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七十六章 戏里戏外,皆一出戏(一万求首订首订)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 第七十六章 戏里戏外,皆一出戏(一万求首订首订)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晌午过后,叶嫣然正打算出门,约了胡晴她们去成衣铺做大衣。

    这才出门,迎面就撞见陈副官。

    叶嫣然一看见陈副官,瞬即脸色暗了下来,脱口道,“陈副官,我今日有约,若是少帅要请我过去,请您代我向他致歉,我不便前往。”

    “叶小姐。”陈副官听着,一下子横了手在叶嫣然的跟前,“昨日少帅候你多时,这少帅是何等人,向来只有人家等候他,没有他等人,少帅能够等候叶小姐那么久,您好歹也要有所表示,这样不近人情,若真惹恼了少帅,我怕……”

    “陈副官!!”叶嫣然重重落声,“明天,后天就是我和卓少的订婚宴,你我心知肚明,我现在去见少帅,甚为不妥,您请回吧。”

    叶嫣然正要走,陈副官再次挡住了她的去路,“叶小姐,慢着,这里有一幅画,少帅要我交给你。”

    叶嫣然愣了下,陈副官递上那副卷成卷的画。

    叶嫣然疑惑地接过那幅画,双掌缓缓地打开……

    一双清亮的凤眸紧紧地盯着画上的女子,那莲花美背画得栩栩如生……莲花落在左边的琵琶骨,如此熟悉……一如每一次自己对着铜镜,不停地转头张望后背。

    叶嫣然呼吸急促了,双掌握着画不停地发抖。

    叶嫣然猛然抬头,上前盯着陈副官,焦急道,“陈副官,少帅他这画什么意思?”

    陈副官笑得几分生涩,“叶小姐,我不懂,你看是否要随我一同前去望月楼,少帅说过了,会在那里等你。”

    叶嫣然凝视着那幅画,久久搁置在掌心中,没有落下来。

    "不去!”叶嫣然果决地落下这句话,拿着那张画,神情恍惚地往回走,此时此刻她思绪异常凌乱。

    *******

    望月茶楼,一阵支离破碎的瓷杯落地声,皇甫琛怒气攻心,手掌握得咯咯发响。

    “少帅,这叶小姐一心要嫁给卓少,卓少又是您弟弟,要不就……”陈副官终于忍不住想要奉劝。

    “滚!!滚出去!!”皇甫琛声音暴怒地朝着陈副官怒吼。

    陈副官连忙不敢再多说,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皇甫琛目光冷峻,手掌落在柱子上,‘砰’的一拳捶落,声音阴冷地落下,“想订婚?叶嫣然,本帅一定送你一份大礼!!”

    *******

    两日之后,督军府,热闹非凡,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这督军的三儿子订婚,自然是宴请了四方权贵,大门大户之人。

    红毯一路从外头铺进门,一直延伸到正厅。

    宽敞的正厅坐满了人,皇甫琛坐在左侧,目光冷峻,一袭绛紫色的丝绸长衫,显得几分冷魅,席地而坐。

    隔着他两步远,身后坐满了他的三位姨太太,四姨太夏芸还在坐月子,自然不能参加。

    “婉婉,你看看人家,这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就是不一样,订个婚排场这么大!”

    三姨太朱碧莲这会儿闲着没事儿,找陈婉婉唠唠嗑。

    陈婉婉一边磕着瓜子,压低声音冷笑道,“你也不看看人家叶小姐什么出生,不过换个角度想,卓少能够和我们少帅比吗?卓少就是个开医馆的,我们少帅可是未来皇甫家继承人,这完全没法比。”

    朱碧莲伸手抓了一把瓜子,跟着嗑了起来,“话虽如此,那卓少毕竟是皇甫家的儿子,他挂着皇甫那两个字。”

    陈婉婉挺了挺腰板,很是自信地开口,“他也就挂了皇甫那两个字罢了,没啥好羡慕的,等哪天少帅真正成为督军,那我要成为督军夫人,那才叫派头!”

    朱碧莲听着,心里头划过冷笑,督军夫人,做你的美梦,就算轮不到我,该是也轮不到你。

    “对了,碧莲,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少帅从齐州回来,就没有进过一房姨太太的房门。”婉婉凑上前,压低声音。

    朱碧莲沉了沉眸子,蹙眉嘀咕着,“说来也是怪,少帅这阵子像是清心寡欲了,该不会是行军打仗久了,这枪杆子都不好使了?”

