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 十恶不赦,罪不可恕(7000)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 十恶不赦,罪不可恕(7000)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皇甫琛手掌顺着女人的脖颈下滑,低头吻住女人的脖颈,伸出手指头撩开女人的纽扣……

    “不要!”叶嫣然一把按住了皇甫琛的手,“我的话还没说完!”

    “说什么……我听着……”皇甫琛埋头在女人的锁骨上,落下密密匝匝的吻痕,这种清新的女儿香,越吻越是上了瘾。

    叶嫣然双掌一把捧住了男人的头,阻止男人下滑的速度,“我有两个条件!”

    皇甫琛抬起迷醉的眼睛,声音嘶哑,“说!”

    “你一定要救回我大哥!”

    皇甫琛微微颔首,“这是自然!”

    叶嫣然顿了顿神色,“还有,我要继续在医馆里头问诊,时不时还会出诊!”

    皇甫琛剑眉微蹙,一双深褐色的鹰眸微微眯了眯,看着身下的女人,多了几分深意。

    “怎么?本帅养不起你?需要你一个妇道人家出去抛头露面,赚去营生钱?”

    叶嫣然很是不悦地拧了柳眉,语气稍稍激动了,“这与你养不养得起我无关!我学习中医数载,而后又漂洋过海学习西医,为的就是治病救人,空有一技之长,却无处施展……”

    “谁说你无处施展?”皇甫琛一下子打断了女人的话语,盯着女人的眼睛,手指头撩拨着女人的耳根,“帅府本就有专用医生,辞退了帅府的医生,你来当,不正好可以让你施展!”

    叶嫣然听着,连连摇头,“皇甫琛,我想出去救死扶伤,而不是待在你的帅府,每天数着日子,看着零星碎散的病人,况且帅府的人若是偶感风寒,我自然会救治!”

    “本帅不允许!”皇甫琛厉声落下,“本帅的女人就该乖乖呆在闺中,相夫教子,恪守本分!这行医救人,你学了也就罢了,这女人无需太有志向,安分守己才是该做的!”

    “不!”叶嫣然不停地摇头,“皇甫琛,我可以答应嫁给你,做你的八姨太,安分守己,我只要出去医馆工作,我不想天天待在方寸之地!”

    皇甫琛翻身压上女人的身体,深褐色的瞳孔渐渐绽放开,单掌捏住了女人的下巴,声音凛冷,“我看你是想要见阿卓吧?这冠冕堂皇的理由未免太过牵强!”

    “皇甫琛!”叶嫣然怒急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心胸狭隘,若是我不安分,岂会让你夺了清白之身,我与阿卓惺惺相惜,情投意合那么久,都未成逾越雷池,你不觉得你太过小人了吗?”

    皇甫琛闻言,目光深了几许,回想起戏台下那一次,唇角微微勾起,手掌松开了女人的下巴。

    “算你安分!你说的事,本帅会考虑一下。”

    话落,皇甫琛手掌继续挑开女人的衬衫口,一个个纽扣剥落,粗粝的手掌一下子窜了进去。

    “你做什么!”叶嫣然焦急了。

    皇甫琛双掌扯开女人里头的衣衫,露出白希的肌肤。

    “都要嫁给本帅了,你还在矫情什么!”

    叶嫣然羞恼道,“皇甫琛,我来月事了,你能不能节制一点!”

    皇甫琛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手掌摩挲着女人的心口,叶嫣然扭捏着想要避开,却被男人抓住。

    “节制什么?好好陪我休息一下!”

    皇甫琛伸手剥去叶嫣然的衣衫,“把上面的衣服脱了!”

