说,柳若兰这副泫然而泣的样子,真的很令人同情,只是萧紫语是不会同情她的,上一世,若不是一直都同情柳若兰,她也不会被柳若兰背叛。

    同样的错误,她萧紫语绝对不会犯第二次。

    “兰妹妹,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的伤势已经好转了,万一大姑娘和二姑娘私底下在欺负了你,或者弄伤了你,这可如何是好呢?赶明儿我会亲自送你回府,柳大太太看我的面子,肯定不会为难于你的!”萧紫语低声劝说道,但是却没有一丝松口的意思。

    柳若兰越是不想走,萧紫语就越得让她回去,看到柳若兰这般为难的样子,萧紫语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很痛快。

    柳若兰没想到她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萧紫语竟然还是不答应,她有些发怔的看着萧紫语。

    萧紫语的神色淡淡的,从她的眼神中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没有厌恶,没有烦躁,相反的,也没有怜惜。

    柳若兰有些搞不懂了,从前萧紫语对她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好了,兰妹妹,话我带到了,我也不打扰妹妹休息了,赶明儿一早,我亲自送妹妹回家。”萧紫语说完,起身就带着萧静儿离开了。

    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柳若兰和白芷主仆二人。

    待萧紫语走后,白芷一脸焦急的拉了拉柳若兰,:“姑娘,这可如何是好,您若是回去了,太太还不吃了咱们啊?”

    柳若兰此刻十分的心烦意乱,她根本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啊。看萧紫语的样子,似乎是生了自己的气,可仔细看看也不像,反正她对自己的态度真的是冷漠了好多,这到底怎么了啊?

    “好了,别说了,你以为本姑娘心里不烦啊,可是萧紫语话说道这个份儿上了,我除了回家去,还能怎么样呢?”柳若兰无奈的说道。

    这就是的命啊,人在屋檐下,如何不低头呢?

    她就是再不想走,又能说什么呢?总不能赖在人家家里吧。

    “小姐不如去找老太太,或者大太太说说,老太太和大太太看着都喜欢姑娘,说不准会留下姑娘呢?”白芷建议道。

    柳若兰直接摇头,:“不可能的,萧老太太和萧大太太虽然表面上怜惜我,喜欢我,这都是因为萧紫语的缘故,在她们心里,萧紫语才是掌中宝,我不过是客居的姑娘罢了,连萧紫语都不说留我,她们如何会留下我呢?”

    这也是柳若兰嫉妒萧紫语的一个方面,同为家中嫡出的姑娘,为什么地位却是这般的天差地别。

    萧紫语在萧家的内院,几乎可以当大半个家,而她呢,却要如履薄冰,步步为营的活着,一个算计不到,极有可能就粉身碎骨了。

    为什么命运这般的不公平,萧紫语除了长得好点,哪里有比自己强了,她真的很不甘心。

    “那怎么办?姑娘就打算坐以待毙吗?若是回了柳家,太太那里能有姑娘的好果子吃吗?”

    柳若兰闭了闭眼,摆手道,:“你先下去吧,让我静一静。”

    白芷纵然心急如焚,但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其实并不算得特别聪明的丫鬟,但论起衷心,她对柳若兰可是赤胆忠心的。

    晚膳的时候,萧紫语是在寿安堂用的,萧清和去了萧大太太的上房,萧紫语不愿意去当电灯泡,自然就来了萧老太太这里。

    同时,萧紫语也说了赶明儿一早要亲自送柳若兰回柳家的事情。

    萧老太太也很赞同,这样野心勃勃的姑娘,萧老太太很不喜欢,尤其是还算计的是自家姑娘,早巴不得将她扫地出门了。

    在寿安堂用过了晚膳,萧紫语陪着萧老太太说了会子话,也就回了静馨阁。

    如此一天算是过去了,萧静儿几个侍候了萧紫语梳洗完毕,都各自安置了。

    翌日一早,萧紫语才刚刚起床,刚洗了脸,绣青正在给萧紫语梳头。

    萧静儿却走了进来,脸色很难看,来到萧紫语身边,直接开口说道,:“小姐,只怕今天柳家去不成了。”

    萧紫语仿佛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怎么?柳若兰是不是病了?”

    萧静儿一怔,问道,:“小姐,您可是神了,您怎么知道柳若兰病了?”