    “怎么可能?”陈婉婉凑上前,挑了挑眉色,“少帅那玩意儿,你我又不是没试过,这我刚进门那阵子,折腾得我骨头都散架了,你没有吗?”

    “当然有!!”朱碧莲连忙挑高了声音,不甘示弱道。

    “嘘~~!”这时候,大姨太太金语秋朝着她们两个嘘声示意,“你俩别再说了,督军和夫人来了。”

    宽敞富丽的厅堂瞬间安静了许多,督军夫人挽着大腹便便的老督军走进来,身后跟着不少老将士,许多人带着女眷来,毕竟是订婚宴,女眷多了,自然热闹了,叶司令跟随着后头,时不时督军和他说上两句,毕竟要结为亲家了。

    众人分立而坐,紧接着是老督军的开场说话。

    至始至终,皇甫琛坐在桌位上,只是沉着眼睛,一言不发的饮酒,一杯接着一杯,不缓不急,目光里暗藏着汹涌的怒火。

    这时候,门外一阵动静,映入众人眼帘的是,皇甫卓一身白色的西装,挽着一袭白纱裙的叶嫣然,白色的纱裙将她衬得清新脱俗,犹如纤尘不染的翩翩仙女。

    “这叶司令的千金真是漂亮,这皇甫三少又是温文尔雅,两人真是郎才女貌啊!”

    “是啊,这叶家小姐几年不见,想不到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看上去真是落落大方。”

    宾客里头,太太小姐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皇甫琛目光锐利地落在那一袭白纱裙的叶嫣然身上,发髻盘起,莹润的脸蛋吹弹可破般白希,一双凤眸纯真浪漫般勾人摄魄,泛着几分纯净,却透着几分高傲。

    皇甫琛猛地抬起掌心中的酒,一口饮下,心中的想法越来越浓烈,恨不得立刻行动。

    掌心中的酒杯攥紧了几分,目光凌怒看着,皇甫卓搂着叶嫣然朝着众宾客微笑回礼,叶嫣然的笑容温婉羞涩,脸颊绯红,嘴角的挂的笑意,任谁都看得出此时此刻,她心里的甜蜜幸福。

    转了一圈,当皇甫卓和叶嫣然持着酒杯站在了皇甫琛跟前,叶嫣然看着面目森冷的皇甫琛,浑身不自在,他脸上的表情太让人发寒。

    “大哥,今天我和然儿订婚,敬大哥一杯!”皇甫卓率先开口,推了推身侧的叶嫣然示意。

    叶嫣然反应了过来,声音透着几分小心翼翼,“大哥,弟妹在此敬你一杯!”

    皇甫琛抬目,依旧坐着,并没有站起来,目光落在叶嫣然的眼睛,那一双轻灵通透的眼睛,这双眼睛该是自己的,而不属于别人,这种想法强烈得几乎淹埋了心口。

    “叶小姐,打算敬本帅几杯酒?”皇甫琛冷沉落声。

    皇甫卓诧异了下,对于大哥依旧称呼然儿叶小姐有点膈应,却想着,该是大哥叫顺口了,一时间忘记改过来。

    叶嫣然愣了下,随即回道,“大哥,嫣然不胜酒力,今日订婚,还有很多宾客要敬酒,敬一杯即可。”

    “本帅和他人一样?一杯即可?叶小姐是这么认为的?”

    叶嫣然心里缩紧,她清楚,眼前的皇甫琛是故意为难自己,一口一声叶小姐,摆明了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是他的弟妹。

    叶嫣然定了定神,“大哥,那既然如此,嫣然在次敬您三杯,今后您会是我和阿卓敬重的大哥!!”

