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八十七章 不坏规矩,心思各异(7000)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 第八十七章 不坏规矩,心思各异(7000)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你们俩这是在做什么!!”老督军终于站了起来,声音重重地落地,威严的脸庞腾起了怒气。

    督军夫人见着老督军发怒了,连忙上前劝说,“伯琛,快点松开手,阿卓是你弟弟!”

    皇甫琛松开手臂,一推,皇甫卓朝着前头冲了一步,双目腾起戾气,转头射向了皇甫琛。

    “叶小姐!”这时候老夫人重声落地,由原来的嫣然改成了叶小姐,隐着不悦的口气。

    叶嫣然转目正色老夫人,低头,“老夫人,请说!”

    老夫人端倪着叶嫣然娇美的容颜,布满皱纹的眼角微微眯起,声音苍劲,“叶小姐,你这原来跟我家阿卓青梅竹马长大,这也婚配了,当着你父亲叶司令面做足了这三媒六聘之礼,如今阿卓要娶金家小姐,你这退婚我也就罢了,可你这如今转头要嫁给伯琛,身为女子,见异思迁,似乎不太是大家闺秀该有之举!”

    “是我要娶她!”皇甫琛声音沉重落地,深邃的鹰眸腾起一丝惬意的笑,声音低沉,“奶奶,是我要娶叶嫣然做我的八姨太!”

    “伯琛,就算嫣然和阿卓退了婚,那也曾经是阿卓的未婚妻……”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

    皇甫琛一口打断,“奶奶,我已经和叶嫣然有了夫妻之实,三日之后我就迎娶她过门!”

    “这么快!”督军夫人和老夫人同时出声,督军夫人都激动地站了起来,这完全弄得转不过弯来。

    皇甫卓双手捧着脑袋,极尽崩溃的神色,这样的事情他宁愿藏着掖着。

    一旁的叶司令好半天缓过神来,走上前,朝着皇甫琛,严厉的声音落下,“少帅,这嫣然是我叶毅的掌上明珠,就算你要娶她,也不该是八姨太!而该是明媒正娶!三天更是仓促,这三媒六聘,礼数没有做足,我叶毅再怎么样,也不会让自己女儿如此没名没分地嫁入帅府!”

    “叶司令,这可是有名有分,八姨太就是本帅给她的名分!”皇甫琛笑得自然回落,“这若是嫣儿肚子争气,为本帅生下儿子,这帅府的当家夫人自然是嫣儿,这规矩是本帅当年立下的,这规矩不能坏!”

    “对!”老夫人附和地开口,手中的拐杖重重地落地敲了敲,“这规矩不能坏,伯琛不同,身为少帅,这帅府有着众位太太,若要服人,还是为伯琛生下个继承的儿子,这再扶正成为少帅夫人,这才合情合理!”

    一旁的督军夫人笑得几分嘲讽,心里头思量着皇甫琛刚才那句话,夫妻之实,这都夫妻之实了,还有何难做。

    督军夫人站了起来,走向了叶嫣然,这目光明显不似以前那般尊重,多了几分轻佻。

    “嫣然,你这是变来变去,都逃不过皇甫家媳妇的身份,这少帅和三少,你这都占了一份!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叶嫣然抬头看着眼前的督军夫人,她看出了她眼底那一丝丝嘲讽之意,缄默不语。

    叶司令上前,一把拉过叶嫣然的手,“然儿,随为父回去,这嫁人是终身大事,不可儿戏,我们回家从长计议!”

    叶嫣然抬起酸涩的眼眸,握紧了叶司令的手,正要离开。

    皇甫琛朝着叶司令跟前一站,目光冷峻地对上了叶毅的眼睛,“叶司令,你托人为嫣儿办理去圣彼得堡的手续,已经被我拦截下了,嫣儿她不能去!叶司令,你应该清楚。”

    “你……”叶毅眉目横了起来,怒气从鼻孔里重重地呼出,声音坚定落地,“少帅,你若真要娶嫣然,必需是正妻!要不免谈!”