    萧紫语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她那个性子,怎么可能坐以待毙,肯定是要生事的。”

    “那小姐昨日还要事先跟她说。”

    “我要的就是让她生事,她不是病了吗?我倒是要请柳大太太过府亲自来瞧瞧她的病,看看她如何收场?”萧紫语冷冷的说道。

    “小姐怀疑柳若兰是装病?”萧静儿问道。

    “这个她肯定不敢,想来是真的病了,柳大太太也是精明人,我若是请她过来,只是想让她更加的看清楚她这个继女的真面目而已。”

    萧静儿点头,:“没想到柳若兰对自己还真狠的下心啊,这么冷的天,把自己给折腾病了,也不怕折腾出毛病来了?”

    萧紫语不可置否,柳若兰一贯的作风,就是扮柔弱,扮白花儿,不过这一次,肯定不会是装出来的,为了能够留在萧家,她还是真的什么手段都用上了,不过自己肯定不会让她如意的。

    “静儿,吃过早膳后,我们亲自到柳家去给柳老太太和柳大太太赔罪!”萧紫语一字一句的说道。

    柳若兰在萧家伤了一次,病了一次,也是她们照顾不周,上门赔罪,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只是都这个样子了,柳若兰还赖在萧家不肯走,估摸着不单单是柳大太太生气,连柳老太太这脸上也怪下不来台的吧。

    她是想让孙女和萧家交好,但是也不愿意自己孙女赖在人家不走吧。

    这一次,只怕柳若兰在谁那里,也讨不到好了!

    萧紫语今个儿一早去了萧老太太那里用早膳,她去的时候,萧大太太和萧二太太,萧三太太都已经到了。

    萧老太太询问了几句萧紫双的情况,虽说是庶出的孙女,但也是自家姑娘,萧老太太心里怎么也会有些惦记。

    萧大太太笑着说道,:“老太太放心吧,六丫头已经没有大碍了。”

    萧老太太很赞赏的看着萧大太太,这些日子,也不知怎么的,想来看着这个大儿媳妇不顺眼,现在瞧着也是那么一回事了。

    想想,也许二丫头的话也是对的,好歹也历练了这二十来年了,若还是立不起来,也怪不了别人了。

    越发了坚定了,要把这内院之事交到大太太手中的心思。

    萧老太太不是一个揽权的人,也很知道进退,若换个不知道轻重的人,仗着对陛下的恩情,还不知道会张狂成什么样子。

    可萧老太太则不同,很是低调,虽然在大宇朝,她的尊贵堪比太后,可是却从来没有让人挑出一点儿不妥之处来。

    萧二太太看不下去了,说白了,她就是见不得萧大太太比自己过的好,可是现在,她女儿被拘在这里学规矩,和丈夫的感情,到了现在也不过是面上情,自己现在倒是成了那个凄惨之人了。

    这让萧二太太如何受得了呢,禁不住酸溜溜的说道,:“大嫂真是个贤惠人,对一个庶女也这么上心。”

    这话说的是极为酸楚的,她和二老爷萧清风也过了几年蜜里调油的幸福日子。

    荣氏样貌不差,年轻的时候也是妩媚动人,况且她从小长在晋国公府的时候很多,萧清风对这个表妹老早就上了心。

    成亲之后,虽然二太太荣氏不是很瞧得上萧清风,但萧清风对她温柔体贴,二人的日子过的也算不错。

    只是这男人啊,长情的能有几个呢?过了几年,萧清风就开始回归到从前的样子了,二太太可不是个容人的,为此,发落了不少通房和姨娘。

    萧老太太虽有些不满,但是毕竟是自己亲侄女,况且也生了一儿一女,要给的体面还是该给的。

    为此,他们夫妻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冷淡,不过即便在二太太的铁腕之下,还是有些庶出活了下来,现今二房活着的几个姨娘,日子也过的并不好,如履薄冰。

    谁也不敢造次,更加不敢去争宠,所以二老爷现如今也不愿意在家里呆着,整日的在外头花天酒地的,二太太纵使生气,可以不能去管爷们外头的事情,好歹这样也不碍眼,就得过且过的算了。

    而萧紫语进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句话,她微微皱眉,这个二太太,还真是够烦人的。

    只是没等萧紫语发作,也没等萧大太太发作,萧老太太一个白眼儿丢过去,:“你好生教好自己的女儿就成了,云姐儿一个嫡女都被你教成了这副样子,就别提你房里那些庶出了。”

    萧二太太这已经一连好多次被萧老太太斥责了,嘴上虽然不敢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恨的不行了。

    “老太太,您也太偏心了吧,我知道您的意思,你不就是想把三姑娘许配成哥儿吗?可是我们二姑娘也是您的亲孙女儿啊,我们二姑娘哪里不好了,您这心里只有三姑娘,老太太,您就不替二姑娘想想吗?”萧二太太说着红了眼圈儿。