    “嗯……别……冷!”叶嫣然拧着眉头拒绝,身上的外套连着羊毛衫,已经被男人稀里糊涂地剥落。

    “不冷,我会抱着你。”皇甫琛快速地解开了女人身上的衬衫。

    叶嫣然一下子双臂环住了胸,脸颊涨得绯红,空荡荡的感觉令她羞涩不堪。

    男人肌肉贲发的铁臂,穿过女人的细腰,搂着女人入怀。

    “害羞了?”皇甫琛手指头轻轻地勾起了女人的下颌,一双鹰眸璀着火热的光泽。

    叶嫣然撇过头去,不去看皇甫琛的眼睛。

    皇甫琛不依不饶地扳过女人的脑袋,菲薄的唇落了下去,一口含住了女人的唇,带着几分重的力度吮吸了起来。

    叶嫣然双掌顶在男人的胸膛,感到他滚烫的热意,脸颊发烫,连着烧到了耳根。

    皇甫琛睁着眼睛看着女人紧张地想要推开自己的模样,那微微拧着的柳眉,连着嫩白如藕的肌肤,令人一阵阵心驰神往。

    一阵天旋地转的热吻后,皇甫琛双臂紧紧搂住一身粉痕的女人,贴着女人的耳根,“还冷吗?”

    叶嫣然双颊氤氲着两朵红云,眸光泛散开一丝丝迷晕的神智,双手想要推开环住的铁臂,“你别抱得这么紧。”

    皇甫琛勾唇轻笑了声,微微松开了手臂,转手穿过女人的脖颈,换了个姿势抱住,滚烫的胸膛紧紧贴着女人的后背。

    “你别靠得这么近,太热了。”叶嫣然很是羞涩,带着几分彷徨不安。

    “你刚才说冷,现在又说热?”皇甫琛饶有兴趣地摩挲着女人的唇瓣,“这究竟是冷还是热?”

    叶嫣然对上男人凑近的眼睛,那一双浩瀚深邃的鹰眸,让人一眼看不到底的眼睛。

    “……”叶嫣然片刻间说不出言语来,她从未想过有一天,竟然会和皇甫琛这个男人有这样的交集,从小看见的这个男人,就是倨傲冰冷,自负霸道之人,一直以来只是当他是阿卓的哥哥。

    思及此,叶嫣然一下子又想起了阿卓,眸子垂落,染满了忧伤,柳眉拧着。

    “怎么不回答?”皇甫琛见着女人一脸哀伤的模样,心紧了几分,挑起女人的下巴,“你在想什么?”

    叶嫣然寡淡扫了皇甫琛一眼,静默不语。

    “你究竟在想什么?!”皇甫琛心急了,声音冷硬,“快说!你这样子难过的样子,是什么意思?!!和本帅在一块,就让你这么不欣喜吗?”

    叶嫣然清冷地扫了皇甫琛一眼,淡薄地吐着字眼,“和一个强盗在一块,有何欣喜的!真是可笑!”

    “那你不和本帅在一块,想和谁在一块!”皇甫琛质问透着一丝丝冷厉。

    叶嫣然被滚烫的双臂箍在了胸膛中,静默不语。

    皇甫琛目光锐利地盯着女人的眼睛,“在想谁?阿卓?”

    叶嫣然垂下眸子,抿着唇静默着,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地阖着。

    皇甫琛见着女人看似默认的反应,火气窜窜地盈满胸口,翻身压上,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女人的唇瓣。

    “嘶~~痛!”叶嫣然痛哼了一声,唇瓣被男人一口咬破了皮。

    叶嫣然瞪着皇甫琛,“你做什么!皇甫琛,你是野狗吗?咬我做什么?!”

    皇甫琛磨着女人的唇瓣,浓黑的剑眉跳浮着,铁臂搂着女人,提了起来,“说!你是不是在想阿卓?!”

    叶嫣然被男人用手掌箍着腰,提在半空中,一阵阵寒气窜入被褥中,丝丝冰凉。

    叶嫣然撇过头,声音清冷,“我心里想谁与你无关,那是我的心,你管不到!”

    皇甫琛胸膛气得一起一伏地鼓动,深邃的鹰眸暗沉地盯着眼前的女人,脑袋猝然倾上女人的唇瓣,又是一口嚼住女人的唇瓣,像是惩罚一般,含在口中,重重地吮吸一口,对着破皮的唇瓣吸出了一口腥味的血。

    “唔……”叶嫣然一下子拧紧了眉头,唇瓣上,那沁出的一丝丝疼痛,她很清楚地感受到男人的怒气。

    皇甫琛松开了唇,手指头重重地点着女人的心口,“叶嫣然!你现在和本帅在一块!只能想我!听懂了没有?”