    叶嫣然站在一旁,眸色浮动着复杂的光芒,终是暗了下来,平静地开口,“爹,不用谈了,对我而言,八姨太和少帅夫人都一样,都不是我想要的。”

    叶嫣然这话一出口,皇甫琛整个脸色都灰暗了下来,一旁的督军夫人听了叶嫣然这话,明显脸色不悦了。

    “我不同意!!”皇甫卓重声落地,上前,双目焦急真诚地注视着叶嫣然,“然儿,你不能嫁给皇甫琛,嫁给我!我根本不会让你委屈做什么姨太太,我会明媒正娶娶你进门,就算逼我一定要娶金家小姐,我也会让你先进门!绝不会委屈你半点!”

    叶嫣然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撇开脑袋,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阿卓,你别说了,我只想留给你最美好的我,你我缘分已尽!”

    “不是!然儿,不是这样!你一直都是最美好的!”皇甫卓激动地追上前。

    皇甫琛手臂又一次横在了皇甫卓跟前,“阿卓,嫣儿跟你说得够清楚了,她要嫁人是我,而不是你!”

    “皇甫琛!你个卑鄙小人!!”皇甫卓攥着拳头又一次要动手。

    陈副官上前,横在了皇甫卓跟前,“卓少,请莫要再动手!”

    “滚开!你个狗腿子!”皇甫卓一拳灌在了陈副官脸上,满腔的怒火想要发泄。

    “住手!!”老督军重重落声,站了起来,厉声喝道,“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在!当着我的面,兄弟俩为了个女人就动手!成何体统!”

    皇甫卓紧攥的拳头松开了,整个人无力地站着。

    皇甫琛面目冷峻地落在叶嫣然脸上,看着女人一脸忧伤,悲痛难掩的神情,整个胸腔都盈满了火,气不打一处来,嫁给本帅就如此难受吗?摆出这幅脸色给谁看!

    老督军踱步站定叶嫣然跟前,声音严肃,“叶小姐!”

    叶嫣然猛然抬头,看着眼前的老督军,声音低了几许,“督军,请讲!”

    “你可是要嫁于伯琛做八姨太?”老督军声音严厉。

    叶嫣然眸光清冷,正视老督军苍劲的眼睛,正声回落,“是!”

    叶嫣然这一声落下,所有人都征了下,皇甫琛唇角弧度越来越扩大,皇甫卓不停地摇着头,喃喃自语。

    叶嫣然顿了顿,转目看向督军,“不过,督军,嫣然有一事请求。”

    “你还要谈条件?”老督军明显不悦了。

    “一个很简单而且对皇甫家有利的条件!”叶嫣然连忙开口。

    “说来听听!”老督军一听见对皇甫家有利,一下子来了精神。

    叶嫣然上前,正声开口,“督军,我只要求嫁入帅府,能够继续让我在医馆问诊,拯救更多的病人!”

    老督军听了,微微一愣,目光亮了几分,看着眼前年纪尚轻的叶嫣然。

    一旁的皇甫琛,目光深了几许,心里头不悦了,这个女人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底,都答应她会考虑她的请求,想不到竟然找督军来提,想着督军来压过自己的命令。

    老督军微微顿了下,笑得几分高深莫测,“叶小姐,那你告诉我,你这去医馆问诊,对皇甫家如何有利了?”

    叶嫣然唇角自信地扬起,她已经猜到老督军会这么问自己。

    “督军。”叶嫣然波澜不惊地扬声,“如今正值大雪封路,天寒地冻时节,这城郊城隍庙涌入不少他城的流民,很多流民生了冻疮,若是久犯不治,只会加重伤情,导致化脓化瘀,或者死亡!嫣然以为,可以带领医馆医护人员,以皇甫家名义,为那些流民免费医治,这样可以显得皇甫家慈善为先,矜贫救厄!更能够笼络民心!”

    老督军听闻,盯着叶嫣然那张不施粉黛的白净脸蛋,多了几分深沉,浓眉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深笑。

    皇甫琛冷峻的鹰眸深深地注视着叶嫣然,沉声落地,“那就这么办!让本帅的八姨太以帅府的名义去城郊医治那些流民!”

    老督军听着,和一旁的督军夫人对视了一眼,老督军看向了叶毅,“叶司令,你看?这事要不就这么定了,三天之后,伯琛迎娶嫣然入帅府,你我依旧是亲家!”