    萧紫语这才明白,怪不得二太太这脸色这么难看,原来老太太已经跟二太太说清楚了。

    “你闭嘴。”萧老太太的脸色更加难看,口气也凌厉起来,:“老身今儿索性也把事情跟你说清楚了吧,二丫头的脾气秉性,老身是决计不会将她嫁到荣家去的,成哥儿是长房嫡孙,以后娶的妻子,必定要温婉大方,将内院搭理的紧紧有条,你自己看看云姐儿的性子,嚣张跋扈,脑袋还这么不灵光,行事冲动,易怒,如何能当得起嫡长媳,她若是嫁到荣家去,只怕你父亲会记恨咱们娘儿俩,萧家和荣家已经结了两代秦晋之好,这一辈里就是结不了亲,可也绝对不能结仇!”

    萧二太太绞着帕子,恨得不行,狠狠的看着萧紫语和萧大太太。

    萧大太太忙把萧紫语护在身后,自己对上了萧二太太凶狠的目光。

    萧老太太见状,继续说道,:“老二家的,你也别在这吃心,老身也没有偏心三丫头,老身也不会把三丫头许配给荣成,所以你就放心吧。:”

    萧二太太似是不信,问道,:“老太太说的可是真的?”

    萧老太太点头,:“自然,老身说的话绝对作准。”

    萧二太太这心里才稍稍平衡了一些,她的云姐儿是嫁不成了,即便如此,也不能让萧紫语嫁过去,这样才算公平。

    萧老太太看着二太太那副小家子气的样子,心里就十分的不平衡。但她最终也没说出实情,是萧紫语看不上荣成的,省的说了会引起更大的矛盾来。

    二太太好歹也是荣家的人,怎么就养成了这副样子,萧老太太谁也不怪,就怪自己大嫂,都说娶妻不贤毁三代。

    当初荣家娶这位嫡长媳的时候,也是一堆的烂账官司,萧老太太现在想想,都觉得肝儿疼。

    若不是娶了这样一个女人,只怕她这亲侄女,也不会养成这个样子了。

    有了前车之鉴,她即便是萧家的老封君,可也不能用自家的姑娘去祸害荣家了。

    至于荣,萧两家的联姻,慢慢来吧,不急的,不行他们萧家聘娶荣家的姑娘也是可以的。

    “好了,你去瞧瞧二丫头吧。”萧老太太挥手说道。

    萧二太太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三太太一向都是当壁花的,二太太走了,她自然也告辞了。

    萧紫语这才亲自泡了茶端过来,笑着说道,:“祖母不要与二太太置气,二太太也是为了二姑娘的亲事犯愁。”

    “老身要是与她置气,那还不得活活气死啊!”萧老太太哼了一声,说道。

    “二弟妹也是个直爽的人,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了,这样儿媳这心里也有点底,横竖不去触碰她的逆鳞便可,家和万事情,我这个做嫂子的,肯定会谦让她的。”萧大太太很大度的说道。

    这话要是换了别人来说,萧老太太肯定以为是要给二太太上眼药的,可是换成萧大太太来说,萧老太太肯定不会多想,因为萧大太太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她的性子才是直爽。

    “老身知道你大度,私下里受了老二家的不少闲气,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萧老太太赞赏的说道。

    萧大太太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有些发怔的看着萧老太太,实在是这些年,她被萧老太太责骂不是一次两次的了,甚至只要见面,萧老太太就会挑剔她的毛病。

    不是她的错,最后也会成为她的错,她实在是已经习惯了。

    现在萧老太太夸奖,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老太太您太严重了,儿媳做的还是不够好,儿媳会努力的。”萧大太太很认真的说道。

    萧老太太没有说话,只是对着萧大太太笑了笑。

    倒是萧紫语接口说道,:“祖母,原本想着今日送柳姑娘回府的,现在看来竟是不能了。”

    萧老太太倒不是很在意,柳若兰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只是问道,:“怎么了?”

    “柳姑娘今儿一早起来受了风寒,病倒了,也只能在咱们家多留一些日子了。”萧紫语很平淡的说道。

    萧老太太活了这么些年了,想的自然很多,闻言,并没有一丝的怜惜之意,反而紧紧蹙眉,带了一丝冷意,说道,:“是吗?这可真是够巧的,柳姑娘怎么到了咱家,接二连三的出意外呢,先是和大姑娘二姑娘闹了一场,身子刚好了,这又生病了,莫不是和咱们家相冲?”

