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八十章 弃医从武,暗相较劲(7000第一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 第八十章 弃医从武,暗相较劲(7000第一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月老庙,围观的香客领了赏钱,渐渐散去,皇甫卓拉着叶嫣然走出了月老庙。

    “阿卓,接下来我们是去医馆吗?”

    皇甫卓停下了脚步,转头正视着女人的双眸,双掌握住女人的双肩,“然儿,我想告诉你,我决定弃医从武了!”

    “什么?!”叶嫣然惊讶了,“阿卓,你是不是开玩笑!”

    “我不开玩笑。”皇甫卓神色微暗,“然儿,我是说真的,从我丢下眼镜那一刻,我就决定好了。”

    “可是……”叶嫣然紧蹙着柳眉,“可是你除了拿手术刀,你要如何上战场杀敌?战场上刀剑无眼,枪林弹雨的,你让我如何能够安心?”

    皇甫卓伸手抚摸着女人莹润的脸蛋,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他看得痴醉,多少次想要好好的一亲芳泽,美好的让自己舍不得去触碰。

    “然儿,要换成寻常人家,我就安心做我一辈子的医生,可我生在皇甫家,注定了不能够平平静静度过一生,注定了这双手该是拿长枪,而不是手术刀!”

    叶嫣然双眸闪烁着,她仿佛看见了男人眼中闪烁的戾气和痛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仅仅只是一夜,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阿卓,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叶嫣然不甘心地追问。

    皇甫卓抚摸着女人的脸蛋,拉起女人的手,小心翼翼地在女人手背落下一吻,“然儿,别多想,我是一个男人,我只想好好保护你,保护最美最好的你。”

    皇甫卓伸出双臂一把搂过了眼前的女人,紧紧地搂住,鼻尖似乎能够嗅到女人的体香,心碎的声音在心中落下,我的然儿,我最好的然儿……

    ******

    督军府,书房里头,老督军掌中滚着两个铁球,一旁坐着皇甫琛,正在商谈这西北的地势扩张。

    这时候,敲门声落下,皇甫卓站在门外,声音低沉,“爹,大哥,我有事找你们谈!”

    老督军和皇甫琛对视了一眼,老督军沉声落地,“是阿卓,进来吧!”

    皇甫卓推门而入,紧随着合上了房门,站定两人跟前,目光直视皇甫卓,“大哥,我决定弃医从武!”

    老督军掌心中的两个铁球停止了转动,一脸惊诧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三儿子,自己的三个儿子,他最清楚不过,当属老三淡漠名利,喜欢清平,多次让他扛刀练枪,他都拒绝了。

    一旁的皇甫琛目光深谙,唇角浮起深笑,“想通了?二十六年你都想不通,这会儿想通了?”

    皇甫琛站了起来,目光沉沉地盯着眼前的皇甫卓。

    皇甫卓双目盈满了痛恨,却是隐忍住,对上皇甫琛的眼睛,声音平静,“无意间想通了,发现什么事,什么人才是最重要的!”

    皇甫琛站前一步,声音冷硬,“阿卓,你要记住!不要为事而事,不要为人而战!这样只会让你一时冲动,乱了阵脚!”

    皇甫卓轻抬眼眸,“大哥,就一句话,成全还是不成全?”

    “成全!!”皇甫琛重声落地,“你若愿意上战场,为皇甫家而战!我这个当大哥的,自然成全!!”

    “那么接下来?”皇甫卓停住了声音,示意皇甫琛。

    皇甫琛唇角勾起一抹深笑,笑得几分复杂,难以捉摸的神色浮上了眉梢。

    “黑石岭有一群震威的山匪,我一直想要把他们收编,纳入皇甫军队的麾下,只是这出兵几次,都无功而返!着实令人头疼!”

    “给我军队!我去!”皇甫卓毫无犹豫地打断了皇甫琛的话。

    皇甫琛盯着皇甫卓的眼睛,猝然笑出声,“哈哈哈哈!”

    一双覆满粗粝茧子的手掌落在皇甫卓肩头,重重地拍了拍,“阿卓,不要心急,你先去练兵场操练一阵子,等你可以徒手打趴五个士兵,我就给你军队,让你去!若是成功收编那群土匪,那军队今后就归你指挥!”