    叶司令看向自己的女儿,有看向了老督军,面目冷怒,缄默了片刻,“既然嫣然做了这样的决定,那就这样办!”

    叶司令看着一脸清冷的女儿,心里头寻思着,这嫣然究竟是怎么想的?到底在作何打算。

    “不!!不可以这样办!!然儿不能够嫁给别人,她只能嫁给我!”皇甫卓整个人都激动地大声咆哮。

    “陈副官!!”皇甫琛严声下令,“把卓少带去书房!!”

    “是!少帅!”陈副官立刻招手叫了两个士兵,架着皇甫卓,朝着书房去。

    “然儿!你不能嫁给他!你不可以嫁给皇甫琛!”被架走的皇甫卓不停地回头朝着叶嫣然叫道,满屋子的人都看着皇甫卓被架着上了二楼的书房。

    叶嫣然至始至终低着脑袋,眸子忧伤地垂落,视线落在脚尖处,她不敢去看皇甫卓,她怕多看一眼,她就会反悔,反悔这样的决定,她怕多看一眼阿卓那双痛苦的眼睛,她就会抛弃一切,跟着他远走高飞。

    皇甫琛走上督军跟前,“父亲!”

    老督军转身,看着眼前的高大的儿子,“伯琛,无碍!阿卓这里为父来劝说,带着叶小姐回去吧,好好和叶司令商量下,虽说这是迎娶八姨太,也要做足了礼数!”

    皇甫琛心里头一阵荡漾,却是没有表露在脸上,沉声颔首,“是!父亲,那我先告辞了!”

    “慢着!”督军突然想起什么,一口叫住了皇甫琛,“何时下齐州,密函文件为父已经收到了。”

    皇甫琛瞥了叶嫣然一眼,又落向督军,沉声应落,“四天之后!”

    叶嫣然听见回复,愣怔下,心里头思绪着,这四天之后就是娶了自己后,次日就去齐州,这一去齐州就是大半月,似乎甚好。

    话落,皇甫琛上前揽过叶嫣然的肩头,朝着叶毅开口,“叶司令,请!”

    ********

    众人散去,督军府,二楼的书房里头,皇甫卓被两位士兵押着坐在椅子上。

    老督军推门而入,朝着那两位士兵挥了挥手,“你们两个都退下去!”

    “是!督军!”两位士兵松开了皇甫卓,朝着门外去。

    皇甫卓一得到解放,整个人跳了起来,朝着督军奔去,焦急地开口,“爹,然儿不能够嫁给大哥,我娶她!求求你,不能够让然儿嫁给大哥!”

    老督军看着皇甫卓哀求痛苦的样子,浓眉皱了起来,不悦地责斥道,“阿卓,瞧瞧你这幅样子,像什么样!为了一个女人,和自己大哥动手,又是瞎闹腾!这叶嫣然自己指名说要嫁给你大哥,没人逼她,你这幅样子,还是不是我皇甫万山的儿子!”

    皇甫卓双膝噗通跪在了地上,“爹!你不懂,然儿都是被大哥逼得,大哥逼迫她,还……还畜生一般毁了然儿的清白,求你,求你不要同意这门婚事!求你了,父亲大人!”

    “啪~”的一声,老督军老气横秋地拍案而起,厉声喝道,“说的是什么话!伯琛是你大哥!如今是镇军的主帅,岂能说话目无尊长!阿卓,就算你大哥夺了叶嫣然,这又如何,不过一个女子,这女子千千万万,你想要多少,总会有,是个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

    “父亲大人……”皇甫卓跪在地上,整个背靠在了桌沿,眼眶发红,泪光隐在眼眸上,闪烁着,太多的无力和痛楚。

    “我和然儿青梅竹马,相爱数载,这诏阳大户人家人尽皆知……我如何放得下,这都是皇甫琛!!他自己都有七房太太,见着我的然儿蕙质兰心,美丽脱俗,就如此抢夺,这分明就是强盗!!爹,你不能如此偏心!然儿是我的!”

    皇甫卓一字一句说得雨泪俱下,手捶着胸口,那种心痛的感觉像是挖了心。

    老督军重重地舒了口气,惦着大腹便便的肚子,老气横秋,“放不下你也得放!如今是伯琛是一个愿娶,一个愿嫁,这可是没人逼他们,这事情发展至此,你自己认命吧!”