    叶嫣然特意强调了大哥两个字,想要借此提醒皇甫琛。

    “叶小姐,请喝!”皇甫琛抬起手示意眼前的女人。

    叶嫣然斟了一杯酒,一杯接着一杯,一连喝了三杯酒,脸颊涨得越发绯红。

    “然儿,你没事吧?”一旁的皇甫卓关切地询问。

    叶嫣然却是落下酒杯,正视皇甫琛,“大哥,今后你我相见,希望大哥能够以弟妹相称,我嫁给了阿卓,就是皇甫家的人,这长幼有序,礼数有加,希望大哥切勿忘记。”

    “你这是在教训本帅吗?”皇甫琛的声音冷硬了起来,身后的三位姨太太皆是听见了,三姨太朱碧莲,视线落向叶嫣然,又看向了皇甫琛,先前的猜测又被激起。

    “大哥,然儿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皇甫卓连忙上前解释。

    “哼!”皇甫琛冷哼一声,止住了话语。

    叶嫣然欠了欠身,“大哥,对不住,嫣然失礼了。”

    皇甫琛抬手饮下一杯酒,发红的鹰眸直勾勾地盯着女人娇美的容颜,心里头一阵酸涩的感受涌上。

    “然儿,我们不打扰大哥,去那边见见我的世伯。”皇甫卓连忙拉着叶嫣然离开,心里认为是大哥看不惯然儿如此新式的女子。

    ********

    晌午过后,订婚宴席,宾客酒足饭饱,坐在会客厅休息,准备一会听戏,今日的督军府请来了有名的戏班子在后院唱堂会,宽敞的后院已经搭建了戏台,准备着午后准时开场。

    会客厅里头,叶嫣然揉了揉有点疲倦的额头,一连敬酒那么多次,实在疲乏。

    “然儿,是不是很累,要不我送你去厢房休息?”一旁的皇甫卓开口道。

    “不用,我出去透透气,顺便去解手一下。”叶嫣然站了起来,皇甫卓正欲相送。

    “阿卓,快过来,这边有些事奶奶要跟你说。”这时候,督军夫人过来,叫住了皇甫卓。

    叶嫣然随即朝着皇甫卓笑道,“阿卓,奶奶有事,你快过去,不用陪我,我出去一会就回来。”

    话落,叶嫣然朝着督军夫人欠了欠身,“娘,我出去下。”

    叶嫣然穿过每一位宾客,朝着宾客行礼,紧接着转身出了会客厅。

    皇甫琛目光锐利地落在那出了门的背影,猝然起身,陈副官见着,沉默不语,并没有跟上去。

    片刻之后,叶嫣然从茅房里头解手出来,洗了下手,拢了拢发髻,茅房所处比较偏僻,四周一片安静,今日订婚宴,仆人大都在正厅会客厅还有后厨忙活。

    叶嫣然穿过寂静的长廊往回走,路过宽敞的后院,发现后院已经搭好了戏台子,戏台子上铺着金丝地毯。戏班子正在后堂化妆准备,后院也就清净了不少,偶尔看见路过的丫鬟和杂役。

    叶嫣然站在戏台子旁边,正欲离开,低头间,发现白纱裙的裙摆沾染了黑色的污渍,弯腰,伸手拂去黑色的污尘。

    拍着污尘,一双特大号的深褐色短皮靴落在眼前,皮靴上方是绛紫色绸缎长衫。

    “你以为你逃得过吗?叶嫣然!”一记沉闷的声音在她头顶落下。

    叶嫣然心弦一紧,猝然抬眸,眸色顿惊,“你怎么在这里?”

    皇甫琛脚步迈前,单臂揽过叶嫣然的细腰,往前一带,压低头,声音蛊惑,“本帅为何不能在这里?寻找这样的机会还真是不容易。”

    叶嫣然转目看向四周,依稀能够听见后堂戏班子的声音,紧张地想要推开皇甫琛的手臂,“皇甫琛!!你快松手!被人看见,我叶嫣然就算有十张嘴都说不清,皇甫琛,我是你的弟妹!!”

    “劳什子弟妹!!别跟我提弟妹!”皇甫琛怒声喝道,单掌箍住了女人的下巴,紧紧地捏住,将她下巴抬起,“你真以为订了婚,就是本帅的弟妹。”

    “难道不是吗?所有人都看见的事实,皇甫琛!你不要再缠着我,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厚颜无耻!!”叶嫣然气恼地骂道。

    皇甫琛勾唇冷笑,笑得几分邪肆,“那我让你看看什么是更无耻!!”

    叶嫣然惊恐地瞪大了双眸,“皇甫琛!!你要做什么?这边会有人过来!”