    叶嫣然伸手触碰着破皮了唇瓣,一双流转的凤眸溢出一滴滴的泪水,气恼道,“我心里想不到你!你要我如何想你!皇甫琛,这人心不是你能够掌控的,你逼死我,我也不会想你!!”

    “你!!”皇甫琛气得整个胸口都要炸开,盯着女人光泽流转的眸子,猛然压下脑袋,狂风暴雨般的啃吻落在女人的脖颈。

    “皇甫琛!你做什么?不要咬!啊~~~!好痛!”叶嫣然双掌落在男人的背脊骨,捶得嘭嘭发响。

    皇甫琛发了狠地啃咬叶嫣然赤条条的上身,一阵风云残卷地啃咬,猛然抬头,怒喝道,“想不想我!!说!!”

    叶嫣然眼眶盈满了泪水,唇瓣颤动着,轻哼一声,撇过头。

    皇甫琛一把扳过女人的脑袋,怒声道,“看着我!说!心里头想着是谁!”

    叶嫣然伸手一把抹了泪水,气愤哭叫道,“想着谁!想着谁!我就是不想你!我就是不想你!皇甫琛,有本事你就咬死我!”

    “哭什么哭!本帅让你受委屈了吗?”皇甫琛心柔软了几分,凑近脑袋,唇轻柔地吻了吻女人的唇,“别哭!”

    皇甫琛低头吻着女人的泪水,很是焦急粗鲁地吻着女人的泪水,“叶嫣然,不准哭!这回诏阳个把月,我时不时疼着你,本帅那些姨太太做梦着要我疼着,你却这么哭哭啼啼的,扫我的兴致……”

    “那你去找她们!!”叶嫣然抽泣地一口打断,指着皇甫琛,“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姨太太,一直都是你在逼我,逼我屈服你,逼我嫁给你!逼我心甘情愿地受你的凌辱!皇甫琛,你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皇甫琛怒声扬起,拉出女人的双腿,正要撑开。

    “你做什么!!”叶嫣然焦急地怒声。

    皇甫琛手掌迅速地探入,触及女儿家的月事带,一下子停下了手掌,面目难看黑沉,这满腔的怒火难消,想要找个宣泄口,却是被堵了回去。

    叶嫣然见着男人顿住了动作,连忙扯过了被褥,将自己裹住,上身赤条条地发寒。

    皇甫琛赤膊着上身,又一次爬尚了床榻。

    “皇甫琛!你不要过来!”

    “矫情什么!不碰你,休息!”皇甫琛一把裹着被褥的女人,庞大的身躯窜入被褥中,温热的气息一下子又一次包围着叶嫣然。

    “你别抱得这么紧!很热!”叶嫣然羞恼地叫嚷。

    皇甫琛不依不饶地紧紧搂着女人的身子,滚在被褥下头,一掌握过了女人的一只手。

    “皇甫琛,你要究竟做什么?”叶嫣然被男人强制拉着手,覆在发烫处。

    皇甫琛薄唇吐着粗重的气息,“嫣儿,好好听话……”

    日近黄昏,当叶嫣然醒来时候,侧头一看,人去床空。

    不远处的炭火架还在烤着炭火,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叶嫣然伸手,酸痛的手臂,置在眼前看了一眼,一阵腥味飘散,男人在自己手心中交代了他的滚烫,瞬息间,叶嫣然脸颊发烫。

    *******

    夜间,金府,客厅里头摆放了满满当当的聘礼,合着媒人和留下的聘书。

    金雪离眸子微垂,泛着几分忧心,看着一客厅的聘礼,心里头几分喜悦,却也不安。

    金老爷上前担忧地询问,“小离,爹爹问你,这皇甫三少,可是你心里目中的良配?还是因为他救过你的命,所以,即使他对你犯了这样的事情,你也不计较了?”

    金雪离看着眼前的金老爷,一脸纠结,“爹爹,我……”

    “这究竟是还不是?这皇甫三少对你所犯下的事情,可是损了你的名节,爹爹担心你啊!小离!”金老爷语重心长地说着。

    金雪离眼眶湿润,缓缓地点头,“爹,他是,他是小离的中意之人,只是……只是我担心他是被逼无奈娶了我,我不想逼他……”

    “傻瓜!”金老爷连忙打断了自己女儿的话语,“小离,皇甫卓身为男人,既然敢对你做出那等事情,就该对你负责,这督军夫人今日来,也都说了,定是会让皇甫三少娶了你,而且保证一定是正妻,不会输给那叶家小姐!”