    萧大太太连连咋舌,却不太敢接话,萧大太太是担心萧老太太会因此迁怒到萧紫语身上,毕竟,柳姑娘是萧紫语的好朋友。

    “大抵也是柳姑娘身子弱一些吧,儿媳会好生让人照顾着,等柳姑娘身子好转了,就送她回家去。”萧大太太斟酌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

    她反正不能让女儿去承担这个责任。

    “老大媳妇,你今儿和三丫头去柳家一趟,柳姑娘怎么也是外人,老在咱家出意外,也不是个事儿,万一有个什么,咱们如何担得起责任,况且上次的事情,咱们家也该拿出态度来,去柳家好生说和一番,也是应该的。”萧老太太说道。

    萧大太太忙点头,:“是,儿媳知道了,稍后儿媳就会送上拜帖,和三丫头一起过府去柳家。”

    “恩,你们去准备着吧,老身歇一会子,最近事情多,闹的老身头疼,三丫头下午也不必过来了,去你母亲那里吧。”萧老太太摆手说道。

    母女二人行了礼,这才退了出去。

    出了寿安堂,萧紫语却对萧大太太说道,:“母亲,您先去准备一下吧,我去见见柳姑娘,看看她究竟怎么样了?”

    萧大太太拉着萧紫语说道,:“你小心一些,可别过了病气,前几日,你去看你六妹妹回来就觉得身子不太好,这才刚好了,别回头又厉害了,到时候喝苦药的时候可没人替你。”

    萧紫语笑着说道,:“好了,母亲,我省得了。”

    萧大太太回去打发了自己身边得脸的管事媳妇拿了自己的名帖去了柳府,然后准备了一番,就等着萧紫语回来一起出发了。

    话说萧紫语来到了东厢房,丫头看到是萧紫语来了,忙将萧紫语迎了进来。

    白芷正在外间,萧紫语直接问道,:“你家姑娘如何了?”

    白芷忙答道,:“姑娘已经喝了药,热度也退了下来,现在正在房里歇着呢。”

    “我进去瞧瞧她。”说完也不等白芷说话,萧静儿打起了帘子,萧紫语便走了进去。

    柳若兰正靠着大团引枕,半躺在床上,肩膀上披着贴身的小袄,盖着厚厚的锦被。

    模样十分的憔悴,嘴唇泛白,脸色还是有些发红,发丝虽然凌乱,但是看着却别有一番风情。

    不得不说,才十一岁的小丫头,能有现在这个风姿,柳若兰的确比同龄的孩子早熟一些,起码比萧紫语发育的要好。

    “兰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竟然病了呢?是不是丫头侍候的不好,你跟我说,我责罚她们。”萧紫语上前关切的说道。

    柳若兰本来也没睡着,只是闭目养神罢了,现今听到萧紫语的声音,忙坐了起来,挣扎着要下床。

    萧紫语给了萧静儿一个眼色,萧静儿忙上前按住了柳若兰的手,说道,:“柳姑娘还病着呢,好生躺着吧。”

    柳若兰若是察觉不到萧紫语对她的生疏,那就真成傻缺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柳若兰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去弥补。

    她忙说道,:“姐姐千万不要怪丫头们,是我自己身子不争气,大概是着凉了吧,只是又要叨扰姐姐一段时间了,请姐姐不要见怪。”

    柳若兰说着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萧紫语看她样子,知道她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只怕为了今天的病症,昨儿晚上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了,一个对自己心狠的人,才能成大事。

    柳若兰的确长进了不少。

    “这算什么叨扰啊,我倒是希望妹妹能留下,若不是怕妹妹再受欺负,也不会急着将妹妹送走了,妹妹身子不好,也要好生调养才是啊。”萧紫语说道。

    柳若兰苦笑了一下,一脸动容道,:“这个世上也唯有姐姐真心待我了。”

    萧紫语含笑不语,上一世,的确是如此,她满腔真情真意,换来的又是什么呢?萧紫语并不愿意回想了。

    “兰妹妹好生歇着吧,待会儿我和母亲会去柳家一趟,妹妹在小家连连除了意外,我和母亲也是要去柳家请罪的。”萧紫语一边说,一边去观察柳若兰的神情。

    果然,柳若兰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怔住了,萧大太太和萧紫语要去柳家,她都病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萧紫语竟然还要将她往外赶,这也是太不念旧情了吧。