    就在这时候,戏台子后边的走廊传来些许动静,像是有人走过来了。

    叶嫣然眸色顿惊,皇甫琛手臂环住了女人的腰,目光迅速一扫,落在了戏台子下方。

    “你要做什么!!来人……”叶嫣然话还未出口。

    皇甫琛一掌捂住了女人的唇,压下她的身子,抱着她朝着戏台子下方滚了进去,铺在戏台四周的布刚好遮住了戏台下方,里头昏暗一片,泛着些许外头的亮光。

    “唔……唔……”叶嫣然嘴巴使劲地想要叫出声音,却被皇甫琛用手掌死死地捂住。

    这时候,戏台子外边,一群戏班子的跑腿扛来了唱戏用的道具搬上了戏台上,脚步声落在戏台上方,木板硁硁发响。

    “我看东西就放这里吧,班主说了,要再过半个时辰才开唱。”

    “好,放在着幕布后,他们拿着方便些……”两个小厮将一箱子的唱戏道具落在幕布后方,脚步声踩在木板上,下了戏台。

    伴随着那两个跑腿的小厮脚步声走远,皇甫琛压在叶嫣然身上,手掌移开她的嘴巴。

    “皇甫琛!!!你到底想怎么样?快让我出去!一会这里要唱堂会了。”叶嫣然脱口就问出。

    “他们唱他们的!我们谈我们的!”皇甫琛冷硬的口气。

    “你究竟想谈什么?我和你不可能!”叶嫣然脱口道出,双眸泛着坚定。

    皇甫琛双掌一掌一侧压着女人的手臂,双腿压着女人的双腿,使她完全动弹不得。

    “叶嫣然,那幅画可看了?”皇甫琛声音放柔了几分,目光流露出一丝柔光。

    叶嫣然盯着皇甫琛看了一阵子,“那晚上在我家,你是不是去了后院?是不是……”

    叶嫣然问不下去,心里最担忧的事情,早已经怀疑了。

    “是!!”皇甫琛毫无迟疑一口承认,“那晚上,本帅正好欣赏到嫣然小姐沐浴的美丽,让本帅心猿意马了许久……”

    皇甫琛声音魅惑了几分,压低脑袋,菲薄的唇在女人的鼻尖吐着温热的气息,“叶嫣然……你可知道,我寻你多久了……”

    “……”叶嫣然不停地吞着紧张的口水,如此近的距离,令人心快从嗓子眼跳出来。

    “寻寻觅觅……真没想到,本帅苦苦要找的人竟然就是你……叶司令的千金,哈哈哈!”皇甫琛一边说着,忍不住笑得癫狂,目光泛着吞噬的热火。

    “不!!”叶嫣然不停地摇头,“皇甫琛,你找错人了!!你找错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皇甫琛手掌猝然探入女人的领口,绕到女人的后背。

    “你做什么……不要!!”叶嫣然使劲地挣扎。

    “那你告诉我,为何你的背上会有如此恰巧的莲花烙印,为何?”皇甫琛捏着女人的肩头,问得激动。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叶嫣然不停地摇头,眸色慌乱地闪烁,“皇甫琛,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是阿卓的妻子,你快放我出去!!你再不放!我就要喊人了!”

    “叶嫣然!!你就是本帅要找的女人,你可知道我整整找了你七年!!整整七年了!”

    “这是上天注定的!!你逃不掉,上天注定你会是我皇甫琛的女人!”皇甫琛笑得剑眉跳动,她可知道当自己看见她的莲花烙,心里有多激动和开心,这完全就是天赐良缘!

    “不是!不是这样,我是皇甫卓的女人,不是你的!!”叶嫣然慌乱地回落。

    这时候,外头又落下一阵动静,叶嫣然听见声音,连忙张开口想要大声叫,“来……”

    “唔……唔……”皇甫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唇一口咬住了女人的唇,紧紧地将她的唇含在了口中。

    戏台上,零零碎碎的脚步声,越来越多的人登上了戏台。

    “小刘哥,今天是先唱白娘子水淹雷峰塔,还是先唱楚霸王戏虞姬?”一位准备后台道具的人开口问着。

    “先唱楚霸王,后唱白娘子,这不都化妆好了,你自己不会看啊……”