    金老爷顿了顿,继续开口道,“小离,你放心,爹爹就你这么个女儿,金家这么多产业,贸易行,农庄,这可都是你的嫁妆,皇甫卓那小子娶了你,那是捡到了宝贝,他若是敢不疼你,爹爹一定不会放过他!这督军夫人都拍着胸脯担保着。”

    金雪离至始至终只是听着,心里头何尝不知道这督军夫人这么想,皇甫卓不会那么想。

    ********

    督军府,客厅里头,争吵声在客厅四周回荡。

    “奶奶,求求您,我真的不能娶金家小姐,我不能负了然儿。”皇甫卓跪在地上,朝着老夫人跪求。

    一旁的督军夫人拧着眉头,“阿卓,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反对你娶嫣然,只不过这叶司令如今都要求退了婚,而这金家小姐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被你毁了清白,你现在不娶金家小姐,你还能够如何?”

    “不不不!我不要和然儿退婚,我要和她成亲,这事儿我会和然儿说清楚!”皇甫卓坚持地说着。

    这时候,老督军冷沉开口,“阿卓!”

    皇甫卓立刻神情凝重地转向了老督军,“爹,您说。”

    老督军看着皇甫卓,苍劲的眼睛,绽放着精光。

    “阿卓,这金家小姐你必需娶了!这金家老爷都派人捎来信,说这要是你娶了金家小姐,这今后金家的七家贸易行,连着诏阳城外的农庄都是你的……”

    “爹……”皇甫卓激动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莫着急!”老督军沉声落地,“至于娶嫣然,明日我派人去请叶司令过来,商量着看看这婚能不能不退,你就连着叶嫣然一块娶了,两个妻子一样大,谁都不委屈了谁,我看就这么办了!”

    “爹!”皇甫卓焦急地出声。

    “阿卓!”老夫人重声落地,“既然督军都做主了,就听话,奶奶也是为了你好,这事情是你造成的,能够埋怨谁?”

    皇甫卓极尽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双目泛散开迷惘的光芒。

    金府,女儿家的闺房里头。

    金雪离拉开了化妆盒,伸手缓缓地抽出了一叠泛黄的药方子,慢慢地翻看着,思绪飘远……

    还记得三年前,自己卧病在床,奄奄一息,几乎多次在鬼门关前徘徊,那一袭茶白色的长衫,斯文有礼的男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叫皇甫卓,是皇甫三少。

    他每日来到府中为自己看病,多亏了他的鼓励,和妙手回春的医术,才将自己从鬼门关里头拉了回来,如此救命之恩,金家人记了一辈子。

    金雪离望着手中握着的那一叠药方子,曾经每一次开药方,自己总是坐在一旁静静看着那个斯文白希的男子,每次都期盼着能够和他多相处一会。

    金雪离看着窗外,难得出现的皓月,今夜无雪,格外通透的一轮明月。

    “这是上苍注定的缘分吗?”金雪离喃喃自语,将那一叠药方子埋在了心口,紧紧地压住。

    犹记得自己病好了,多次偷偷地出门远远地望着他,望着他每日和叶小姐出双入对,谈笑风生,更看见他对叶小姐那一举一动,温柔如斯,就像他的人一样,那么温润文雅。

    至此,他和叶家小姐远赴日本,一走就是两年,这再见之时,就是他和叶小姐的婚讯了……

    金雪离不记得自己难过伤心了多久,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将这个男人深深埋在心底,永远感激他,祝福他。

    金雪离幽幽地开口,“皇甫卓……无论你怎么想,我嫁给你,一定会好好做你的妻子,照顾你,感念你一辈子……”

    ********

    次日上午,天空阴沉了下来,督军府。

    正厅坐满了人,叶司令和督军对坐着。

    “督军,我这女儿然儿自小进了女子学堂,还在传教士教堂里头呆过一阵子,而后又远赴日本,提倡自由平等的女子地位,所以这卓少娶了金家小姐,然儿想要退婚,也在情理之中。”叶司令声音平静地落下。