    皇甫卓沉了沉眼睛,沉声道,“好!全凭大哥做主!”

    “好!真是太好了!”老督军兴奋地站了起来,掌心的两个石滚球落在桌上,上前,一掌拍落一个儿子的肩头,“不愧是我皇甫万山的儿子,今后有两个儿子为我打江山!实属大幸!”

    皇甫琛似笑非笑的笑容,深褐色的瞳孔散发出凛冽的光芒,皇甫卓目光暗藏着汹涌的戾气,对上皇甫琛的眼睛,齐平的视线,两人久久地对视。

    ********

    夜色渐深,叶嫣然从西医馆忙活回来,才一进门,就撞见数日不见的蔷薇。

    “小姐……”蔷薇一脸羞涩的模样走上前。

    叶嫣然看着蔷薇,“你这送皇甫慕卿出城,怎么去了数日?这是送君千里,泪洒满道吗?”

    “小姐……你取笑我!”蔷薇很是难为情的样子。

    叶嫣然轻笑了声,“那封信?”

    蔷薇听着,瞬即抬头,“小姐,你放心,慕卿说了,一定会帮小姐把信送到靳二少手上!”

    叶嫣然微点头,看向蔷薇一阵子,“蔷薇,你连慕卿都叫上了,你送他出城这么多天,孤男寡女的,应该没有……”

    “小姐,你说什么呢!”蔷薇一下子羞赧得双颊涨得通红,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当然没有!我还没嫁人呢,怎么可能!”

    叶嫣然满意地点了点头,“你没事就好,慕少已经离开了,别多想了,回来了好好休息下。”

    蔷薇点着头,心里还在思念着昨夜那一记缠绵悱恻的深吻,心里头跳得咚咚咚的。

    叶嫣然没有再多说,浑身酸痛得很,朝着楼上去,脸色几分苍白,心里头乱糟糟的。

    *******

    时间一连过了五日,晌午时分,蔷薇送了食盒去西医馆。

    叶嫣然送走了病人,接过食盒,下了楼,骑着高头大马,前往练兵场。

    城郊的练兵场,寒风凛凛,上午的操练停歇了下来,皇甫卓坐在草场上,叶嫣然在树干上系好了马匹,提着食盒朝着皇甫卓走去。

    “阿卓,吃饭了!”叶嫣然跟着坐了下来,开始打开食盒。

    皇甫卓一身士兵的军装,摘下了头上的军帽,连日来的操练,寒风吹拂,让他白希的脸庞皴裂了不少,黑红黑红的双颊。

    “然儿,今天带什么好吃的?闻着好香!”

    叶嫣然从食盒里头将菜一道道摆放出来,笑道,“你那是饿极了,就一些家常菜,都是我家厨子做的。”

    叶嫣然递了一碗饭给皇甫卓,看着他黑瘦不少的脸庞,心疼道,“阿卓,这几日操练是不是很累?”

    皇甫卓吃着饭,摇了摇头,看着女人娇美的容颜,一脸欣慰,“不累,为了你,我一点都不累!”

    “为了我?”叶嫣然手中的筷子顿住。

    皇甫卓意识到说错了话,笑了笑,“为了保护你,呵呵!”

    叶嫣然有点摸不着头绪,摇头道,“阿卓,你又在说什么,怎么感觉你最近怪怪的。”

    “好了,不说这个,你这些天在医馆还忙吗?”皇甫卓换了个话题。

    “还好,有小张和云妹帮我,他们都很勤快。”叶嫣然说着,夹了一个大鸡腿落在皇甫卓碗里头,“阿卓,多吃点,别光顾着说话。”

    皇甫卓跟着夹了一大块鸡肉落在叶嫣然碗里头,“你也多吃点,医馆现在都是你在忙活了,可要注意点身体。”

    两人有说有笑地吃着。

    ******

    不远处,一辆军用车停下,皇甫琛一身戎装下了汽车,身后跟着陈副官。

    “报告少帅!”一位军官上前行了军礼。

    “何事?”

    “少帅,新入伍的士兵都已经初期操练完毕!”

    皇甫琛扫了军官一眼,“皇甫卓操练得如何?”