    戏班子的人在戏台上吵吵嚷嚷地准备。

    “大家动作快点,督军的客人立刻就要入座了,堂会立刻开唱!!”戏班子的班主出来拍了拍手掌催促着。

    戏台下,叶嫣然整张唇都被男人含在口中发了狠的吮吸,一双腿不停地蹬着,双耳听着戏台上的动静,整颗心慌乱到了极点。

    皇甫琛压着身下柔软的女人,那精致华美的白纱揉成一团。

    皇甫琛一边吻着女人的唇,一掌控制住女人的双手,另外一只手指开始快速地扯开叶嫣然的白色的纱裙,手掌探至女人的腰后,快速地解开她后背的纽扣,一个个自上而下解开。

    “唔……唔……”叶嫣然不停地扭着身子,想要挣脱开男人的禁锢,只是力气实在太小了,这样的挣扎她很清楚是徒劳。

    身上的白纱被拉下到了腰际,露出了白希的肌肤,缠绕着刺绣裹布,裹布上刺着一朵朵茶红色的梅花。

    叶嫣然双眸盈满了泪水,心口一阵冰凉。

    皇甫琛的舌头窜进了女人的檀口中,肆意教缠,使她快要窒息。

    心口一阵空荡荡的凉意,裹布被扯落,肌肤莹润光滑,皇甫琛猝然松开了唇。

    叶嫣然急促地呼吸,想要张口呼救,却是噤住了声音。

    “叫啊,想叫人来救你?我倒是想看看这上面的人,谁敢救?”皇甫琛唇角泛着嗜血的笑,一掌捏住了女人的下巴,另一只手掌抚摸过女人的肌肤。

    叶嫣然浑身打个寒颤,眸底的泪光闪烁,咬着唇,“皇甫琛,你太下作了!!”

    “下作?”皇甫琛笑得眉目畅快,“若说下作,谁都比不上嫣儿你,一边想要嫁给我弟弟,一边勾引我,你觉得你和我相比,谁更下作?”

    “你……”叶嫣然气结了,“你血口喷人,我何时勾引你!!我巴不得再也看不见你!!”

    “好狠的心!!”皇甫琛猝然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女人心口娇嫩的肉,含在嘴里发狠地吮吸。

    叶嫣然整张脸颊涨得绯红,忍不住想要哼出声,一下子羞恼地咬紧了唇。

    戏台外头,一阵吵吵嚷嚷的声响,男人的谈笑声,女人的嬉笑声,戏台下的座椅满满当当,宾客开始一一入座,等着看戏。

    督军落座正中央,督军夫人搀扶着老妇人落座一侧,皇甫琛的三位姨太太自然坐在比较后边,陈副官张罗着她们。

    “陈副官,这少帅去哪里了?怎么好一阵子没看见?”三姨太朱碧莲四处循了去。

    陈副官笑了笑,上前,“三姨太,少帅有军事回帅府处理,说不定一会再回来。”

    “噢~~!”三姨太拉长了声音,很是失落。

    皇甫卓四处张罗着宾客落座,今日他是主角,一时半会忙的不可开交。

    *********

    戏台上,戏班子都开始准备就绪,一阵小锣硁硁地敲响。

    戏台座底下,皇甫琛搂着挣扎的叶嫣然翻滚着,菲薄的唇夹着湿热的口液落在女人的唇,脸颊,脖颈,锁骨,密密匝匝地落下深深浅浅的吻痕。

    “皇甫琛,戏要开唱了,你快放开我!!”叶嫣然压低的声音,怒气隐在眉间。

    皇甫琛粗粝覆满薄茧的手掌抚触着女人光滑的肌肤,弹了弹,“你打算这样出去?”

    这时候,戏台上,背插靠旗的净角顶着大花脸气势恢宏的开唱,这是楚霸王项羽。

    戏台木板底下,皇甫琛抬头,听了一声开唱,勾唇深笑,“好一出霸王别姬,真是应景!”

    叶嫣然挣扎着想要拢上被剥落的白纱,白纱被男人脱落至腰间,羞涩得叶嫣然整张脸涨红。

    “别动!”皇甫琛压着女人,声音嘶哑,目光灼热盯着女人的心口,喉咙如磐石的喉结上下翻滚,“让我看看你背上的莲花……”

    皇甫琛扳过女人的身子,男人的手掌抚上女人的背脊,摩挲着那一朵粉色的莲花,昏暗的戏台底下,那朵粉莲好似能够绽放出光芒,皇甫琛的目光泛散着激动,指尖颤抖。

    “果然是你!分毫不差!位于背脊之上,粉莲盛开,香气自来……”

    皇甫琛瞬间低头,探出舌尖,疯狂地舔砥着女人背脊骨上那朵粉色的莲花,像是要将那朵莲花吞之入腹。

    叶嫣然感受着男人激动的掌面在她背脊上抚摸,她的心缩了又缩,头顶上是一声又一声的唱戏声,整个思想凌乱不堪。

    “你……你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放我走!”叶嫣然颤抖地出声。

    皇甫琛舌尖收住,提起女人的身子,深邃的鹰眸对上女人的凤眸,撞入那双慌乱的眸子。

    “不是看够……你要问我……亲够了没有?”