    不过柳若兰却没法发作,因为萧紫语什么都没说。

    但很明显,萧紫语就是这个意思,她和萧大太太去柳家说明了自己的情况,柳老太太那里说不准,但是柳大太太是肯定要把自己接回去的。

    万一萧紫语透露出也想让自己离开的意思,哪怕只是一点点,依着柳大太太的精明,肯定是能听出来的,那她只会兴高采烈的将自己带走,绝对不会留情的。

    柳大太太那边估计也恨死自己了,现在她还病着,弄死她,柳大太太也许不会做,但是说不准会在自己的病上动手脚,万一将她的小病拖成大病了,那她这辈子岂不是就完了。

    可是现在她能说什么呢?她能做什么呢?她总不能拦着萧紫语不让她去柳家吧,毕竟她是个外人,在萧家生病了,只会一声柳家,这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去拦着。

    柳若兰只是紧紧的咬着唇,脸上的笑容都快崩不住了。

    “兰妹妹,你好生歇着,好好的养身子,我就先不打扰了。”萧紫语也看够了戏,自然就起身离开了。

    “白芷,替我送送姐姐。”柳若兰有气无力的说道,她的心,是真的乱了。

    白芷送了萧紫语和萧静儿出了东厢房。

    二人回了静馨阁,绣心忙凑过来说道,:“姑娘,绣青方才打听过了,昨儿晚上,柳姑娘那边竟然要了两大桶井水,这个天气,要井水,真是少见。”

    萧紫语也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儿,柳若兰房间里的地龙烧的很热,她大概是在地龙跟前儿裹着厚厚的被子坐着,等发了汗之后,再往自己身上浇上了两大桶透心凉的井水,这要是不生病,才算是奇了。

    不单单是萧紫语猜到了,萧静儿也想到了,撇撇嘴说道,:“这柳若兰还真是狠得下心啊,这么冷的天,也不怕有个好歹!”

    “随她去吧,这就不是我们烦心的事情了,待会儿我跟太太一起去柳家,只看柳大太太是个什么态度?”萧紫语很无所谓的说道。

    萧紫语换了衣服,收拾完毕,就与萧大太太坐了软轿子,到了二门上,上了马车,直奔柳家去了。

    柳大太太自然接到了拜帖,她有些奇怪,原本不是萧家三姑娘和柳若兰一起过来吗?怎么萧大太太竟然也要过来,不过不管怎么说,萧大太太上门,她肯定是要认真对待的。

    和柳老太太商议过之后,听到萧家马车抵达二门的消息之后,便亲自到垂花门去迎接了。

    萧大太太和萧紫语下了轿子,一眼就看到了柳大太太。

    柳大太太的年纪不大,三十出头的样子,模样秀丽出众,很有当家太太的气势。

    柳大太太忙笑着迎了上去,:“萧大太太和三姑娘何须如此客气呢,天气严寒,有什么事情打发丫头来说一声就可以了,何必亲自上门呢?”

    萧紫语福了福身,客气的说道,:“见过柳大太太。”

    柳大太太早就准备好了见面礼,一对翠玉明月珰,成色相当不错,:“给姑娘带着玩吧。”

    萧紫语知道长辈给的东西,肯定不能推辞,于是就接了过来,:“多谢大太太。”

    “好姑娘,快别客气了,这么冷的天儿,进去喝杯茶暖暖身子吧。”柳大太太忙拉住了萧紫语,一脸关切的说道。

    柳大太太引着母女二人先来到了柳老太太的正房。

    虽然柳家在帝都并不是特别显赫的人家,可柳老太太毕竟是长辈,况且柳大太太亲自到垂花门来迎接,这也是给足了萧家面子了。

    柳老太太看到萧紫语,就喜欢的不得了,让身边的丫鬟拿出来一个精致的锦盒,说道,:“来,丫头,一点小玩意,不值钱,拿着玩吧。”

    萧紫语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一支通体碧玉的镯子,看成色,绝对是宫中之物,是不常见的。

    柳家虽然不是特别的显赫,只是刘老夫人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封君,肯定有不少压箱底的好东西。

    只是萧紫语前世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没用过,所以这些也都是见怪不怪了。

    “多谢老太太的厚爱。”萧紫语恭恭敬敬的说道。

    萧大太太却说道,:“老太太,这实在太贵重了。:”

    柳老太太摆摆手,:“老身喜欢这丫头,不必在意这些。”