    军官听了,连忙激动道,“少帅,卓少不愧为老督军的儿子,武将之才,短短数十天,从一开始握不住枪,到现在射靶发发中七环,偶尔还能九环!这匍匐前进的速度从一开始落后,现在能够在新兵里头第一位,还有这搏斗,一对一,两下子就把对手打趴下!狠劲十足!”

    皇甫琛目光暗了几分,沉默了片刻,“他现在人呢?”

    军官听了,四下看了一眼,连忙指向不远处,那一颗落了叶的老槐树,“少帅,卓少在那里,正在和叶小姐吃饭。”

    皇甫琛顺着所指看了过去,陈副官瞧见了,心里有点担心了。

    老槐树下,叶嫣然和皇甫卓吃得很是欢喜,你一口我一口,互相夹着菜,有说有笑。

    “这叶小姐天天过来吗?”皇甫琛声音阴冷地落下。

    军官听了,笑着连连点头,“是是是!天天来!没有一天不来的!这叶小姐和卓少的感情可真好,前些天下了雪,叶小姐也来,还特意送来了件暖身的夹袄,硬是让卓少穿上……这叶小姐生得漂亮,还蕙质兰心,听说士兵冻坏了手,特意送了很多防冻的膏药过来,新士兵都每人分了一瓶……”

    一旁的陈副官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咳~~咳~~!”

    军官听见陈副官的咳嗽,一下子噤住了声音,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话太多了。

    皇甫琛目光暗沉,敛聚着冻结的寒冰,凛冽地射向老槐树下的两人,你侬我侬一般旁若无人。

    皇甫琛大跨步上前,身后的陈副官刚要跟上去,那位军官拉住了陈副官的衣袖,“陈副官,我说错什么了吗?”

    陈副官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话太多了!”

    ******

    老槐树下,叶嫣然掏出一块手绢,为皇甫卓擦拭了下脸上沾染的黑土,“阿卓,你脸上好多尘土,我帮你擦干净。”

    皇甫卓快速地吃第二碗饭,一掌握住了叶嫣然的小手,“别忙活,等操练结束,我回去洗洗就干净了。”

    叶嫣然手绢轻柔地擦拭着皇甫卓脸上的尘土,一脸心疼,“阿卓,你一直都是干干净净地学医,不喜欢这么脏兮兮的感觉,为什么突然想到带兵打仗?因为你老督军他逼你了吗?”

    皇甫卓又一次握住了女人的手,落在唇边,吻了又吻,“没人逼我,仅仅是我想这么做而已,你别多想了。”

    叶嫣然温婉地微笑,“嗯,阿卓,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支持你!”

    “谢谢你,然儿!”皇甫卓落下手中的饭碗,双臂正要揽过女人。

    “这是在做什么!!!”皇甫琛威吓的声音怒声传来。

    皇甫卓和叶嫣然都惊了一跳,皇甫卓松开了双臂,看向了皇甫琛,站了起来,“大哥今天怎么会过来?”

    “过来看看你训练得如何了?”皇甫琛声音几分冰冷。

    皇甫卓唇角扬起一丝深意,“一般般,才刚刚进入状态。”

    “是吗?”皇甫琛饶有深意地反问,“可我刚才听林副将说你在这些新兵中是佼佼者,他们都入伍快一个月了,你才来十天不到,看来我们皇甫家的男儿就是出色!”

    “大哥过奖了,我没有林副将说得那么好。”皇甫卓目光落在叶嫣然身上,他看着她的然儿瞬间苍白的脸色,心痛的感觉一阵阵牵扯。

    皇甫琛同样将目光落在多日不见的叶嫣然身上,那一身香色的斗篷,散落的长发,格外娇美,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思及此,皇甫琛心里头尤为恼怒,只是来送个饭,需要如此打扮!

    “有没有那么好,试一试就知道了!”皇甫琛声音低冷地回落。

    皇甫琛徒手摘下劈落在身上的黑色的大衣,里头是湛青色的戎装,一旁的陈副官接过大衣,双目一惊,这少帅是要试一试卓少的功夫吗?这卓少才刚训练没几天。

    “阿卓,过来!我试试看你学得怎么样了!”皇甫琛一边说着一边摘下白色手套。

    叶嫣然眸色泛着几分焦急,看向皇甫卓,皇甫卓目光微暗,心里冷哼一声,表面却是淡淡的笑意,“好,大哥,小弟我才刚学不久,希望大哥赐教!”