    老督军抚衣袖,径直离开了书房,皇甫卓靠在桌沿,目光泛散开,深深浅浅都是曾经的记忆。

    *********

    偏厅里头,督军夫人搀扶着老夫人,老夫人拄着拐杖朝着老督军靠近,“督军!”

    老督军回过神,连忙上前,“娘,何事?”

    “阿卓怎么样了?”老夫人拄着拐杖坐了下来,一旁的督军夫人连忙为老夫人垫了一块靠枕。

    “没事,很快就会好了,这事发生得有点突然,一时间接受不了可以理解!”老督军落坐下,目光落在窗外的天色。

    “督军,我正有一事和你相商!”老夫人开口道。

    “娘,何事?请讲!”

    老夫人眼底划过一道狡黠,“三天之后,伯琛不是要迎娶叶嫣然过门,我看为了让阿卓收收心,告知下金家,让阿卓三天之后,也把金家小姐娶了!”

    一旁的督军夫人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开口,“娘,您的意思?要伯琛纳姨太,和阿卓娶妻同时操办?”

    “正是此意!”老夫人敲了敲手中的拐杖,笑得几分深意。

    老督军摸了摸唇上的一撮胡子,若有所思,点头道,“我看就按照娘的意思来办。”

    督军夫人听着,立刻开口道,“那我立刻去金家一趟,通知她们,这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了,督军府这里,原本是为阿卓和嫣然准备的,如今换了新娘,也是一样的!”

    “拿快去吧!别耽误了时间!”老夫人催促着。

    督军夫人连忙招呼着贴身丫鬟照顾老夫人,自己带着使唤丫鬟离开了偏厅。

    贴身丫鬟跪在老夫人跟前,替她捶着腿脚,老夫人看着眼前的老督军,“万山,这叶嫣然没有嫁给阿卓,实属好事!”

    老督军转动手中的两个铁球,声音平静,“娘也看出来了?”

    “嗯!”老夫人重重地哼声,“这叶嫣然颇有将门之后的风范,好强,有主意,不似外面看上去那么温婉,性子烈,那日当着众人就给阿卓一个耳光子,这要是阿卓真的娶了她,岂不要越过阿卓,成为当家主人!不适合!”

    老督军深深地笑了,“娘,您跟我想到一块去了,这叶嫣然嫁给伯琛倒是合适,做八姨太是委屈了她,却能够震住她,才气横溢的女子,倒是可以辅佐伯琛,这八姨太身份却不会越过伯琛。”

    老夫人连连点头,“正是如此,这伯琛向来淡薄儿女之情,也不怕这伯琛被这叶嫣然牵绊住,此样甚好!”

    老夫人话至此,顿了顿,“只是……只是若这叶嫣然为伯琛生了个儿子,这终究是要扶正为夫人。”

    老督军端过桌上的茶水,酌了一口,“那就等她生出来了再说!”

    *******

    司令府,皇甫琛送叶嫣然回到了司令府。

    大门口,叶嫣然下了汽车,后头的一辆黄包车停下,叶司令从上头下来,走上前。

    “少帅,请你进府一叙!”叶司令站在车外看着汽车里头的皇甫琛,严声开口。

    皇甫琛没有下车,车窗里头,冷峻的脸庞透着一丝得意,落在车窗外。

    “叶司令,尊称你一声岳父大人,过多的话就不说了,这嫣儿我送到府上了,这聘礼我会让陈副官明日送到府中,叶司令只要做好嫁女儿的准备就好!”

    皇甫琛又将目光落在了叶嫣然身上,上上下下看了一番,勾起一抹兴味的笑意。

    “嫣儿,三日之后,花轿会到司令府,做好新嫁娘的准备!”

    话落,皇甫琛落下车窗,汽车离开了叶嫣然的视线,渐渐淹没在前方的道路。

    叶嫣然站在原地,久久看着,模糊了视线,心里头一阵阵忧伤,落寞。

    “嫣然,跟为父进屋吧!”叶司令背手身后,落下这句话。

    叶嫣然收回了视线,跟在叶司令身后,进了屋。

    客厅里头,叶司令猝然转身,看着叶嫣然,几分怒气,“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好端端为何答应嫁给少帅做八姨太!你不是说了不愿意吗?就算德国那里手续被他拦截了,还是有其他法子!”