    柳老太太如此坚持,旁人也不好说什么。

    萧大太太在接收女儿的目光之后,也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此番我过来,也是要给老太太和大太太赔罪的,柳大姑娘在萧家做客,却不想我家大姑娘和二姑娘因为一些误会,和柳大姑娘起了争执,打伤了柳大姑娘,原本我想着等柳大姑娘伤势好了,亲自送她回来的,不曾想柳大姑娘今早受了风寒,所以还要耽搁一些日子,想来我这心里十分不安,好好的姑娘在萧家接二连三的出意外,所以特此来赔罪。:”

    萧大太太说着,一脸的愧疚之色。

    柳老太太听了,脸上还没表现出什么来,但是心里显然已经很不高兴了,她真的不知道柳若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不是去萧家做客的吗?现在却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她有些吃不准萧大太太的意思,到底只是上门来赔罪,还是已经厌烦了柳若兰,想要让她们接人。

    不过萧老太太毕竟当家这么久,经历了不少事情,只是笑着说道,:“兰丫头身子是弱一些,小孩子家打打闹闹常有的事情,萧大太太不必放在心上。”

    萧紫语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柳老太太,心里很不以为然,看来在柳老太太心里,柳若兰的确算不得什么?

    这要是换了自己,若是在别人府上被打了,只怕祖母连吃了人家的心都有了,肯定不会这么轻轻放过的,可看着柳老太太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打算追究。

    怪不得柳若兰不想回柳家,这里根本就没有柳若兰的位置。

    说是嫡出的姑娘,实际上连个得脸的丫鬟都不如。

    不过这一切都是柳若兰自己造成的,与人无尤。

    她已经被柳若兰算计了一次了,这一世,她绝对不会烂好心了。

    萧大太太仍旧带着歉意说道,:“说到底还是萧家教女无方,请柳老太太见谅。”

    “不妨事,小孩子之间的吵闹,哪里就这么严重了,只是兰丫头现在情况如何了?”

    “我过来的时候,语儿刚去瞧过她,已经退热了,但是身子还是有些虚弱,估摸着静养个几天,也就恢复过来了。”萧大太太说道。

    柳老太太点头道,:“如此这般,老身就放心了,只是兰丫头毕竟生了病,不如还是回来将养着吧,一则兰丫头在府上打扰的时候也不短了,二来,若是再过了病气给谁,也实在是不太好。”

    “这怎么好呢?柳大姑娘得了风寒,现今天气严寒,万一再着了凉,可对身子不好啊,不如等柳大姑娘身子好了,再回来吧。”萧大太太直接说道。

    她此番过来,主要目的就是给柳家交代一下,但是她并没有想过让柳若兰现在就回柳家,毕竟人是在萧家病的,萧家怎么也要付这个责任。

    柳老太太听闻此言,也就答应了,她其实本来也是试探一下萧大太太的态度,并不是真的想让柳若兰现在这个时候回来。

    这风寒可大可小,万一真的弄巧成拙了,柳若兰有个三长两短,真不是闹着玩的。

    柳家虽然不缺姑娘,但柳若兰怎么也是个嫡出的姑娘,能好好的,肯定不能让她出事的。

    “既然萧大太太如此说,那就劳烦府上了,等兰丫头病好了,柳家再派人过去接。”柳老太太点头说道。

    如此三人在柳老太太这儿坐了一会子,见柳老太太有些疲色,柳大太太便做主将萧大太太和萧紫语带回了她的正院。

    萧紫语原本也打算试探一下柳大太太,自然欣然答应了。

    只是三人刚刚坐定,柳若馨就来了。

    柳若馨是柳大太太的亲生女儿,也是柳若兰的亲妹妹,但是在柳家排行第四。

    柳家是四房人居住在一起。

    柳大老爷,二老爷是柳大太太亲生的,三老爷和四老爷都是庶出的。

    因为柳老太爷还健在,所以就没有分家。

    不过三老爷和四老爷在家里属于那种没什么话语权的人。

    柳大老爷前头的原配只留下了柳若兰一个姑娘,柳大太太嫁过来之后,又生了一儿一女。

    柳大老爷和柳大太太感情不错,房里并没有庶出。

    也正是因为柳大老爷对继室妻子十分尊重,才更加的让柳若兰感到不安,柳若兰觉得自己地位不稳,所以才会这般的针对柳大太太,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把自己折腾的这么惨。

    柳若馨今年还不到九岁,八岁多的小女孩儿,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褪去,一双眼眸亮晶晶的,笑起来有连个小酒窝,很是可爱。

    看到女儿,柳大太太的眼神十分的温柔,:“馨姐儿,你怎么过来了?”