    “呵~~!”皇甫琛冷笑一声,还不待皇甫卓出招,单臂擒住了皇甫卓的手臂,声音危冷,“擒拿别人时候要这样!”

    皇甫卓还未反应过来,皇甫琛手臂快速一扭,一折,动作迅猛。

    皇甫卓吃痛地冷哼,眉目紧皱,一下子意识过来,快速地出招反击。

    皇甫琛手掌利落地借助皇甫卓袭来的一掌,声音越发冷,“反击别人的时候要如此!”

    皇甫琛快速地翻转皇甫卓的手臂,单脚踹下他的膝盖窝,皇甫卓一下子单膝跪在了地上。

    一旁的陈副官见着,心里冒了冷汗,看来这少帅是因为叶小姐生卓少的气,这气没处撒,就这样子撒出去了,陈副官心里头不免的为卓少担心。

    “少帅!你快住手!”叶嫣然见着,着急了,连忙上前叫道。

    皇甫琛听见叶嫣然叫停的声音,心中怒火更甚,拳头紧攥,冷声喝出,“来!!来上几拳!”

    皇甫卓刚要出拳,皇甫琛一掌握住了他的拳头,反转,快速地落下拳头,一拳‘嘭’的一声落在了他的脸髋骨上。

    两句话的时间,皇甫卓被皇甫琛打趴在地上,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后背。

    皇甫卓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皇甫琛冲上去,很快又被打趴在地上,额头上,嘴角,脸骨青一块紫一块。

    “住手!!少帅!你快住手!”叶嫣然在一旁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蚱,一直叫道。

    一旁的陈副官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上前低声提醒道,“少帅,别打了,卓少才刚刚训练。”

    “滚开!!”皇甫琛朝着陈副官冷喝一声,提起皇甫卓的衣领,一双爆红的鹰眸,对上那双戾气的眼睛。

    皇甫卓泛青的唇角,溢出了鲜血,笑得几分挑衅,“大哥……再请赐教!”

    “好!很好!”皇甫琛又一拳朝着皇甫卓灌了过去,这一拳力度十足,一口水连着鲜血从皇甫卓口中喷出……

    “阿卓!!”叶嫣然大叫一声,整个人都焦急了,慌乱中,叶嫣然提起一旁的食盒,朝着皇甫琛冲了过去……

    “嘭~~!”的一声。

    叶嫣然手中的食盒重重地敲在了皇甫琛的的脑袋上。

    “少帅!”一旁的陈副官紧张地叫了一声,整个人吓呆了。

    叶嫣然见着皇甫琛停了动作,手中的食盒丢了下来,连忙跑向皇甫卓,“阿卓!阿卓!你怎么样?快让我看看!”

    叶嫣然蹲在了地上,连忙将满脸是伤的皇甫卓从地上搀扶起来,双手焦急地触碰着男人的脸庞,心疼道,“阿卓,是不是很疼?”

    “哎呦!”皇甫卓通哼了一声,“然儿,别碰!碰到伤口了!”

    叶嫣然听了,焦急地嘟起嘴,“呼~~我吹吹!我吹吹!”

    “叶嫣然!!”皇甫琛一声怒吼,声音犹如闪电在天际炸响。

    叶嫣然转头,双眸一惊,她看见皇甫琛脑门右侧流淌着鲜血,鲜血顺着脸庞滑落,顺着下巴滴落,触目惊心!

    “少帅!快止血!”陈副官连忙掏出一块手绢递了上去。

    “滚开!”皇甫琛一掌挥开了陈副官递来的手绢,大跨步朝着叶嫣然走去。

    皇甫卓见着,连忙站了起来,将叶嫣然护在了身后,“大哥,然儿不懂事,她砸你这一下,我来还!”

    “你还?”皇甫琛笑得几分森冷,直视皇甫卓,“你打算用什么来还?她吗?”

    皇甫卓泛着青肿的嘴角,微微挑起一抹冷笑,“大哥,这玩笑不好笑!然儿是我今生最爱的女人,我和她已经在月老面前立下山盟海誓,结为夫妻,今生不离不弃!”

    皇甫琛任由脑袋上的血流淌着,目光凌厉地端倪着眼前的皇甫卓,“阿卓,有些事是不是要我提醒你?”