    “不,叶司令,这事……我跟然儿说清楚。”皇甫卓上前焦急地开口。

    正在这时候,叶嫣然挽着皇甫琛从外头进来,偌大的督军府,一道道门,一条条走廊,吸引了不少下人的目光。

    “大家上午好!”皇甫琛落下这句话,转手搂着叶嫣然的细腰踏进了正大厅。

    所有人都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进来的一对人,所有人无法恍过神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督军夫人喃喃言语,身后那一排老督军的姨太太跟着交头接耳的议论。

    “然儿……”皇甫卓出神地言语,看着挽手进来的两个人,一双清俊的眼睛快要脱出眼眶。

    皇甫琛手掌摩挲着身侧女人的细腰,越发紧了几分,脸庞挂着显而易见的笑意,笑得几分复杂,令人捉摸不透。

    叶嫣然垂着眸子,身上穿着素色的旗袍,神情清冷淡漠。

    “然儿……你这在做什么?”皇甫卓焦急地奔上两人跟前。

    叶嫣然抬起眸子,落在皇甫卓憔悴了几分的脸庞上,眸底泛起一阵阵心疼,哽在喉中的话语说不出口。

    “然儿,你这是做什么?”叶司令跟着站了起来,所有人的视线转而落在了皇甫琛的手上,紧紧地缠绕着叶嫣然的细腰。

    “伯琛,你这是……”督军夫人瞬间缓过神来,站起来,开口问道。

    皇甫琛搂着叶嫣然走上前,侧头扫了一眼身侧的叶嫣然,回落视线,正声开口,“我今天来,就是向各位宣布一件事,我打算娶叶嫣然为八姨太!”

    “啊?!”督军夫人连着督军那些姨太太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伯琛,你到底在说什么?”督军夫人震惊地开口。

    叶嫣然抬起眸子,落向叶司令,声音透着几分忧伤,“爹,我决定了,嫁给少帅做八姨太!”

    “然儿!!”皇甫卓一下子激动上前,“然儿,你不能嫁给他,他可是娶了七个姨太太,你进门只是八姨太,这件事我必需和你从长计议!”

    叶嫣然眸子泛着忧伤,看着眼前的皇甫卓,“阿卓,我……我配不上你,你知道的……”

    皇甫卓怔了一下,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原来然儿是在计较那件事,也难怪了。

    “不不不!然儿,你在我心中是最美的然儿,那些都不重要,真的不重要,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皇甫卓激动地伸出手臂,想要握住叶嫣然的肩头。

    皇甫琛目光深谙,横手拦在了皇甫卓的跟前,阻止皇甫卓靠近一步。

    声音冷凛,“阿卓,如今嫣儿决定嫁给我了,你身为我的弟弟,要保持距离!以免招人闲话!”

    “你!”皇甫卓气结,指着皇甫琛,破口怒骂道,“皇甫琛!你还知道距离?然儿是我的未婚妻,你抢我的妻子,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皇甫卓抡起拳头挥了过去。

    “阿卓!!”众人吓了一跳,惊呼出声。

    皇甫琛手掌一把接住了皇甫卓挥动过来的拳头,紧紧地遏住,眉目腾起寒气,声音冷硬,“阿卓,上次那一拳,我让你了,接下来我不会再给你出拳的机会了!”

    “不用你让!皇甫琛!你这个卑鄙小人!我视你为最亲的大哥,你竟然抢我妻子!”皇甫卓抡起另一拳,朝着皇甫琛袭去。

    皇甫琛目光一暗,快速地接住袭来的另外一只拳头,一个发狠利索地旋转,一下子把皇甫卓的双臂背在了身后,抵在了他的腰间。

    “阿卓,朝我动手!你讨不了好!”皇甫琛声音冷硬,架着皇甫卓的双臂,目光森冷。

    一旁的叶嫣然紧拧着柳眉看着眼前的一幕,眸光闪烁,浑身极尽无力,这样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一切都要大白于世了……

    “你们俩这是在做什么!!”老督军终于站了起来,声音重重地落地,威严的脸庞腾起了怒气。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