    柳若馨的声音仍旧带着童音,:“母亲,我听说了大姐姐的事情,所以想着过来瞧瞧。:”

    柳大太太一听到柳若馨提起柳若兰,这脸色登时就变了,丝毫没有顾及还当着萧大太太和萧紫语。

    柳大太太是真的不喜欢柳若兰,她也不想装了,像柳若兰这种性子的女孩,顾及也没有几个人能和她处得来吧。

    “大姐姐是不是病了,我能不能去看看大姐姐呢?”柳若馨眨着眼睛问道。

    萧紫语一直都在观察柳若馨说话时候的表情和目光,没有一丝的怒意,也没有意思的躲闪,更加没有一点儿的心虚,从而萧紫语可以判定,柳若馨这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并不是在装腔作势。

    不过一个八岁多的小姑娘应该也没有这么深厚的心机吧。

    柳若馨,萧紫语仔细搜寻着上一世关于她的记忆。萧紫语虽然和柳若兰很熟悉,但是和柳家却不甚熟悉,对柳若馨就更加的不熟了。

    她记得上一世,因为自己和柳若兰的关系,柳大太太在柳家虽然过的也不错,但是也丝毫不能奈何柳若兰,尤其是宇文逸地位愈加的稳固,柳若兰在柳家的地位也就越加的牢固,所以同为嫡出的柳若馨,也并不是很耀眼。

    她好像依稀听柳若兰提过,柳若馨好像嫁给了柳大太太娘家哥哥的嫡次子,过的还算安稳,最后怎么样了,萧紫语还真没什么印象了。

    不过现在观察柳若馨,性子倒是不错,小小年纪,却十分的真诚。

    比柳若兰那种虚伪只会装白花的女人强多了。

    “你大姐姐没什么事情,过几日就回来了,你就不用惦记着了。”柳大太太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

    萧大太太再不会拐弯的人也看出这里头的不妥来了,忙笑着打圆场,:“四姑娘都这么大了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四姑娘越大越漂亮了,很有大太太的风范啊。”

    柳若馨的相貌的确很有柳大太太的模样,尤其那一对酒窝,让人看着就觉得很可爱。

    “姐姐过奖了,我这个磨人精啊,太能闹腾了。”柳大太太点了一下柳若馨的额头,说道。

    柳若馨虽然年纪小,但还是很懂礼节的,规规矩矩的给萧大太太行了一个大礼。

    萧大太太忙拉了柳若馨起来,从手腕上褪下了一对绞丝金镯子,金镯子虽然不值什么大价钱,但是这对镯子全都贵在工艺上了。

    柳大太太自然是识货的,忙说道,:“姐姐太客气了。”

    “不值什么钱的,让四姑娘带着玩吧。”

    柳大太太忙道了谢,柳若馨也再次行了礼。

    柳大太太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岂有不明白的,萧大太太这样的身份,只要她能带出门的首饰,能不值钱吗?

    这也难怪,她夫家硬气,娘家牛气,自己大把的陪嫁,大把的银子,如何不阔气呢。

    相比之下,柳大太太就没这么好了,柳家的情况,也就是看着风光,实在内里也就那么一回事,没落的勋贵之家。

    她的娘家也是这几年才稍稍崛起,当初她嫁过来的时候,情况也就马马虎虎,父亲是四品官,姐姐进宫选秀,她嫁过来做填房,家里的情况也实在相当的凑合。

    直到姐姐慢慢受了宠,生了一位公主,现在还成了四妃之一,娘家的情况才越来越好了,父亲虽然是从三品了,但是帝都,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太大的官,跟萧家,莫家,是没法比的。

    看着萧大太太,柳大太太也是有几分的羡慕的。

    柳若馨好像并不是很在意手里这对绞丝镯子,她有些怯怯的看着萧大太太,问道,:“太太,我能问问,我大姐姐怎么样了吗?我想去瞧瞧她,好不好?”柳若馨的声音甜甜的,似乎还带着隐隐的关切之意。

    萧紫语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心中不由得起了一丝怜惜,她看到现在这个小姑娘,就好像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前世,自己对柳若兰,只怕也是这样吧,最真诚的关切,无时无刻不为她着想,可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呢?

    萧紫语想着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冷笑了一下。

    她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对着柳若馨说道,:“馨妹妹,你过来,我跟你说兰妹妹的事情,好不好?”