    叶嫣然声音透着一丝丝无力,一字一字吐落,“那你亲够了没有……皇甫琛!!放我走!”

    “不够!”皇甫琛果决地落声,手指头摩挲着女人嫣红娇嫩的唇瓣,声音暗哑,“放你走?打算从此以后和阿卓双宿双栖,弃本帅于不顾?我皇甫琛何时要如此窝囊?!!嗯?”

    皇甫琛的手掌捏住了女人细嫩盈盈可握的细腰,怒声质问。

    “我和阿卓婚事已成定局……皇甫琛,你告诉我,你究竟要怎样,还是要鱼死网破,把这件事昭告天下,让外面人看看,身为大哥是如何欺凌自己的弟妹,看看你究竟是如何一只披着伪善的禽兽!”

    “伪善?我从来没跟你说过我善良!”皇甫琛低沉冷笑,“呵呵,叶嫣然,鱼死网破,本帅正有此意!天下人皆知,你是我皇甫琛沾染的女人,那有如何?”

    皇甫琛的声音抬高了几分,叶嫣然心间一紧,连忙抬手一把捂住了皇甫琛嘴巴,紧张道,“不要这么大声!”

    皇甫琛一愣,随即眸底滑过一道狡黠,看着眼前女人慌张模样,伸手缓缓地移开她的手,“怕了?”

    “……”叶嫣然静默了,眸子不停地闪烁,说自己不怕,那肯定是假的,能不怕吗?鱼死网破,大白于天下,她真的没有这样的勇气,泪水在眸底打转。

    ***********

    戏台外面,三姨太猛然站了起来,一旁的二姨太抬头看了一眼,“我说碧莲啊,你干啥?”

    三姨太四处张望,拧眉道,“婉婉,我怎么感觉刚才听见少帅的声音。”

    二姨太听了,随处张望了下,戏台上的净角退了下去,花旦叠着小碎步,出来开唱。

    二姨太调笑道,“我说碧莲,你是想少帅想出魂了?这哪里有少帅?快坐下来听戏,待会碍着你后面的人。”

    朱碧莲被这么一说,已经听见坐在她后头的人有意见,连忙坐了下来,心里嘀咕着,不对啊,刚才好像听见了少帅声音,难道真的是幻觉?

    戏台底下,皇甫琛深邃的眼睛,深褐色的瞳孔印着女人闪烁的泪光,勾唇沉笑,“想哭?”

    男人的手掌抬起,触及女人的脸蛋,粗粝的手指头摩挲着女人的脸蛋,“想不想叫?”

    叶嫣然抬起朦胧的泪眼,盯着男人的眼睛,“皇甫琛,你究竟要怎样?”

    “不怎样……”皇甫琛声音透着几分魅惑,双腿猝然压入女人的双腿,“要你做我的女人!就这么简单……”

    “不!不要!!”叶嫣然哽在喉中的声音来反抗,她想要此时此刻有人来救她,却又害怕被外面的人看见,外面那么多的人,她叶嫣然就算再有勇气,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由不得你了……”皇甫琛捏住女人的下巴,凑近脸庞,“本帅忍了很久了!”

    皇甫琛扯过一旁散落的刺着绣梅的裹布,快速地缠绕住女人的双手,紧紧地缠住,打了个结系上。

    “不……不要!!”叶嫣然激动地挣扎,却是不敢大叫,被绑住的双手使劲地捶打男人的脑袋,双腿不停地蹬着。

    戏台上,有一阵大锣小锣敲响,戏台下,宾客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

    “啊~~~!”一阵冲破喉咙的痛呼声,叶嫣然柳眉紧紧地凝住,泪水溢出了眼眶,顺着眼角滑落,整个身体被劈落成两半的痛楚。

    ********

    戏台外面,皇甫卓从宾客中站了起来,抚了抚架在鼻梁上的镜框眼睛,四处张望。

    “阿卓,你怎么了?”督军夫人抬头看去。

    皇甫卓心里头慌慌地跳动,恍惚地开口,“奇怪了,为何我听见然儿的叫声……”

    “对了,然儿怎么还没回来?”皇甫卓瞬间紧张起来,原本以为她是不是去茅房出恭,兴许要点时间,所以也就没在意。

    督军夫人听着,也四处看了下,“是啊,这然儿怎么不见了,你不是说她去小解了吗?要不要派个丫鬟去看看?”