    “大哥不用提醒,你我心知肚明!”皇甫卓镇定地回落,手掌发颤着在身后攥紧,辱妻之仇,不共戴天,就算是亲兄弟又如何,此仇必报!

    皇甫琛笑了,看着眼前的皇甫卓多了几分深意,“很好!有长进!好好训练!”

    皇甫琛重重地拍了拍皇甫卓的肩膀,“十天之后,我就给你两支军队,让你好好发挥皇甫三少的威名,希望你能够一举拿下黑石岭!”

    “多谢大哥成全!”皇甫卓声音冷沉,近乎没有了一丝的温度。

    身后的叶嫣然一双凤眸,看着眼前的皇甫卓,再瞟了一眼皇甫琛,为啥觉得他们兄弟二人和以前不同了,感觉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该不会是……不可能啊!若是阿卓知道了皇甫琛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岂会如此镇定!

    片刻之后,皇甫琛离开了操练场。

    叶嫣然为皇甫卓的伤口涂抹了下药,骑马离开了操练场。

    ******

    此时已经是午后三刻,冬日的暖阳依然挂在天际,是最暖和的时候,这几日来,雪下得少,土道上还算没有积雪,骑着马跑得欢快。

    “嗒嗒嗒!”马蹄声落下,叶嫣然骑着马,突然感觉到身侧一阵寒风袭来,马蹄声混杂着。

    一个侧目,叶嫣然倒吸一口冷气,不知何时皇甫琛竟然骑着一匹马追在了身后,眼看着就要追上来。

    “驾~~!”叶嫣然连忙拉起缰绳,拍了下马臀,加快了马速,朝着前头飞奔。

    皇甫琛锐利的鹰眸眯了眯,落在前头跑得飞快的女人,受伤的额头已经缠绕了一圈绷带,带着军帽。

    “驾!”皇甫琛更是加快了马速,追着前头的女人。

    叶嫣然感觉到越来越拉近的距离,越发快地加快速度,心里不停地默念,不要再追了!上苍保佑,不要再追过来!不要再追了!

    皇甫琛盯着前头飞快的女人,心中捣鼓的火焰越旺!势必要将这个女人拿下!竟然明目张胆地打我!够胆量!

    “嗒嗒嗒~”随着马蹄声落下,距离越拉越近。

    “啊~~!”叶嫣然一声惊呼,皇甫琛手掌拉过叶嫣然手中的缰绳,整个人腾空跃起,跳到了叶嫣然的马背上,双臂抢过叶嫣然的缰绳。

    “皇甫琛!!你做什么!”叶嫣然挣扎着想要停下马了。

    “不是那么会跑吗?那就跑得远一点!”皇甫琛双臂将女人环在怀中加快了马速。

    马匹飞快奔上了另外一条道,朝着越发郊外的方向而去。

    “皇甫琛,你这是要去哪里!”叶嫣然感受着马匹朝着相反方向跑去,整个人都紧张了。

    皇甫琛脑袋俯下,贴在女人的耳边,飞快的马速,呼啸的寒风。

    “嫣儿……你敢对本帅动手,想过后果吗?”

    叶嫣然心弦一紧,想要跳下马,飞快的马速,男人如铁般环住的双臂禁锢着女人。

    叶嫣然心下一着急,猛然转头,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嘶~~!”皇甫琛倒抽一口冷气,剑眉微皱,缰绳一提,马速渐渐慢了下来。

    “咬人的母狗!”皇甫琛冷哼一声,单臂箍着女人的腰,紧紧一捏。

    叶嫣然瞬即松了口,见着马速减缓了,挣扎着要下马。

    皇甫琛双臂搂着女人,猝然下压,将女人身子压在了马背上,四目相对。

    “咯噔,咯噔”马蹄声渐渐停下。

    那对惊慌的凤眸落在男人深邃的瞳孔里,阳光揉碎了细细光芒倾斜照在男人眉梢。

    叶嫣然粗喘的呼吸,“皇甫琛……”

    “唔……”叶嫣然的话还未说出口,话语被男人的唇堵在了口中,咽了下去。

    狂热的吻带着撕咬的力度,席卷着女人的唇瓣,吞咽着,被卷入浓烈的气息中,像是要吞噬。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