    柳若兰抬头,看着萧紫语,不可否认,萧紫语给人的感觉很好,尤其是这样温温柔柔的对人说话之时,更加的想让人去亲近。

    柳若馨的性子原本就十分的跳脱,看到一个美丽温柔的姐姐跟自己说话,这好感度一下子就上来了。

    “萧姐姐。”柳若馨的声音很甜。

    柳大太太微微蹙眉,她更加摸不清楚萧紫语的态度,在她的认知当中,萧紫语和柳若兰的关系很好,也就是冲着这一点,柳大太太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和萧紫语有过多的接触。

    毕竟柳若兰算计柳若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一次,还让柳若馨摔断了腿,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这一点,真的是让柳大太太心惊不已。

    不过当着面,柳大太太肯定不能多说什么,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怕萧紫语做什么。

    柳大太太虽然跟萧紫语没有过多的接触过,但是有柳若兰在前,柳大太太对萧紫语的印象也实在不是那么的好。

    “馨妹妹,你大姐姐只是生病了,没什么大碍,但是你现在不能去瞧她,因为你年纪还小,万一过了病气,就不好了,到时候还会让大太太伤心的,明白吗?”萧紫语很耐心的说道。

    柳若馨点了点头,笑起来两个小酒窝看着格外的可爱,:“萧姐姐,我明白了,我不去看大姐姐了,等大姐姐病好了,就会回家了,对吗?”

    “对呀,等你大姐姐病好了,就会回来了。”

    柳大太太听得放了心,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女儿看柳若兰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怎么都没得商量。

    柳大太太对着柳若馨招了招手,柳若馨很乖巧的回到了柳大太太身边。

    柳大太太看向萧紫语,笑着问道,:“三姑娘,不知道兰姐儿身子到底如何了?还要在府上叨扰多久?”

    萧紫语很淡然的回道,:“柳大姑娘的病症并不严重,估摸三四天的光景,也就能痊愈了。”

    萧紫语说完,抬头看着柳大太太。

    柳大太太眼中的惊讶还来不及掩藏,她实在是没想到萧紫语会是这样一个态度,这两人的关系不是亲如姐妹吗?

    方才那一句柳大姑娘,已经表示出萧紫语对柳若兰的生疏之意,而且听着萧紫语的意思,也就是三四天之后,就让她去萧家接人吗?

    这真的太让柳大太太意想不到了,难不成柳若兰在萧家暂住的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对姐妹反目成仇了吗?

    如果是的话,柳大太太真想仰天大笑三声,这个柳若兰,果然是自己作死!

    不过柳大太太一点儿也不意外,当初她还不是全心全意的对待柳若兰,反过头来,柳若兰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彻头彻尾的白眼儿狼,养不熟!

    想到这里,柳大太太心里就明快了很多,既然现在连萧紫语都不帮着柳若兰了,那她肯定是不会对柳若兰客气了。

    “那敢情好,兰姐儿也去了这么久,我这做母亲的心里真是惦记她呢。”柳大太太笑着说道。

    “我也知道大太太惦记兰妹妹,这才兰妹妹过去,就只待了一个丫头侍候,我虽然拨了不少丫头过去,但也是没侍候过兰妹妹的,肯定不贴心,我与母亲一道来,也是想着请太太指派一两个侍候兰妹妹惯了丫头过去,肯定对兰妹妹养病有益。”萧紫语的语气仍旧柔柔的,听着,只当是她真为了柳若兰好。

    柳大太太也算是个人精,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萧紫语的意思,柳若兰之所以只带白芷过去,那是因为她身边的人,信得过的只有白芷。

    萧紫语竟然明晃晃的让自己将眼线安插过去,柳若兰若是看到了,还不得气死啊!

    柳大太太是乐得让柳若兰堵心,当下就答应了,:“那是自然的,应该的,兰姐儿身边的陈妈妈和白术都是好的,待会儿我便吩咐了这两人跟三姑娘一起过去,好生侍候兰姐儿。”

    “大太太说的人自然是极好的,那我与母亲就不打扰了。”萧紫语说着,准备起身离开。

    “好,劳烦三姑娘回去跟兰姐儿说,待个三五日,我亲自去接了她回来,让她好生养病,我与老太太都惦记着她呢。”柳大太太忙起身相送。

    “这是自然,话我定然替大太太带到。”萧紫语答应的痛快。

    萧紫语和萧大太太带走了柳大太太安排的陈妈妈和白术,萧紫语相信,待会儿若是柳若兰看到这两个人,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当然,她也很期待。

    ------题外话------

    大肥章,首订两万字哦,明天开始,一般都是万更走起,有事情的话,可能会少一点,么么哒,鹿爱你们,希望亲们能支持正版订阅,这就是对鹿最大的支持了。(www.92txt.net 就爱网)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之妖娆毒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妖娆毒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妖娆毒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妖娆毒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