    叶嫣然看着眼前的叶司令,几分凝眉,“爹,你不知道大哥在齐州出事了吗?”

    叶司令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下,“你是为了这事?”

    叶嫣然看着一脸平静的叶司令,一下子发疑了,“爹,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大哥吗?大哥被单军作为人质抓了!”

    叶司令拿起了桌上的烟杆子,挑了挑烟丝,“这事爹也弄不准,派去的人,都没有个准信,你大哥无缘无故被单军抓走,我是觉得事有蹊跷,这又一时半会无法联系上,而少帅这边,也不知道他打得是何主意?”

    叶嫣然凤眸垂落,平静地开口,“爹,无论是何主意,少帅答应过我,只要我嫁他做八姨太,一定会帮我救出大哥!”

    “八姨太!嫣然,这样委屈了你!我怎么跟你死去的母亲交代!”叶司令摇头叹气。

    叶嫣然勾唇笑了,笑得一脸轻松,“爹,没事,其实我的清白被皇甫琛毁了,不能远走他乡,嫁他也是自然而然之事,其实就算嫁给他做八姨太,只要我能够继续行医救人,其实也不枉费我一身的医术,也可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这出诊也是早出晚归的,可以避免和他那一群太太有碰头,一切照旧!”

    叶毅点燃了烟杆,思虑了片刻,“所以你今天会向督军提出那样的要求?”

    叶嫣然点了点头,“是!皇甫琛不一定会爽快答应我,他的思想太过自我,我做我的事,他当他的少帅!”

    叶毅沉默了片刻,吐了几口烟,落下烟杆,“若是你真的嫁给了少帅,要保持和阿卓的距离,我看得出,阿卓还没放弃!”

    叶嫣然眸子瞬间灰暗了下来,笑容几分苦涩和酸楚,“他很快会迎娶金家小姐,此生我和他有缘无分……”

    叶嫣然眸子闪烁着泪光,一想起皇甫卓拥着别的女人入怀,夜夜同床共枕,心如刀绞般疼痛。

    *********

    次日,寒冬的白日,天色放晴,冬日的暖阳普照大地。

    茶楼里头,桌上一盏茶冒着热气,何湘湘和胡晴坐着,看着一脸忧伤的叶嫣然。

    “嫣然,这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你好端端会改嫁少帅,还是当他的八姨太?这卓少怎么又会娶了金家小姐!这简直让我们两个不敢相信!”何湘湘捏着手中的请柬,那是皇甫家送去给何家的结婚请柬,是皇甫卓和金家小姐成亲的结婚请柬。

    “说来话长,事已至此,我已经无从选择!”叶嫣然喝了一口茶水,声音寡淡。

    “嫣然!”何湘湘焦急地握住了叶嫣然的双手,“这怎么能够就这样算了,你看看,你这原本可是皇甫三少的夫人,一下子变成了少帅的姨太太,就算他是少帅又如何,你看这八姨太的名分,连张请柬都没有,这宴席也不办了,听说那少帅娶了几房的姨太太,几乎都是一串炮竹,一顶花轿就从偏门抬进府,这得多委屈啊!”

    胡晴比较文静,看着叶嫣然,泛着几分忧伤的神色,动了动唇,“嫣然,你真的决定嫁给少帅,做他的八姨太了吗?”

    叶嫣然双掌握着热气腾腾地茶杯,轻抬眸,微微点了点头,“嗯,我决定了,嫁给他,我依旧可以出来替人看病,也可以继续和你们喝茶,一切照旧,你们就当我还是以前的嫣然就好了!”

    “可是卓少呢?卓少真的甘愿放弃你?还是他真的被金家小姐迷住了?见异思迁?”何湘湘着急了。

    “湘湘,不是这样的,你别问了,这一切都是命!”叶嫣然撇过脸去,视线落在了茶楼楼下,眸光幽幽,一阵酸楚又是涌上了心口。

    胡晴见着,握住了叶嫣然的手背,“嫣然,看得出你有苦衷,想哭就哭会,我们姐妹陪着你。”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