    皇甫卓点了点头,立刻带了个丫鬟朝着东边的茅房寻了去。

    *******

    戏台木板底下,那件绛紫色的长衫落在了一旁,男人露出了精壮的身躯,泛着铜色的光芒。

    叶嫣然紧拧着柳眉,吃痛地隐忍住哭声,痛得想要哭喊出声,却是紧紧地咬住了唇瓣,她不敢叫出声。

    皇甫琛俯身,吐着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女人的耳畔,“不叫?嗯?怕把外面所有人都引来?”

    叶嫣然噙着泪水的凤眸,盯着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落下,“皇甫琛!!你不!得!好!死!”

    “真够狠心的女人!”皇甫琛目光骤怒,动作凶猛。

    戏台底下的柱子,叶嫣然头顶着,被男人力度重重地撞落在柱子上,整个脑袋昏沉沉地发痛。

    “皇甫琛!!我咬死你!”叶嫣然发了疯一般一口咬在了男人如铁般发硬的肩头上,齿痕深深嵌入。

    皇甫琛剑眉微蹙,他感觉到肩头发狠咬着自己的女人,冰寒的声音落地,“叶嫣然,试试是咬得狠?还是本帅做得狠?”

    碰撞声落下,女人的齿痕深深地嵌入男人的肩头,纤长的手指头,在男人的背脊划落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

    “呜……嗯……”叶嫣然哼哭着松开了牙齿,牙齿上沾染着血腥的味道,弥散在檀口中。

    戏台上的戏已经落下第一场,换成了第二场,白娘子水淹雷峰塔。

    锣鼓声又是哐哐铛铛落下。

    皇甫琛目光泛起一丝丝暧昧之意,看着虚弱无力的女人,额头上的汗水,舌头舔砥着她的汗珠。

    “嫣儿,本帅叫你嫣儿如何?嗯?”皇甫琛捞起女人的细腰,将她落在自己的身上一手托住了她的后脑勺。

    叶嫣然极尽无力,抬着凤眸,红肿眼眶,哭得发红,痛恨地看着男人的眼睛,“呸!”

    叶嫣然朝着皇甫琛脸上唾了一口,“你滚!皇甫琛!你毁我清白!我会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过!”

    皇甫琛眼底腾起的柔情瞬息间像火焰一般浇灭,翻身而上,一下子又将女人身子抵在了冰凉的地上,地上铺满了青石条,在这寒冬腊月,赤条条的肌肤相触,甚为冰冷。

    “不识好歹!!”皇甫琛又一次沉入。

    叶嫣然一下子拧起了眉头,双臂抬起,紧紧地掐住了男人的脖子,“滚开!!皇甫琛!你滚开!!”

    皇甫琛整个身躯压下,四目贴近相对,声音张狂,“使劲掐!掐死了,本帅就死在你的身体里,永远不出来了……”

    叶嫣然落在男人脖子上的双手颤抖着松开,她清楚这一切都是徒劳。

    无力地闭上眼眸,皇甫琛低头一口含住了女人的唇,混着她嘴里血腥的味道,探入舌头,在她的檀口里教缠,很热很热地教缠,合着身体的吞噬,一口口吞噬……

    “嫣儿……”皇甫琛越吻越发温柔,松开间,声音暗哑地在女人的耳边,“我从来不亲女人的,你懂吗?”

    叶嫣然此时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泪水不停地从闭上的眼睛溢出,她的心被撕成碎裂的一片一片,真的好痛!好痛!身体痛!心更痛!还有什么脸面去见阿卓!还有什么资格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

    “嫣儿……"皇甫琛吻着女人的唇,厮磨着她的发鬓,双掌紧紧地握住了她的腰,“跟了本帅!”

    叶嫣然猝然睁开双眸,发红的眼眶,泣不成声开口,“皇甫琛,我宁死都不嫁给你!!我恨你!!”-

    本章完结-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烽火红颜,少帅的女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